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李典搬着凳子凑到了吕树他们这一桌开口便问道:“我一直想收只宠物你们这只松鼠卖吗?我愿意高价收!”

    吕树听了一愣自己屁股还没擦干净呢就开始打小凶许主意了?他漫不经心的问道:“高价是什么价?”

    “2万块钱!”李典开口说道:“你要知道寻常的松鼠可不值这个价?”

    吕树乐了大兄弟你2万块钱就想买走小凶许……你打的过它吗?我出2万块钱把你买了好不好……

    说实话小凶许吃下第二颗洗髓果实后实力已经又开始增长稳稳的从e级初期向中期过渡就看李典这种刚刚一脚踏入e级的选手还真不一定能打过小凶许……

    吕树叹息道:“这是我家祖传下来的真的不能卖。”

    李典愣了一下神特么祖传下来的蒙谁呢?!他开口问道:“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不是啥时候都能卖到2万这个价格的……”

    吕树哭笑不得你这还没完了:“您村里是刚通网还是怎么的还是您觉得我平时不看基金会的论坛?”

    “咳咳”李典不再说话他其实也就是想试探一下以前走江湖的时候骗人多了去了被拆穿也不是一次两次脸皮薄的话早就混不下去了所以就算被吕树拆穿也并没觉得多么不好意思。

    等到大家都吃完饭王导通知大家一起去青海湖的岸边等待日落此时太阳已经悬的很低了仿佛随时都会倏忽一声落入海平面下。

    金色的光芒从遥远的海天相接处照耀而来远处天际上的云层就像是厚厚的城墙一般面对着太阳的那一面已经被镀上了一层浓墨重彩的金红色宛如空中的绚烂城堡。

    不知为何吕树每次看着日落感受对方的温度在自己的皮肤上蔓延开来都会有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就像是酒足饭饱之后随便窝在哪里不用去思考自己该怎么生存只需要享受这片刻的安静就好了。

    吕树忽然问道:“小鱼你每天最有幸福感是什么时候?”

    吕小鱼想了想说道:“跟你买完菜之后看着你做完饭然后一起吃饭。”

    “说实话。”

    “看着你做完饭然后一起吃饭。”

    “说实话。”

    “吃饭……”

    吕树看着远方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其实吕小鱼才是最幸福的人啊因为幸福的标准越简单就越容易幸福。

    他转头间看到环湖公路那边有一支骑行的队伍过来有骑自行车的也有骑摩托车的其中一人看起来有些面熟但是距离太远了吕树看不清所以就没再多想。

    一般情况下自己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哪会看到什么熟人?他大概记下了对方的特征若是有机会的化可以看看到底是不是自己认识的人。

    此时王黍离带着她的朋友们拎着几打刚买的啤酒过来:“喝酒吗?落日和啤酒是绝配哦!”

    吕树有点犹豫因为他还从来都没喝过酒。一方面是因为没那个闲钱去喝酒另一方面是也没有可以一起喝酒的人。

    还没等他多想呢王黍离就已经带队坐下来了就在这个瞬间太阳终于落入海面整个青州湖变成了巨大的金色海洋它作为国内最大的内陆湖泊被称作海还是有理由的。

    海面之宽广能够令人心情豁然开朗起来。

    吕树表达了自己不会喝酒的意思毕竟他还有其他事情想要做说实话他一直觉得李典这货这次来青州的目的不一般绝对不仅仅是卖个葫芦然后旅游这么简单。

    这种人一天到晚的跑江湖结果出来玩还报团?所以吕树是想晚上去李典那边溜达一趟探听一下的。

    结果王黍离她们也不在意自己都能喝的特别凶吕树只能感叹这些玩音乐的是真疯啊他就疯不起来。

    王黍离醉醺醺的坐在岸边晃着身子整个人沐浴在夕阳下显得仿佛油画里的人物似的又美的像是漫画里的邋遢女主角……

    几个人没有醉倒之前吕树从他们的话里话外听出来原来王黍离她们是因为王黍离把男朋友甩掉了心情不太好所以出来散心了……

    其他人都醉倒了王黍离一只手搭在吕树的肩膀上结果吕小鱼很认真的把王黍离的手从吕树身上拿开……

    王黍离也不介意傻笑道:“其实我也不是特别在乎他我就是觉得现在的人都特么怎么了婚前没有那啥就活不下去吗?人家古代人不照样活的好好的?我就不乐意惯着他凭什么呀?!”

    那啥?吕树琢磨着这俩字……信息量很大啊?!

    王黍离醉醺醺的身子不由自主一歪差点靠在吕树身上结果吕小鱼把她重新扶正了……

    王黍离指着吕树:“你说!这是为啥!?”

    “额……”吕树想了想:“可能是因为人家古代婚前没有那啥生活的时候13岁就可以结婚了吧……”

    “来自王黍离的负面情绪值+666!”

    王黍离不乐意了:“以前从前的日色变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吕树也不是故意抬杠他只是觉得自己阐述一下客观事实:“说实话这是刻意美化了啊一封邮件寄出去三个月才到说不定邮件没寄到呢人就已经变心了……这种事情吧并不以时代而转变古代花心的人比现在多的多那时候还是合法纳妾来着……”

    王黍离彻底愣住了……这尼玛……

    “来自王黍离的负面情绪值+499!”

    然而吕树忽然认真道:“事实上感情不应该那么神圣陪你聊几天你就喜欢他谈恋爱还没几个月就想过一辈子交个朋友稍微对你好点就想来往一辈子难怪有些人怨气那么重、悲伤那么多其实这都是天真的代价。终有一天大家都会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的。”

    王黍离看着夕阳下少年暖色几乎要发出光芒的脸颊心想不知道这少年到底经历过什么才会面对感情时如此理智甚至是冷酷。

    “那你和小鱼呢?”王黍离问道。

    吕树想了想笑着揉了揉吕小鱼的脑袋:“我们俩不一样啊我们天生就应该相依为命。”

    吕小鱼迎着吕树的笑容点点头心里轻声说道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