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也不知道这云气到底要积攒成什么样才适合开气海雪山他也没想过李弦一这老爷子存了心跟他吹牛逼……事实上老爷子口口声声说必须要积云成雨后再开他自己都没做到。

    但吕树不知道啊!

    所以在吕树的概念中一定要等这云气积云成雨之后或者一定要等自己完全扛不住了再让它顺其自然的开。

    至于能抗多久李弦一也没具体想过吕树的意志到底会有多么坚韧吕树也没具体想过老爷子也会有坑人的时候……

    云气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吕树就发觉了每过一个小时左右就必定闹腾一次一天24次这是最保守的估计。

    以前吕树偶尔晚上还可以睡睡觉神马的现在就不行了必须修行小星星来保持清醒。

    然而修行小星星也累啊时不时的就要去镇压云气原本云气在气海之外是很稀薄的结果吕树有了气海果实后每天增长的速度都极快此时云气已经在气海外结成云层有一种铺天盖地的感觉了。

    大半夜正修行着小星星呢忽然一阵翻腾吕树就得赶紧镇压。

    大半夜上个厕所都得小心翼翼的……

    李弦一这一脉当初都经历过如此痛苦的过程他们一个个被这气海雪山给折磨的不行。

    吕树一开始是痛苦的结果慢慢的反倒不觉痛苦了……其实就连吕树都低估了自己的尿性程度他竟然开始觉得这样很好玩!

    这少年自打自力更生以来便没有回避过什么困难有时候越是困难的事情他反倒越有劲力要去做完、做好。

    就像是当初学习数学一样一开始他其实在数学方面并不擅长甚至可以说是迟钝遇到题了不会做看到公式也得理解半天。

    但是后来他下了死功夫就是不停的做题做题做题每当他解开一道题之后他就会有某种成就感直到他见到题便知道该怎么动笔解题知直到某天开窍数学就再也没成为过他的弱项。

    现在对于吕树来说每成功镇压一次云气便有一次成就感……

    凌晨3点的时候吕树按时去李弦一院子里练剑李弦一乐呵呵的坐在石桌旁边手里的初二数学也不见了他笑道:“镇压云气的感觉怎么样不好受吧?”

    吕树砸吧砸吧嘴说道:“一开始不太好受现在还挺爽的……”

    李弦一:“?”

    爽?!你是开启什么奇怪属性了吗?!

    吕树自顾自说道:“每镇压一次云气都特别有成就感!”

    “来自李弦一的负面情绪值+88!”

    李弦一愣了好几秒:“呵呵你开心就好……”他有点迷茫这玩意也能跟成就感联系在一起吗?紧接着大手一挥:“开始练吧。”

    然而就在吕树开始继续联系挑字诀的时候在他发力的一瞬间云气再次开始涌动吕树忽然发现好像李弦一教给他的剑术动作仿佛格外的容易引起云气波动。

    若平时是一个小时翻涌一次那么当他练剑的时候便是时时刻刻的都在翻涌。

    于是吕树不仅要一边练剑还要分出一部分精神去镇压云气一开始还不太好掌控可吕树在努力适应着。

    李弦一在旁边坐着半天都没说话吕树的云气一翻涌他就感受到了又比昨天壮大了好几分速度之快是他生平仅见的。

    学成剑道之后师父曾对他说实话:李弦一的资质万中无一进度已经是非常快了。

    可他万中无一的资质面对吕树进展速度时简直就特么是个渣渣啊……

    老爷子不知道气海果实这种东西所以他顺理成章的开始怀疑他师父是不是又在忽悠他……此时他观吕树云气已经有了遮天蔽日之感只待吕树这云气再浓郁几分就能达到他开气海雪山时的成就了。

    只是自己当初从积聚云气到开气海雪山花了多久?三个月的时光啊。

    寒冬酷暑苦苦练剑21月体内才有了云气再积攒云气3月才破了气海雪山也就是说李弦一从练剑开始到气海雪山突破足足用了两年的时间才完成。

    吕树这才用了多久?岂不是说吕树一天都能顶上自己半个月的进度?!

    李弦一忽然又想扔东西了……老子的初二数学课本呢?!

    他忍不住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开气海雪山?”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李弦一就觉得有点诡异他们这一脉里从来问的都不是想要什么时候开完全就是随缘的自己说的不算!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偏偏就是问出来了仿佛在李弦一的心里吕树就是想什么时候开就什么时候开……

    吕树愣了一下他平复一下气机反问道:“您不是说要积云成雨吗?”

    “来自李弦一的负面情绪值+188!”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口老血卡在了喉咙眼一样我特么说啥你都信呐?

    吕树收到负面情绪值后有点狐疑的看了一眼李弦一只见李弦一此时已经正色道:“何止积云成雨还需积雨成河积河成海!不要轻易满足!”

    李弦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嗷!”吕树点点头也没多想:“原来如此。”说完他就继续练剑了心里只感觉自己距离开气海雪山竟然还有如此遥远的距离果然修行之路难于上青天啊……

    然而李弦一随便吹牛逼一句之后忽然看着吕树的态度不知道怎么的他忽然感觉自己怕不是要在有生之年见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了吧?

    他复又重新想起剑谱里老祖宗的那句话便心向往之:“气海似汪洋肆意雪山辽阔意剑成则如山耸立入云霄。”

    吕树好奇道:“气海雪山开时是个什么景象?”

    李弦一刚想说说自己当初的经历呢结果发现不能说这小子到时候开气海雪山时的动静一定和自己不一样说了不就露馅了吗!

    他老神在在的坐在石桌边上一副高人模样淡定道:“气海似汪洋肆意雪山辽阔意剑成则如山耸立入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