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和陈祖安并排坐在镜面上思考对策,这镜面世界倒不是说一点阻力都没有,要真是一点没有的话吕树进来之后也稳不住身形。

    他倒是有心想用水系异能来慢慢凝结出一片水来用于前进,可问题在于平时空气里的水源才多少,想要凝聚出一个人的体积都得很久。

    陈祖安想了想说道:“要是咱们有冰刀就好,直接滑冰啊美滋滋。”

    吕树瞥了他一眼:“冰刀也是依靠与冰面的摩擦力前进的,谁告诉你冰刀就不需要摩擦力了?”

    穿上冰刀后想要前进所需要的力是靠后脚在冰面上产生反作用力,然而这镜面根本用不上力啊。

    “不过这下子咱都不用担心了,”陈祖安乐呵呵笑道:“原本我还担心进来的太晚什么汤都喝不到,现在一看这情况,那群普通的道元班学生指定在这镜面上人仰马翻,连行走都困难还找个屁的资源。我都能想象出他们刚进来的场景了,比我好不到哪去。”

    吕树点点头,事实就是如此,那群学生进来的设备都是常规的,在这镜面上还真是难以发挥修行者所谓的优势。

    不过他也不担心出不去,毕竟这鬼地方对于陈百里是没有半点影响的,老爷子迟早能找到阵眼吧。

    然后就在陈祖安一筹莫展的时候,吕树忽然凭空拿出了两杆长矛外加一块垫子,这垫子不小,是当初买单人户外宿营帐篷时里面带的防水垫。

    这一幕给陈祖安看的一愣一愣的:“树兄,你竟然真的有空间装备!”之前吕树长矛投掷巨蜥的时候大家都在怀疑吕树是有空间装备的但是无法确定,毕竟有些法器可以直接收进体内,但是防水垫总不是法器吧,这肯定是从空间装备里拿出来的。

    这对陈祖安来说就比较震撼了,因为他很清楚现在国内很有可能只有几位天罗拥有这种东西,还都是天罗地网发的,据说天罗地网里面都没有存货。

    “别废话,赶紧上来,”吕树小心翼翼的爬到防水垫的前段盘坐好招呼道。

    这时候陈祖安也想明白吕树要干嘛了,那长矛锐利无比肯定比拳头砸镜面强多了,而防水垫就像是载人的工具,他们坐在上面吕树可以用长矛当桨来前进。

    这时候陈祖安简直欣喜若狂,果然还是吕树点子多,进了遗迹里面跟着吕树准没错!

    陈祖安跟着爬上了垫子:“我坐好了!”

    “出发!”吕树意气风发的说道。

    只见吕树将星辰之力灌注到长矛之内亮起青色的幽芒,双臂使劲将两杆长矛贯到镜面上戳出两个窟窿,等他双臂再一发力,防水垫就如同离弦之箭一样蹿了出去。

    结果陈祖安坐在后面就如同骑摩托车坐在后座上一样,车子发动的太快,他也没什么借力的地方直接一跟头仰身倒翻了出去……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6!”

    “树兄,”陈祖安仰面躺在镜面上惆怅道:“我以后再也不吐槽你了,求放过……”

    吕树乐呵呵的划着防水垫回来接他:“意外意外,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陈祖安这才放心的爬上了防水垫,而且死死的从后面抱住吕树……

    “你给我松开……”吕树脸都黑了,这要让别人看见像话吗?

    “不松!”陈祖安生怕松手吕树在忽然加速,他这么精的选手,指定不能在同一个地方犯两次错误啊。

    吕树黑着脸从山河印里取出针线和以前的破T恤给防水垫上缝了个可以手拉的环,陈祖安这才眉开眼笑的松开吕树。

    吕树划着两杆长矛,他和陈祖安坐在防水垫上风驰电掣着。

    两个人望向这个世界,镜面上倒映着天空的蔚蓝,两个渺小的人类在这广阔的世界中犹如平静海面上的一片孤舟。

    这种已成极致的寂寥感与壮阔感,都是两个人生平仅见的。

    陈祖安忽然感叹道:“树兄,你说这里光秃秃的,感觉也不像是有修行资源的地方啊。”

    “没那么简单,每个遗迹都不会有那么简单,”吕树摇摇头:“或许只有到了晚上才会知道这里将要发生什么。”

    就在此时,这一叶孤舟忽然在镜面远处发现了一个人影,对方静静的躺在地上,只不过吕树非常确定对方还活着,因为那货躺在地上的同时,还在往嘴里递巧克力……

    那人似乎察觉到有人靠近立马在镜面上扭头看向吕树和陈祖安,当他看到这里人像是划船一样飞速靠近时脸上露出了惊异的目光,赶紧喊道:“搭我一乘!我躺在这里没法动!”

    吕树控制着防水垫停在了对方五米开外的地方,躺在地上的人赫然是在外面有过同行之缘的姜丰!

    吕树好奇道:“你怎么在这?”

    “我进来的时候就在这了,”姜丰蛋疼道:“根本没法移动,只能躺在这个镜面上吃点东西……”

    吕树记得姜丰是前天就进来了吧,他追问道:“遗迹里夜晚会有什么变化?”

    姜丰愣了一下说道:“这里没有晚上……”

    “果然,”吕树皱眉,他以前就觉得各个遗迹的规则不可能那么简单的相似,早晚有一天会出现完全不同的遗迹世界。

    就如李弦一所说,这一个个遗迹都是一个个小世界,小世界怎么可能都相同呢?

    只是吕树好奇,之前遗迹里都是有血月的,那么那些遗迹是不是同处一个地方?吕树抬头看向天空,这里不仅仅是没有血月,就连太阳也看不见踪迹,这蔚蓝的天空与光线都不知道从何而来,只是这蔚蓝似乎与地球的还不太一样。

    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没有昼夜。

    而姜丰此时想起他们曾经讨论的那些进入遗迹后该如何生存的话题,他们还嘲笑吕树不提前做准备,结果进了遗迹后却发现遗迹完全超乎想象,根本没有提前做准备的可能啊。

    “你们能不能……”姜丰话还没说完,就眼睁睁的看着吕树划着防水垫走了……

    “来自姜丰的负面情绪值,+666!”

    ……

    说几句,章说可以发这句话上,我会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