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真的是冤家路窄了啊恐怕李典都不会想到在这里参加个旅行社竟然还会遇到当时黑市里的买家。

    说实话当时李典蒙着脸而且发型也和现在截然不同穿的衣服也完全不同了。

    吕树开始看见他只是略微有种熟悉感而已但如果不看到这块麻布那是怎么都想不到他身份的。

    不过吕树当时带着兜帽而且也拿吕小鱼的小短袖t恤蒙着脸那件穿过的外套一直都丢在粉红色拉杆箱里面没有再拿出来过葫芦又在山河印里放着。

    甚至当时一起往偏僻角落去的时候李典都是走在前面根本没有回头看过吕树估计连走路姿态都没有留意过所以吕树是一点都不担心对方会认出自己。

    现在吕树在暗李典在明……

    虽说这个扭头葫芦对于吕树而言绝对价值4颗灵石甚至配合真名识破的系统之后完全超越了这个价值。

    可问题就在于李典的本意就是要坑他啊!这玩意要是个其他的什么鸡肋东西吕树不就蛋疼了嘛。

    要是没遇到的话那就不说了不值得再去闲着没事茫茫人海里找一个中年人根本不靠谱。

    但是既然遇到了不略施小惩根本说不过去……

    此时李典的修行境界已经跃升到e级初期了不得不说有资源和没资源完全是两种概念。如果没有那四颗灵石指不定他还得熬到什么时候去。

    吕树忽然有点疑惑这李典真是来旅游的吗?!

    对方给自己的感觉一直很神秘有传承下来的法器甚至有那块能够隐藏灵力波动的麻布。

    而且对方还有自己的师门修行传承功法是什么样暂且不说但起码是有超越常人的力量了。

    这种神秘感盘桓在吕树的脑子里他下意识的就开始怀疑对方进入旅行社里的动机要知道单独旅行的人还是少数的啊。

    当然不排除对方单独旅行的可能吕树决定先观察观察。

    李典这边客气的跟旅行社的导游打过招呼之后就站到一边去了笑容满面估计是刚刚突破带来的喜悦吧。

    毕竟谁短时间之内就突破了长期困扰自己的关隘之后都会很开心吧就算是吕树这样的选手哪怕只是云气开始转换形态从云雾变液态都能让他快乐很久了虽然是痛并快乐着……

    然而就在这种快乐的时刻李典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什么样的选手给盯上了……

    ……

    这个旅行团承诺的是人满就开团绝不超过20个号称这样的人数刚刚好。

    陆续有游客来旅行社这边报道其中有将近一半都是中年人这些中年人之间还相互认识好像是青州本地一个单位的组织出来玩了。

    还有四个也是大学生的模样一男三女听口气看那个男孩是其中某位女孩的弟弟刚刚高中毕业高考结束。

    三个女孩也没什么特殊穿的很体面但吕树这种物质消费层面的渣渣也看不出来人家穿的什么牌子。不得不说大学里的女孩子会打扮之后果然是集体上升了一个档次一个个都看着光鲜亮丽的。

    原本看到三个小姐姐加入这个团吕树还挺乐呵的。

    结果吕树发现她们的聊天他都听不懂吕小鱼也一脸懵逼基本都是在说什么口红好用什么粉底好用还有什么小棕瓶小黑瓶眼霜神马的吕树感觉自己和她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吕树转头对吕小鱼说道:“等你上大学了我也送你化妆品。”

    结果原本以为吕小鱼会开心的结果吕小鱼傲娇的哼了一声装过头去:“我用不着!”

    吕树当时就一头雾水果然是上到80岁下至8岁的女孩心思都很难懂……

    他们这边两个人默默的站着眼瞅其他人互相打招呼结果他们俩完全没有凑上去的意思。

    本来嘛他俩自己就有点不合群觉得人情交往和寒暄有些负担。

    然而他们不去打招呼那三个女孩转头看到吕小鱼和她脑袋上的小凶许眼睛一亮立马过来了。

    “你们也是这个团里的吗?”一个涂着红唇的女孩笑着跟他俩打招呼对方脖子上还带着一根细细的黑色颈圈似的饰品看起来很怪但却和对方的装束很搭。

    吕树点点头笑道:“是的。”对方开口时吕树就愣了一下因为对方的声音稍微有些中性。

    “你好你可以叫我黍离这只松鼠是传说中的灵宠吗?你们……是道元班的学生?”这个叫黍离的女孩问道。

    那边的李典原本并没有注意这边实在是吕树和吕小鱼太低调了结果他一听这话转头过来一看当他看到吕小鱼脑袋上的小凶许时就忽然警惕起来要知道他最不想打交道的人群就是道元班和天罗地网。

