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  李典也是心中有苦自知,他是生怕这个道元班的学生给他来一手绝的直接玩死他,对方现在既然摆明了不想善了,那李典只能把头一直偏转到袁亮拓这方向。

    他心想的是,只要我一直面对你,那你就拿我没办法了吧!哈哈哈,老子真聪明!

    结果袁亮拓他们跟着导游进入塔尔寺之后,女友袁莉就小声嘀咕道:“那个大叔一直在看你啊,姿势好古怪……”

    袁亮拓听了这话转头一看,正好和李典四目相对……

    “来自袁亮拓的负面情绪值,+299!”

    “不用管他,这人精神有点问题,”袁亮拓简直无力吐槽了,他拉着袁莉等人走快了一些,结果他们一快,李典也快!

    李典也不用非要和袁亮拓面对面,他只需要看着那边的方向就好,所以缀在后面也没什么关系。

    吕树跟在后面一直憋着笑,这误会已经闹大了啊,老铁!

    他倒是对此事乐见其成,巴不得这俩人一直刚下去,仅仅今天一天就成功的获得了两万多的负面情绪值,这要是一路走过去,自己岂不是要点亮整个第二层星云了?!

    强无敌啊!

    当然,吕树也很清楚,这种负面情绪值哪有长赚的道理。不过对于吕树这种会过日子的人,当然是能赚一点是一点了……

    他们跟随着导游参观整个塔尔寺,塔尔寺院依山势建筑,由众多殿宇、经堂、佛塔、僧舍等组成,布局严谨,建筑巍峨,金碧辉煌,气势恢宏。

    “吕树,我们去那边看看,”吕小鱼指着不远处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宇说道,吕树举目望去,那座金殿的整个屋顶都仿佛由黄金铺就。

    然而就在此时,当吕树和吕小鱼来到位于整座寺庙正中的大金瓦殿时,吕树一眼望去,这是重檐歇山式金顶,又在檐口上下装饰了镀金云头、滴水莲瓣。飞脊装有宝塔及一对火焰掌。四角设有金刚套兽和铜铃。底层为硫璃砖墙壁,二层是边麻墙藏窗,突出金色梵文宝镜,正面柱廊用藏毯包裹。

    古朴而又沧桑的气息迎面而来,吕树一时恍惚起来,竟仿佛置身于百多年前。

    然而就在他们身处其中的那一刻,身边的转经筒竟然无风自动起来,越转越快。

    而飞檐四角上的套兽竟开始发出嗡嗡的震颤之声,威严而又肃穆。

    此时一位身披红袍的僧人一脸疑惑的从殿内快步走出,他站在殿前的空地上回首望向檐角的套兽,而后看着飞转的转经筒中的兄妹二人一脸凝重。

    殿前的空气凝实如水,双方都没有说话,事实上双方都不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于不明状况的事情吕树第一反应就是对吕小鱼说道:“你去外面等我!”

    吕小鱼摇摇头:“我不走,我不是累赘。”

    吕小鱼修行是为了什么,不正是为了跟吕树一起并肩战斗吗,不然修行对她来说毫无意义。

    然而僧人已然开口:“不能走!你们必须等仁波切云游回来!”

    吕树挑了挑眉毛,仁波切不就是活佛的意思吗?说实话他对宗教并不是太明白,当初在道元班刚开课的他恶补了一阵子这方面的知识,然而那些浩瀚如海的信息量还是有点让他吃不消,后来索性也就是浅尝辄止,并没有过多的深入探究。

    只是自己和吕小鱼为什么要在这里等对方回来?他们是自由身!

    你说走就可以走,你说留就可以留,凭什么?

    若是对方要强行留下他们,哪怕这塔尔寺里有C级以上的修行者,吕树说不得也要闯出去了!

    然而僧人见吕树凝眉时便感觉自己语气不对,立刻合十道:“我并无恶意,只是今日之事太过蹊跷,所以想等仁波切回来开解。”

    吕树听对方这样说便放松了几分:“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跟团旅游肯定不能留在这里,所以见谅。”

    “建寺以来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说不定二位身上有什么业障缠身所以才导致这种事情发生,若真是这样的话,二位等仁波切回来对你们也是有好处的,”僧人合十解释:“我绝无恶意,而且请二位相信塔尔寺对二位也绝无恶意。”

    吕树摇摇头:“我生活了17年虽然没干过太多好事,但坏事也不算多,做事平心而论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哪里来的业障?既然没有业障也就不需要谁来开解,我也不相信前世今生,告辞。”

    说罢,他牵着吕小鱼的手转身就走,这地方毕竟是对方的主场,若是对方强留的话自己肯定不乐意,但对方并不是那么坚决的话,肯定还是先走为妙。

    虽然他和吕小鱼加起来绝对跟C级有一拼之力,然而他也不清楚,这么大的寺庙里,到底有几个C级啊……

    话说天罗地网都没把这里纳入统治范围必然是有一定原因的,吕树自己没必要闲着没事跟别人大动干戈。

    僧人在身后急道:“二位不用多心,也不一定是业障,万一与我佛有缘呢?”

    “无缘,告辞!”吕树当时就黑着脸了,神特么有缘,自己挺喜欢外面的花花世界呢好吧?

    僧人在后面想要留着两人,但见两人去意坚决,只是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疑惑的看着殿前的两排转经筒,竟在对方出殿后缓缓停了下来,就连檐角的套兽也重新安静了下来。

    仿佛一切都从未发生过一般。

    他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这一切异象确实与兄妹有关,只是到底跟那位哥哥有关,还是跟妹妹有关,僧人也无法确定。

    只能等仁波切云游回来了!

    吕树牵着吕小鱼的手走在归队的路上,吕小鱼好奇的抬头问道:“吕树,他说的业障是什么意思?”

    “简单点说,就是罪恶,”吕树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不过他不是也说了嘛,不一定是业障,咱俩又没干过什么坏事,所以应该是好事。”

    “吕树,你可千万不要出家啊!”吕小鱼停下脚步认认真真的看着吕树说道。

    “神特么出家,我是那种人吗!?”吕树哭笑不得。

    ……

    公众号:会说话的肘星人。今天已发布吕小鱼的Q版头像,明天发吕小树的,之后还有人设之类的东西,没想到一下午就用赞赏众筹出了下一副画的钱,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