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袁亮拓和袁莉他们明显已经明白,吕树这压根就是在逗他们玩呢,正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谁能受得了这个?

    本来脾气就未必有多好,加上进入道元班后有些骄纵,大学里的同学平时也都让着他们。偶尔在校园里和其他校友发生点什么冲突,对方一听他们是道元班的学生也就怂了……

    事实证明大家平时和同学相处,一言不合就动手的那是因为大家实力都差不多,没有太大的差别。

    但是道元班学生不同,哪怕只是增加100斤力量的初期菜鸟,打起架来也是级别碾压,对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当武力值拉开这么大距离的时候,普通学生认怂也并不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情……确实打不过啊!

    然而就在他们已经快要习惯普通人对他们退避三舍的时候,一个看起来不过高中生模样的少年硬生生把他们给恶心了一顿!

    这特么简直贱的一脸血好吧!

    他们忽然发现自己和对方对比之下,恶心人的程度,绝对差了好几个级别!

    袁亮拓已经忍不住想要动手了,就在这是列车员拿着一个票本过来对吕树说道:“你俩的票给我。”

    卧铺票上车都会有一个换票的过程,列车员把红色的票纸换走然后发给旅客一张卡,然后等快到站的时候列车员会来再次换票,主要目的一方面是为了检票,另一方面是防止旅客睡过了站。

    袁亮拓原本的怒气在看到列车员以后慢慢消散,总不至于当着人家的面打架吧。

    等列车员换好票之后,气也消了一些。

    和平年代哪有那么多的架好打,大部分人吵吵几句也就算了,谁还能真打起来?打起来的那都是少数。

    换票这事就像是一个台阶,等列车员走了之后大家各自沉默。

    吕树把粉红色拉杆箱放到行李架上,袁亮拓他们四个人就挤在对面的下铺上,看着吕树慢悠悠的打开国产神机和吕小鱼凑到一起看下载好的电影。

    一大一小俩人一人分一个耳机,电影的声音也不会惊吵到别人,也不知道看的什么电影,看一会儿就笑的前仰后合。

    袁亮拓等人四个人在一张下铺上挤着,简直越挤越生气,恨不得现在再打一架的感觉,只是刚才没打起来,这时候总会少点理由……

    “上去睡觉了,”袁亮拓冷冷说了一声就爬上去了,他是上铺的。

    原本兴高采烈的四个道元班学生就这么散场去睡觉了,让他们想来,现在正应该是他们意气风发的时候啊,修行成了小超人一样的存在,出门在外就该风光无限啊,怎么就忽然变成这样了呢?

    袁亮拓甚至还憋着一股气在心里,要是明天再发生什么冲突……

    ……

    所有人都睡觉了,就连那四个道元班的学生也没有修行而是选择了直接睡觉,能直接放弃睡觉勤奋修行的人,还是少数,毕竟都睡了一二十年了,猛地不让睡觉也不习惯。

    对于大家来说现在是和平年代,修行仍旧属于一种不太急迫的事情,虽然天罗地网内部总是有意让大家对比,可问题在于以前也少比啊,学习该差的不还是差吗。

    懒惰是一种恶习,并不是说一个人踏上修行路他就会开始勤奋。

    而吕树的勤奋,是持之以恒的。

    车上已经熄灯,而吕树始终都平躺在床上认认真真的控制着自己的云气与水滴。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仿佛都能听到水滴在气海之外汇聚而成的涓涓细流的流淌声音,清澈而悦耳。

    然而溪流越多,他控制起来也就越发的费劲。

    吕树不知道自己这样时刻警惕的日子还要坚持多久,他不知道溪流什么时候才能变成河,而江河又什么时候才能变成海。

    这种感觉好像没有尽头一般,太漫长了。

    可他仍旧想试试,吕树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能够达到那一步,而现在要做的,则是不断的突破自己的极限。

    话说他在某一刻也会忍不住的想……老爷子不是在坑自己的吧?可是看对方淡定的神情也不太像啊。

    到了凌晨三点,吕树一个人去了两个车厢之间的隔断处,那里一般情况下是有人抽烟的地方,但是凌晨三点的时候,整车人都已经陷入沉寂的睡眠。

    练剑是一件持之以恒的事情,直到今天,他也才刚刚练到第四个剑招,点字诀。

    李弦一所说,点字诀与刺字决有截然不同的效果,前者如蜻蜓点水般不露声色却在水中留下涟漪,而刺字决则是一往无前霸道无匹。

    当点字诀练出水准,才能算是在举重若轻这个关隘上登堂入室。

    吕树此时手里没有剑,只能心中念想手里还提着那柄老爷子院子里的锈铁剑,手里空空如也的比划动作。

    而且还得考虑其他人睡觉的缘故,这隔断地面是铁板,步伐若是重了估计会发出巨大的声响吵醒别人,引来列车员也是不好的。

    吕树开始放慢动作,浑身的肌肉也控制的妙到毫巅,竟是完成了一次点字诀都没发出任何声响。

    忽然间,吕树仿佛摸到了一丝当初自己第一次见老爷子慢吞吞练剑的感觉,竟仿佛自己手里真的有了一柄剑!

    殊不知点字诀本身就讲究轻拿轻放,他在这个环境里正好暗合真谛。

    吕树手中的假象之剑随手腕抖动剑向前点去,这一刻体内的云气与溪流竟同时翻涌起来向手臂汇去。

    咔的一声,他面前火车门上的玻璃竟然碎开了一小圈涟漪一般的形状,而此时,吕树和车窗的距离还有半米多远!

    吕树愣住了,他很清楚这就是自己弄的,自己竟然隔空击裂了玻璃?!

    不是说开了气海雪山之后才能有剑芒附着剑身,再往后修行不知道多久才能达到万物为剑的境界?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吕树想要再去抓住自己当时的那一丝感觉重来一次的时候,竟是再也找不到了。

    这感觉可遇不可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