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所有家长听了吕树的这番话勃然大怒:“你这个孩子是怎么说话的?家里没有大人教你你就能这么没教养吗?”

    吕树摇摇头:“在我看来当下里没有教养的是各位啊……吕小鱼虽然犯了错但绝对不至于开除至于一人一百声对不起这种事情太侮辱人格了我也不会让她这么做。各位的孩子现在最应该做的是上医院而不是在这里耗着。”

    “说实话如果不是我家松鼠比较神异恐怕接下来的剧情就是一群女同学抓着它玩来玩去吧恐怕吕小鱼想要回来都不行”吕树平静说道:“我能想象到那一幕。”

    小凶许听到吕树说它很神异的时候立马就开心了结果被吕树冷冷的扫了一眼立马偃旗息鼓……蔫了。

    而吕小鱼听到吕树的话是眼睛亮亮的有人保护的感觉……很好……

    家长们愤怒了转头对教务处主任喊道:“你看看这都是什么学生?我听张老师说他也是你们学校的?你们学校都教了什么样的学生?我建议把他们两个一起开除!”

    吕树摇摇头:“我们先走了学校如何处分我们都接了不过我想结局应该是……处分不了不信各位可以试试。”

    说实话他真的不太担心自己和吕小鱼会被开除不是说李一笑当校长就怎样怎样而是道元班学生的身份本身就是一把强硬的保护伞。

    李齐当初打老师尚且只挨个留校察看更何况吕小鱼仅仅只是打了同学。

    家长们在后面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对方的底气何在教务处主任叹了口气:“吕小鱼本身就是新校长的关系入学的她各个还是道元班学生……听说这次遗迹里还立了大功。”

    上午经过入学事情之后教务处处长就去了解了一下吕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学生结果这学生的风评……还真是诡异啊……

    道元班的地位大家都很清楚要是以往的话大家说不定会托关系给校长施压可现在洛城外国语学校校长是国内少数天罗级高手之一施压根本就施不到人家身上啊!

    家长们忽然有种无力感难道就这么算了?孩子被白打了?

    不对对方好像没有把钱要回去!

    真的当大家知道对方身份有多硬的时候再想想反正也有钱赔偿忽然就安慰了很多。

    其实人就是一种欺软怕硬的动物。

    ……

    回家路上吕树在前面走着一言不发吕小鱼背着小书包也沉默的跟在后面。

    两个人一大一小加一只松鼠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吕树平时很少对吕小鱼发火极少极少少到甚至吕小鱼印象中吕树从来都是乐呵呵的好脾气。

    两个人平时相处其实吕小鱼许多时候的愿望吕树都不会拒绝抬杠的时候吕小鱼也总能占到上风。

    可是吕小鱼很清楚那是吕树让着她的。

    她也很清楚吕树并不是无原则的好脾气对方从来就不是老好人一个或者用旁人的评价来说吕树这个人的性格或许还有点黑暗向很独很倔强有时候会有点自私。

    吕小鱼平时可以肆无忌惮但当吕树真的发脾气时她就明白自己真的错了。

    这是一种没来由的感觉因为吕小鱼觉得吕树不会错如果吕树发脾气那就一定是自己错了。

    吕小鱼想去牵吕树的手可手还没伸出去吕树就已经把手揣进裤兜里了。

    对于吕树来说保护着吕小鱼不被外人欺负这是他应该做的哪怕吕小鱼真的错了他也必须护着吕小鱼这是吕树心里最天经地义的事情。

    也许有点不讲理也许这样的三观是错误的可吕树愿意一错到底。

    他可以替吕小鱼道歉他可以毫不犹豫的用去大半存款没关系反正存的钱绝对够花了。

    在吕树看来道歉是应该的他教训吕小鱼也是应该的但是不能让别人给吕小鱼委屈受。

    然而这不意味着吕小鱼没有错。

    错了就应该知道错在哪里了也应该把错误改正掉而不是继续错误下去那样的人生也是不对的啊。

    吕小鱼见吕树的手忽然揣了起来小脸蛋上忽然就开始掉眼泪了在学校被那么多人围着说了那么久她也没太在意可是吕树不一样啊。

    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不理她但是吕树不行……因为她只有吕树啊。

    吕树没有心软回头也没有去给她擦眼泪他继续往前走而吕小鱼则继续在后面默默的跟着。

    市府西院的院墙很老旧在高层林立的当下市府西院里矮矮的家属楼和平房赋予了它十足的年代感。

    吕树迈过小巷子的红砖路路过李弦一院子的时候李弦一在默默的练剑看到小姑娘哭了也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因为他也明白这对兄妹有自己的生存准则彼此的世界观是不一样的。

    当两人站在家门口的时候吕小鱼终于忍不住了:“吕树你是不是又要把我撵回福利院了?你别撵我我知道错了……”

    吕树站在家门口叹了声气他搬过院子里的梯子架在房檐旁边爬了上去:“上来吧。”

    吕小鱼上去的时候吕树已经坐在房顶边缘了双腿悬空的坐着望着远处正在徐徐落下的夕阳。

    阳关肆意的在云层中游曳吕小鱼站在吕树的身后有点不知所措吕树拍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坐吧坐下来说。”

    “嗯”吕小鱼乖乖的坐在吕树的旁边小凶许则偷偷的钻进了吕小鱼的书包里只露个脑袋在外面。

    吕树帮吕小鱼把书包摘了下来放在一边慢慢的说道:“在这个时代个人武力一定会慢慢的超越普通人甚至有一天也许你我的武力哪怕是全世界的普通人也填不平。可是这并意味着我们可以依仗自己的武力去欺负他们强大并不必须等于权力如果我们自己不能守住本心那么只会往黑暗的道路上走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