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刚才那个是好人还是坏人啊?”吕小鱼不解。

    吕树想了想:“我还真的没法评价我唯一能确认的是他跟咱们不是一路人。”

    “吕树”吕小鱼义正言辞的说道:“你要是跟他一路你就完了!”

    吕树走出大金瓦殿时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他总觉得那些檐角上的套兽对他有着莫名的敌意可这又是为什么呢?

    自己向来是问心无愧的就算搞事情也都是别人惹了自己他才大搞特搞的。

    从来都不偷不抢全靠自己努力来养活自己和吕小鱼前17年过的再苦再累也没见你们来帮助一下神马的。

    你们……又凭什么对我有敌意?

    如果说自己真的业障缠身那也不需要谁来拯救自己。

    原本是带着美好心情来参观塔尔寺的结果因为这种事情反倒让吕树有点排斥继续参观了。

    吕树能够感受到刚才那位僧人身上的能量波动大概在d级中期左右果然如自己想象的那样这座寺庙里果然是有修行者的只是不知道对方口中的那位仁波切是什么水平?

    不会是个b级的大修行者吧?

    他转身牵着吕小鱼的小手向着外面走去此时其他的游客已经从别的地方参观出来了王黍离兴高采烈的招手跟他们打招呼:“小树小鱼你们刚才去哪了?”

    “额我们去别的地方逛了逛”吕树笑着解释道:“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里面有位大师见到我说我今年一定能心想事成”王黍离笑着说道。

    吕树愣了一下塔尔寺还有这种业务吗?怎么没听说过呢。

    王黍离见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人家没收钱的就是随口一说别人问他他都不理的我觉得很靠谱啊。”

    “嗷”吕树点点头:“那你今年的心愿是什么?”

    王黍离看了他一眼:“唱歌啊。”

    此时袁亮拓等人也从里面出来了而李典就紧随其后目光基本就紧紧的盯着袁亮拓的后背时不时揉一揉自己酸胀的脖子。吕树咧嘴一笑看来刚才厕所里的扭头五连已经给这货搞怕了啊。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是不是卖葫芦就卖葫芦就算你说了它的特点也未必真就卖不出去。

    而且雇主找上门来你直接玩阴的这种习惯真心非常不好啊。

    事实上吕树之前就听李叔说过大部分跑江湖的人都会慢慢的心狠手辣起来要么就是老奸巨猾不然根本混不下去的。

    现在吕树见识过李典这样的选手才算是有了真切的体会。

    李典心中有着一股戾气这特么自己老是盯着对方也不是事啊现在还能盯着那晚上分房间睡觉了怎么办?!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跟袁亮拓好好‘沟通’一下了!

    厮混江湖这么多年要说真的杀人其实李典也不太敢毕竟现在和平年代又是法制社会那种一言不合就夺人性命的犯罪分子其实还是少数杀人这种事情在八九十年代还比较多但现在真的很少了。

    而且李典这辈子一个人都没杀过处理事情的思维基本就不会往那边想。

    他现在就是有点疑惑这个叫做袁亮拓的道元班学生就非要跟自己鱼死网破吗……李典一脸惆怅的望了一下天色距离天黑还有五六个小时必须要在五六个小时之内尝试着解决这个问题。

    然而就在他抬头的一瞬间……

    咔!

    一声脆响搞得旁边人都转头看他。

    嘶!李典倒吸一口冷气他疼的眼泪都差点掉出来了尼玛!什么和解什么沟通扯淡!

    老子跟你不死不休!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888!”

    然而就在此时李典刚刚正回来的脑袋开始疯狂抽抽起来吕树站在角度偏转极其细微的方位不停的念着李典的名字。

    所有人都懵逼了这是羊癫疯了还是怎么的?

    袁亮拓一脸懵逼他烦这个人很久了看到对方这个样子下意识喊道:“赵四是你吗赵四?!”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999!”

    袁亮拓刚准备开口吕树就停了下来不然就让李典瞧出端倪了啊。

    结果就是中午吃过饭之后袁亮拓就不停的在上厕所吕树估摸着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袁亮拓怕是上厕所得上了六七次哪怕是修行者的体质也有点虚了啊。

    当时吕树就有点心惊他竟是没看清楚李典什么时候给袁亮拓下的泻药而且这泻药也来的忒猛烈了一点吧。

    得亏自己是嫁祸给别人了不然去上厕所的岂不是自己?

    今天仅仅是半天自己的负面情绪值收入又突破了一万大关朝着点亮第二层的最后32万负面情绪值迈进了一小步还差25万。

    自从出来旅游之后吕树就没法晚上修行了实在是当着吕小鱼的面没法开口唱小星星……

    吕小鱼这货吕树当然是最了解的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得唱了小星星才能修行怕是得笑自己一年多!

    昨天晚上吕小鱼还问呢:“吕树你也不用每天修行吗?睡觉就可以?”

    吕树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当然我是你哥哥啊怎么会比你弱呢我也不需要修行睡觉就可以了!”

    吕小鱼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那你平时半夜在你屋里捣鼓啥呢?”

    “我……”吕树噎了一下:“我看论坛啊掌握第一手信息而且要跟论坛里的人混脸熟不是嘛。”

    “嗷”吕小鱼点点头:“这样啊。”

    每当吕小鱼点头的时候小凶许就在她脑袋顶上跟着晃呀晃的。

    等吕小鱼不再关注这个问题之后吕树才松了口气当哥哥的权威差点就遭到了动摇……

    袁亮拓中午拉了肚子中午吃过午饭之后整个团队的行程就受到了影响中巴车走在路上时不时的就得给他停车让他上厕所去。

    这要是那种带厕所的豪华大巴还好说可惜这中巴车本身就很简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