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拉着吕小鱼坐在2号候车大厅里电影里不总说拐卖儿童的就是在这里发生嘛比如陌生人递给你一瓶水结果你就昏过去神马的。

    或者就是拐骗妇女卖去偏远地区当老婆神马的。

    单就吕小鱼这颜值来讲出门在外确实要小心一些有人说美貌是一种原罪怎么说呢吕树不太认同美貌怎么能是一种错误呢现在干啥不看颜值啊?

    要错只能说是人性的错。

    当然这件事情绝对不能但从颜值方面来分析要是以吕小鱼现在的实力来讲说实话吕小鱼现在已经完成了第二层星云里的第四颗星辰也只比吕树的进度慢一颗而已这都已经是踏入纯粹力量系的d级门槛儿了啊。

    吕树忽然在想新闻老是讲妇女被拐骗过去之后全村人都帮忙看着对方之类的搞得被拐卖妇女明明有那么多人可以求助却满眼都是黑心人。

    真要是这样估计吕小鱼能让他们团灭吧……

    不过想归想吕树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他怎么可能会让吕小鱼被拐走?

    如果吕小鱼被拐走那就是他一生的耻辱照顾好吕小鱼这种事情作为监护人来说本身就是他的天职。

    嗯现在户籍问题解决之后吕树就是吕小鱼的监护人了虽然他自己都未满18岁想起来也是怪怪的。他恐怕是头一位17岁的法定监护人吧?真要严格说起来这并不符合规定的。

    “我们是一个中铺一个下铺你想睡哪个?”吕树看着票纸问道。

    “中铺”吕小鱼看了一眼:“睡得不舒服就跟你换。”

    “好”吕树没啥意见在这种小事方面还不是由着吕小鱼随便来?

    此时候车厅里忽然响起一个女声:“各位旅客请注意……开往乌木市的t204列车即将……”

    “走我们的车”吕树牵起吕小鱼朝检票口走去刚站起来正好看到小凶许正扒着透明玻璃窗朝大厅里面看来看到吕树和吕小鱼时还热情的招了招手。

    虽然想到自己每天都要认80个字但是为了洗髓果实这些……都可以忍。

    而且说实话小凶许其实觉得现在的生活也挺好虽然吕树逼它认字但总体来讲它在吕树和吕小鱼这里还是很开心的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它就觉得洛城那个小屋子里很有家的氛围。

    平时虽然吕小鱼在零食方面有点小气但是吃饭的时候吕树都会在桌子上给它专门准备饭碗和它喜欢吃的一些东西而不是把饭碗放在地上随便拿点什么东西糊弄它。

    吕树和吕小鱼从检票口出去小凶许就重新跳到了吕小鱼的肩膀上吕小鱼乐了从背后崭新的小背包里拿出薯片的包装袋撕开从里面掏出一片薯片:“呐!”

    以前缺吃少穿的吕小鱼分薯片都是半片起步现在阔气了一些已经一片起步了!

    当绿皮火车开进站来吕树寻摸着他们的12号车厢走去吕小鱼满眼新奇他们都是一次见到这种庞然大物。

    走进车厢里面硬卧车厢看起来并不算乱起码比前几天看的《人在囧途》里要好的太多了。

    也正是带着吕小鱼看了6月4号上映的人在囧途吕树才狠心最终买了硬卧的票坐票的状况看起来实在太艰难了……而且话说回来22小时的车程要是不买过卧铺票吕树都觉得自己熬不过去。

    不是说身体熬不过去而是气海熬不过去……

    他现在需要一个相对的安静点的地方即便现在大概能掌握云气的规律可这也只是大概。

    每一滴水珠从云层上落下之时都会造成气海的极大震动之前吕树想着自己应该能慢慢适应的吧结果情况完全不是这样的啊!

    云气慢慢转化成水珠而水珠却汇聚成溪流想要压制溪流远要比压制云气困难的太多。

    更何况他还在继续吃气海果实啊!

    吕树按着每个卧铺间的号码寻找自己和吕小鱼的下铺结果找到的时候正好看到有两男两女在下铺坐着打牌一边坐了两个属于他的下铺上正好坐着一男一女穿着情侣套衫。

    这两男两女应该是认识的吧看起来像是大学生的样子高中生和大学生的分水岭还是比较明显的:女生化不化妆。

    通常情况来讲一般高中女生是不化妆的化妆也是极少数而大学女生就不一样了啊不化妆不洗头说不定都不愿意出门。

    这也是许多其貌不扬的女孩到了大学忽然就女大十八变的原因……

    而许多男生原本其貌不扬结果到了大学依旧其貌不扬……

    他也没在意乐呵呵的说了一句:“抱歉抱歉能不能麻烦让一下这是我的铺。”

    四个人停下手中的牌坐在吕树下铺上那个男生笑道:“没事还坐得下你先稍等会儿我们再打一会儿就结束了。”

    吕树挑了挑眉毛心想兄弟你这么自来熟吗我这么客气的跟你说麻烦让一下你的反应不该是现在结束你们的牌局然后起来给我让个位置?!你俩往这一坐我坐你俩旁边?

    咋的让我帮你出牌啊?!

    眼瞅着这俩人没有起来的意思吕树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上铺问道:“这是啥?”

    那个坐在吕树下铺的男生愣了一下:“这是上铺啊还能是啥?”

    然后吕树指着中铺:“那这是啥?”

    那个坐在吕树下铺的男生又愣了一下:“这是中铺啊。”

    吕树吸了口气指着他们正坐着的下铺:“那这是啥?”

    男生都快被吕树弄懵了这货啥意思?他理所当然说道:“这是下铺啊。”

    吕树摇摇头:“不是我的下铺。”

    四个大学生当时就懵逼了你特么是不是有病?!直说不完了吗?!

    “来自袁亮拓的负面情绪值+178……”

    “来自袁莉的负面情绪值+61……”

    “来自……”

    “来自……”

    四个人总共贡献的负面情绪值还不到500吕树略微有些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