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路继续前行,吕树觉得吧自己把姜丰丢在那里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防水垫就那么大最多坐三个人,这是要给小鱼留个位置的。

    要是之后碰上吕小鱼再请姜丰下去,那不是更难看吗?

    而且进来几万名学生进来本身就是为了历练,不是有伟人说过吗,孤独使人清醒,吕树就觉得这些道元班学生经过集训后反倒有些太好战了,正好让他们清醒清醒……

    就在此时陈祖安忽然喊道:“树兄,快看!”

    吕树顺着陈祖安手指方向看去,赫然看到一颗白色晶莹的树下,一个人趴在地上疯狂的想要靠近树干,然而对方在这光滑的镜面上反倒距离那颗树越来越远了……

    那人看到吕树和陈祖安靠近过来后双手双脚在地面上扒拉的更疯狂了。

    树上有四五颗白色晶莹的果子看起来绚烂异常,不过却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

    这人吕树也不认识,他转头问陈祖安:“你认识吗?”

    “不认识,”陈祖安摇摇头。

    对方看到吕树和陈祖安靠近过来,竟然第一时间吼道:“滚开,这是我先发现的!”

    吕树挑挑眉毛:“你先发现就是你的吗……那你也是我发现的啊,没毛病吧?”

    陈祖安倒吸一口冷气,这骚操作?!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

    “来自野际高平的负面情绪值,+666!”

    其实早在他们靠近的时候吕树就已经收到一波负面情绪值了,这次算是终于确认,这负面情绪值就来自此人。

    事实上当初吕树在北邙遗迹的时候就已经差不多把间谍清算完了,后来也没看到负面情绪值收集到日文的名字,结果这会儿又出来一个,还是姓野际的。

    这次是全国道元班学生齐聚罗布泊遗迹,吕树想过可能会遇上间谍,但没想过会这么快。

    只是现在他当着陈祖安的面不能无凭无据就把对方给砍了吧,自己当然知道对方是间谍,但看在陈祖安眼里自己就是砍了个同学啊。

    此时此刻神集已经消亡大半正在重整旗鼓,而这些间谍们很多都断了与组织的联系,有些间谍很彷徨,然而有些间谍却松了口气。

    组织消亡那就意味着他们原本背负的使命终结了,甚至很有可能不再有人知道他们是间谍,他们完全可以用现在的身份继续生活。

    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为神集这个组织献上生命,不是说岛国人就一定悍不畏死,没这种说法。

    可是这些隐藏在人群中的间谍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了吗?吕树觉得不对,他们随时可能会成为一枚炸弹。

    所以吕树如果遇上他们,还是尽量能杀则杀。

    吕树若无其事的将防水垫滑到树下,他站起身来淡定的爬到树上将四颗果子全部收入囊中。

    下面的野际高平愤怒的喊道:“出去以后我一定会向天罗地网反应这个情况,你们不要觉得这些果子可以私下吃掉!”

    吕树想了想:“那我分你一些,你能保密吗?”

    下面的野际高平神色变换片刻忽然说道:“可以,只要你愿意分我,我愿意保守秘密!”

    吕树点点头:“行,那你说话算话啊。”

    说着吕树从这晶莹的树上掰了根树枝递到野际高平的面前:“给。”

    陈祖安再次倒吸一口冷气,人家是要分树枝的吗你这又是什么操作!?

    “来自野际高平的负面情绪值,+999!”

    野际高平眼神狠厉了起来:“耍我是吧?!”

    陈祖安看着吕树手里的另一根树枝沉默了半晌:“树兄,我猜你手里的另一根树枝,是给我的对吗……”

    “给,”吕树递给陈祖安:“懂事,留个纪念。”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6!”

    就在此时变故突生!

    忽然间吕树抬手砍在了陈祖安的脖颈上,然后转头用日语对野际高平说道:“野际家的人何时这么沉不住气了,我在东京见过你的档案,野际高平,现在组织召唤你,野际高平出去以后你我单线联系。”

    对方明显愣了一下,竟是慢慢平静下来:“是的大人,你身边这个是?”

    吕树拍了拍陈祖安,用中文说道:“小胖子,人家问你是谁,自我介绍一下。”

    陈祖安笑嘻嘻的重新直起了身子:“我说你刚才给我使眼色干嘛呢,我的演技是不是没有破绽?你们刚才日语说的啥?”

    就在刚刚吕树转头问陈祖安认识不认识这个人的时候,吕树对陈祖安使了个眼色,虽然这个眼色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却让陈祖安知道这事肯定有变故。

    所以当吕树假意要打昏他的时候,他下意识就配合了吕树。

    这要换了别人可能还真跟不上吕树的节奏,但陈祖安这货还是很精的。

    野际高平愣是没搞清楚状况,因为吕树真的念对了他的真名,如果不是组织内的人看过他的档案,怎么可能一眼认出他来还念对名字?

    诈也没诈的这么准的吧?

    “你竟然背叛了组织!”野际高平冷声道,在他的观念里对方就是一个和他一样的间谍,结果现在神集覆灭大半,所以对方选择了向天罗地网投诚……说实话这个推断也很不严谨,但是野际高平想不通别的可能了啊!

    陈祖安乐了,他不知道吕树念对了野际高平的真名,反而觉得这间谍有点意思:“树兄,他说你是间谍?哈哈哈哈哈!”

    吕树这边没有再犹豫,非要鉴别对方的身份那也是给陈祖安看的,要是他一个人在的话早弄死这个野际高平了,吕树一枚雷霆剑气朝野际高平的心口飚去,野际高平想要阻挡,只是他身在镜面上处于无法借力的情况,想跑都跑不掉!

    雷霆剑气一次便戳透了野际高平伸出阻拦的手掌,就在这一刻野际高平瞬间被雷霆麻痹,陈祖安终于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回事了……

    雷霆剑气穿过手掌后余力未绝,直接斩破了对方颈动脉,血液在镜面上流淌开来。

    “来自野际高平的负面情绪值,+1000!”

    陈祖安还没回过神来呢只见吕树从野际高平的手中拿过树枝递给他:“给,他死了,这个也归你。”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