    道元班说不好听点那不就是天罗地网预备役嘛。

    吕树摇摇头:“我们不是道元班的我们家原本是福地它在家里产生异变了但后来福地卖出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一点都不脸红反正没人能看出来他的修为吕小鱼的也是。当着李典的面他并不想暴露自己道元班学生的身份引起对方的关注。

    李典的手在袖子里一抖袖子里一枚小小的黄铜罗盘便落入手心他悄悄的看去发现指针稳稳的指着北方这才终于放下心来。

    黍离好奇问道:“它叫什么名字?”

    “小凶许”吕树乐呵呵说道。

    黍离愣了一下这是哪的口音啊怪怪的……

    此时不远处跟她们一起同行的那个男生忽然喊道:“哥导游让你们过来一下。”

    黍离头也不回的喊道:“好马上过来。”

    说完他便对吕树笑道:“我先过去了等会儿再聊。”

    吕树当时整个人就懵逼了刚才那个男生喊黍离什么来着?!哥?!

    难怪自己会觉得声音太过中性了啊!

    我特么……

    吕树当时就想问问这个社会到底怎么了?!雌雄都分辨不清楚了?!

    还能不能好好的建设社会主义了?!

    他忽然想到自己身边的另一个朋友……姜束衣……

    不对姜束衣有喉结也没胸吕树觉得姜束衣的性别他还是比较确定的……嗯应该吧。

    “哈哈哈哈”吕小鱼在旁边幸灾乐祸的狂笑起来。

    吕树黑着脸:“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你告诉我笑点在哪里嗯?”

    “吕树你恼羞成怒了。”

    “我没有!”

    “哈哈哈哈哈!”

    小凶许也在吕小鱼的脑袋上乐不可支结果吕树一眼扫过来:“你作业写完了是吧?!”

    小凶许:……?

    这个团里已经到了16个人导游看了一眼手表:“大家再耐心等等如果再过十分钟他们还没到我们就直接出发也不能让他们耽误所有人的时间。”

    一个中年大妈附和:“就是啊现在的年轻人太没有时间观念了!”

    吕树还在暗中观察着李典他总觉得这个跟团出去好像目的并没有那么单纯没别的原因就是综合之前对这个人的所有印象而产生的一种直觉。

    就在此时吕树忽然感受到一股灵力波动他豁然朝灵力波动的方向看去竟然看到了袁亮拓!

    卧槽自己这是什么人品这都能遇到?这四个人不会是来跟团旅游的吧?!

    吕树忽然眼睛一亮默默的朝李典那边走去带着吕小鱼就默默的站在李典的身后。

    李典手中的罗盘传来微微的震动他震惊的低头看了一眼手心里隐蔽的罗盘指针正朝着那四个正朝这边走来的年轻人疯狂晃动!

    他心里一惊却仍旧不动声色结果一抬头竟发现那四个年轻人为首的那一个竟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

    李典心里一突什么情况?!对方认识自己?!没道理啊。

    吕树就站在李典的身后看了一眼就把目光转移到其他地方去了而袁亮拓此时进退两难他隔着中间一个中年人看着吕树就感觉到一阵蛋疼。

    留下吧他实在是跟这个少年不对付当初光注意军官证上的军衔了甚至都没来得及记住名字就被吕树收了回去。

    但是他想扭头走人吧他们四个人的钱都交过了加起来一万两千多块钱啊!

    现在眼瞅着吕树假装不认识他们袁亮拓也松了口气只当是大家互不相识吧!

    李典正疑惑着呢然而等他再看过去想要确认一下的时候袁亮拓的表情已经恢复正常并且去旅行社那边报到去了。

    这下子搞得李典一头雾水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吕树这边则是感慨道元班学生的体质还是比较强大的啊前天晚上虽然对方闪脖子的程度并不算多么严重但要是寻常普通人绝对不可能恢复的这么快。

    不过现在看来这次旅行就有意思了啊……

    李典、袁亮拓等人再加上吕树和吕小鱼大家各怀鬼胎心照不宣的呆在一个团里鬼知道这9天的旅途里会发生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