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袁亮拓拉了十几次之后终于忍不了了指着导游就开始喷:“你们旅行社安排的午餐是不是有问题不然我一个道元班的修行者怎么会拉肚子拉成这个样子?!”

    王导也有点冤:“大家都吃了都没事就你有事这能是我们的午餐问题吗?”

    袁亮拓转念一想……是这么回事啊!这到底什么情况?!

    “小伙子你到底能不能行要不你自己找车回市区吧?”有大妈不乐意了:“你这一趟趟拉的我们等不起啊不能因为你一个人耽误了我们二十多个人的行程是不是?”

    “要不……你去医院看看?”王导试探道。

    “不用!”袁亮拓一口拒绝回头就开始怼大妈:“怎么的就你掏钱了我就没掏钱?你说让我走就让我走啊?”

    “你这小伙子怎么跟长辈说话的?”大妈愤怒了。

    “你是谁长辈啊?我认识你谁吗?”袁亮拓黑着脸。

    其实吕树当初在火车上就知道袁亮拓这货本身就不是个什么有素质的人你让他顾全大家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他要真有这种礼貌吕树也不会和他刚一波正面了。

    然而大妈这种生物明显就是你横的时候我比你还横什么道元班不道元班的说给你甩脸色那绝对一点都不含糊……

    袁亮拓还没怎么说话呢忽然一个大妈就躺在中巴车过道上了:“道元班学生打人了哎哟疼死我了……”

    袁亮拓:“???”

    这咋还碰瓷呢?!这是吃了见识少的亏啊!

    最后还是王导好说歹说给劝住了大家商量了一下:正好到可以观赏油菜花的地方了大家路边休息一个小时给袁亮拓一个小时的调整时间如果他拉肚子还没有好转那就先送他去县城的医院然后其他人继续出发。

    说实话王导也非常担心袁亮拓在他的团队里拉虚脱了到时候对方直接告他他还真的说不清楚。

    吕树倒是没什么意见反正就是出来玩嘛跟团旅游大部分时间就是上车睡觉下车了上厕所根本就没机会欣赏沿路的风景。

    这次停下车来正好带着吕小鱼在旁边四处溜达溜达。

    吕树下车后发现李典这货竟然如同望夫石一般静静的伫立在路旁望着袁亮拓去上厕所的方向……就这么凝视、凝视、凝视直到他随着时间的流水化作雕塑或者尘埃……

    咳咳吕树想远了……

    说实话这个老江湖下手有点狠了袁亮拓拉肚子拉成这个样子那可不是一般的蛋疼。

    此时青州田野间的道路就像是直接通向地平线与蓝天相接的地方如同一条天路。

    油菜花田野广阔如黄绿相缀的海洋清澈而又舒爽。每次微风吹来的时候便会在油菜花地里卷起细微的波浪动人心魄。

    大妈们正在疯狂的拍照而王黍离等人则是麻烦司机张师傅把放行李的车厢打开竟是从各自的行李箱里拿出尤克里里和口琴。

    三个女孩就干脆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王黍离抱着一把小小的尤克里里另外两位吹着口琴。

    明明是被耽误了行程结果他们却没有半点生气的模样反倒是非常享受这一个小时的休憩时间。

    吕树牵着吕小鱼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他的人生大部分时间都在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奔波很少有时间静下来享受一下生活。

    从来没有哪一刻吕树敢真的说自己可以放松了他作为一家之主每天想的更多事情就是未来该怎么办。

    此时王黍离她们唱了一首罗大佑的童年刚刚结束王黍离朝吕树招招手:“小树来来来我给你介绍认识一下这几位道元班的同学你不是想加入道元班吗说不定他们能给你传授点窍门。”

    袁莉等人本来就围在王黍离他们身边他们发现王黍离这个女孩好像气场挺强大的寻常学生面对他们这些道元班的都会下意识的弱势一下然而王黍离不一样。

    可是此时他们听到王黍离的话下意识转头扭过去看她在招呼谁呢当他们看清楚吕树的身影时面色立马古怪了起来。

    大姐你不是在逗我们吧?我们给人家传授经验?我们还特么想问问人家能不能私下里传授洞玄篇呢!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罢了一是天罗地网内部关于功法管控极为严格而且传功是需要特定功法的光学会洞玄篇可传不了二是大家一开始都有矛盾闹的很不愉快现在更不好意思张嘴了。

    学生呢就是这样面子比什么都重要……起码比修行重要。

    话说另一对情侣对袁亮拓也挺不满的其实他们也觉得在火车上占了别人的座位有人来就得给人家让位置这是常理啊也是教养。

    而且这么一搞直接丧失了一个路途上可以和a级天才交流修行心得的机会。

    在所有道元班学生的概念中那些a级资质的天才日后必然成为天罗地网里的大佬现在一个城市都未必能出一个a级的天才未来整个天罗地网里才有多少?

    万一大家以后在天罗地网里工作结果人家成了自己的上司怎么办?

    这不是没有可能啊!

    刚才他们跟王黍离吹牛说自己道元班的多猛多猛结果现在来了个更猛的他们下意识的就闭嘴了……

    “我们哪有资格教人家啊……”袁莉酸酸的说道:“人家可是天才。”

    王黍离愣了一下这一路上没见过双方互动啊怎么听起来像是有仇呢?

    袁莉的这句话听在不明情况的王黍离耳朵里就像是讽刺一样。

    吕树牵着吕小鱼走过来乐呵呵的笑道:“你就别操心我的事情啦。”

    “奥”王黍离点点头转头对袁莉他们笑道:“哈哈那我们和吕树他们先聊聊天你们应该需要修行的吧那我们就耽误你们时间了。”

    在她的印象里吕树和吕小鱼是一对很不错的兄妹所以她见双方有矛盾立马就旗帜分明的站队吕树和吕小鱼了没有半分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