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导游在路上笑道:“我们即将抵达塔尔寺塔尔寺位于青海省西宁市湟中县鲁沙尔镇西南隅的莲花山坳中是我国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六大寺院之一而且它不单单只是一座寺庙那么简单塔尔寺同样是整个青州的佛教最高学院。”

    吕树愣了一下听到这个的时候他忽然在想一个问题塔尔寺里有没有修行者?!

    说实话直到现在为止他都还没见过佛教的大修行者呢不知道会不会在这里遇到。

    就在此时前排忽然出现了短暂的骚乱吕树抬眼望去袁亮拓竟然站起身来在过道使劲抓绕自己的背部好像特别痒的样子。

    一边挠一边脱上衣吕小鱼在一边一脸怀疑的看着吕树:“你干的?”

    吕树瞅着来自袁亮拓的负面情绪值不停的涨这就很好理解了他小声道:“他旁边那个大叔干的。”

    “跟你没关系吗?”吕小鱼有点狐疑她总觉得身边但凡发生点不正常的事情百分之九十的几率都能跟吕树扯上关系。

    吕树乐呵呵的笑道:“晚上回去再给你说。”

    李典在袁亮拓旁边笑眯眯的问道:“兄弟你这是咋了?衣服的材质不好引起过敏了吧不过衣服买到手里就要认啊。”

    要是吕树在旁边就一定能听懂李典的暗示但袁亮拓则是一脸懵逼心想你个老扑街在这说啥呢?闲着没事跟自己说了一路莫名其妙的话还有完没完?

    结果导游刚刚走到袁亮拓的身边袁亮拓立马停了下来一脸懵逼:“刚才突然特别痒但是现在又没事了?!”

    导游:“???”

    你是逗我们玩呢吧?!

    下车后大家做的第一件事情并不是赶紧参观在山峦中宏伟的塔尔寺而是……上厕所……

    吕树跟在人群后面走着导游交代大家上完厕所赶紧出来集合。

    他忽然发现前面的李典哼着小曲好像心情还不错的样子吕树见他这么开心就有点不乐意了这要是自己刚才和袁亮拓换一下身份那中招的不就是自己了?!

    你丫卖假冒伪劣法器还有理了是吧?!吕树觉得这货在灵气复苏之前八成就是个江湖骗子!

    李典刚刚对袁亮拓略施小惩心情正好呢推开一个单间门就进去蹲大号了。

    吕树眼瞅着身后的袁亮拓也推卡一个单间蹲了进去并且里面还响起了袁亮拓打电话的声音:“喂妈我们到塔尔寺了行你不用操心……好我挂了。”

    此时李典正蹲着呢就听到旁边袁亮拓的电话声音他忽然警惕起来这小子故意蹲到自己旁边不会是想报复自己呢吧?

    话说不就买个葫芦吗非要不死不休才行?

    结果就在他满心防备时……

    咔!

    李典的脸瞬间扭向了袁亮拓所在的隔断那边当时就给他疼的把屎都憋回去了……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666!”

    李典顿时怒火中烧看来你是存了心要跟我较真了是吧……今天不好好给你点颜色看看老子就白走江湖这么多年。

    李典刚忍痛把脸扭回去准备提裤子……

    咔!

    你特么……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777!”

    咔!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888!”

    卧槽!李典差点就崩溃了!裤子都不提了就要出去跟袁亮拓拼命了!

    咔!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999!”

    呵呵……你牛逼你灵力多还不行吗?

    使用扭头葫芦所耗费的灵力本身就是相对的对方的距离越近或者是个普通人那就费的少。

    但李典自己现在本身就是e级的修行者了啊对方这一下子让他扭了几次?

    特么的……数不清了都脑子有点晕……

    李典自己当初使用扭头葫芦的时候那是使用一次就可以歇着去了现在虽然突破e级但他估摸着自己也完全没法无限制使用可能最多使用三四次就要力竭。

    事实上他很清楚对方既然能让他成功扭头那就必然比他的境界高出不少。不过这不算什么李典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并不认为对方修为高就一定能搞的过自己。

    只是他有点好奇当初罗盘上的指针晃动频率并没有多么快啊……

    现在这几下扭的他神志都开始有点不清醒了这尼玛。

    这个仇要是不报以后如何在江湖上面立足?

    而吕树这次是真的过瘾了在外面听着咔咔声就觉得乐呵而且刚才实验发现这葫芦只要在自己身上哪怕不拿在手中也一样可以使用的。

    而且他还试了一下完全默念是不行的这倒是让吕树比较失望一些。

    不过最大的收获并不是对于葫芦的探索而是负面情绪值……

    自从点亮第六颗星辰之后吕树的负面情绪值就没怎么大涨过了一直都没什么好机会。

    结果这一出门就立马又了新目标。

    难怪老爷子会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对人生有好处……

    确实有好处啊李弦一没有骗自己!

    袁亮拓从厕所隔断里出来刚好和隔壁从隔断里出来的李典打了个照面李典原本想当场发作的但是想到对方实力有点不明不白自己这种跑江湖的又不是小孩子完全可以先虚与委蛇的认输然后再找机会下手!

    袁亮拓正准备走呢忽然看见李典骤然义正言辞道:“我错了!”

    “来自袁亮拓的负面情绪值+133!”

    袁亮拓愣了一下:“你错哪了?”

    这次轮到李典愣住了我给你道歉还不行还得跟你掰开了细说我错哪了?

    李典黑着脸:“你不要欺人太甚!”

    袁亮拓:“???”

    神特么欺人太甚!?我特么说什么了?

    “来自袁亮拓的负面情绪值+399!”

    这都什么跟什么?袁亮拓是真的搞不懂这货忽然到底是个什么毛病路上就嘀咕一路了现在还要揪着自己说点莫名其妙的话?

    “神经病啊!”袁亮拓扭头就走了结果他忽然发现这个快要四十岁的中年人就始终跟在自己旁边而且一直在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