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用过这破铜镜之后吕树忽然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文成公主那时代可能还是有些灵气的,然后她命人拿出铜镜来想要看看自己皇帝老爹,结果刚打开,卧槽,瞎了瞎了!

    然后,顺手就把宝镜给扔了?!

    这特么也不是不可能啊,吕树眼睛里酸胀无比,刚才那一束光实在是来的太突然太猛烈了一点,好在他恢复的很快。

    吕树忽然在想,这特么李典不是故意坑他来玩铜镜的吧?

    当然,这就是真的随便想想了,不管这玩意有多坑爹,但只有是法器,那就先拿走再说。

    ……

    梁澈和李典一路朝日月山这边跑来,他们的速度根本比不上吕树,而且体力也压根比不上,硬生生跑了几十公里,就算是李典和梁澈这样的修行者、觉醒者也都有点吃不消。

    结果刚到山脚下,梁澈差点就哭了,他眼瞅着自己的摩托车就被随手扔到路边……

    “对方就是来日月山找东西的,跟我们的目的一样,肯定是你走漏了风声!”梁澈看着李典厉声道。

    李典才不吃他这一套:“明明对方连你骑得摩托车是什么样都知道,凭什么说是我走漏了风声而不是你?”

    “废话,我根本就每个人提起过日月山的事情,一句都没提过,不是你是谁?!”梁澈凝声质疑。

    “……说的好像老子跟人提过一样,我跟你讲,虽然你境界高,但我可是江湖上的前辈,别老是对我大呼小叫的,”李典有点不乐意了,这灵气复苏时代好归好,可问题是自己的修为境界跟那些后起之秀们差的太远了所以说话老是没底气。

    此时吕树正在探索甬道无暇看系统后台的收入记录,不然他就会发现,来自梁澈和李典的负面情绪值此起彼伏……

    “别废话,赶紧用罗盘找位置,说不定对方还没离开,我们直接把他堵在这里!而且他又没你的罗盘手段,手不定找不到法器呢?!”梁澈脑子转的很快,现在还不是争执的时候。

    李典听了这话,赶紧掏出自己的罗盘寻找方位。

    不得不说李典走江湖厮混到现在,以往区区F级便能在天罗地网之下浑水摸鱼,这就很说明他的旁门左道手段了。

    没过几秒钟,李典朝日山的山腰上一指:“那边!”

    等二人到了山腰,赫然看见地面上破了个大洞,当时李典和梁澈的心里一凉,这地方还真被对方找到了!

    “你先进,”梁澈冷声说道。

    现在指不定对方还在里面呢,万一就在洞口埋伏着,岂不是要完犊子?

    李典愣了一下:“凭啥我进去?”

    大家都不傻好吧,明知道里面很有可能是个高手,里面那么狭窄的地方跟D级以上的力量系觉醒者刚个正面,那还不得分分钟秒跪?!

    “要不,你控火烧进去?”李典提议到。

    结果刚说完这话,里面就传出来瓮声瓮气的声音:“别烧别烧,我自己出来!”

    梁澈眼睛一亮,对方果然还在里面,他冷声道:“你先别急着上来,我问你,下面有什么?!”

    吕树瓮声瓮气是因为他不想李典听出他的声音,有些就是对熟悉的声音很敏感,这种事情吕树向来不马虎,他粗声回答道:“就一块破铜镜,只要你们答应我别放火,我就扔给你们!”

    “赶紧扔上来!”梁澈欣喜道,东西先拿到手里再说,然后再考虑怎么对付里面的这个人。

    啪,半面小小的铜镜从洞里扔了出来,梁澈立马捡了起来:“怎么只有半块?!另外半块呢?”

    吕树一听这话就知道,对方其实也不太清楚里面到底有什么,他答道:“就半块啊,文成公主把宝镜一摔为二你们没听说过吗,另外半块肯定在月山的山腰里,你们快去找吧。”

    梁澈疑惑的看向李典,李典摇摇头表示没有了。

    事实上吕树也很清楚,整个日月山上就这一处有灵力异常波动,要有法器也就只有这半块铜镜,虽然肯定还有另外那面月镜,但必然已经不在这里了。

    梁澈手里攥着半块铜镜:“你先呆在里面,我们确定你没说谎再放你出来,不然立马烧死你。”

    吕树当时就乐了,呆在甬道里不吭声,说实话他压根就不担心梁澈放火,星辰纱衣可不是徒有其表的东西。

    他只是在等……

    梁澈打量着手里的半块铜镜,李典也凑了过来小声道:“试试。”

    俩人怀着欣喜的心情,结果梁澈刚将体内能量灌注进铜镜……

    “卧槽!什么东西!”

    “卧槽!瞎了,被暗算了!”

    “来自梁澈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999!”

    俩半夜出来打算挖宝的选手瞬间泪流满面,是真的泪流满面……完全没有一点点防备啊!这特么什么鬼东西!

    吕树乐呵呵的从里面钻出来,他可是知道这玩意到底有多厉害,话说就在此时吕树忽然想到一个事情:这特么幺蛾子闪光铜镜是不是跟扭头葫芦很搭啊……喊谁一声名字,然后等对方扭头过来的时候照瞎他……

    百分之百强制闪光弹?!对方要是闭眼的话那当然就没辙了,可这要是出其不意呢……?

    为啥别人的法器都那么洋气啊,就自己的这么接地气?!简直了!

    梁澈想要操控火焰去攻击记忆中的出口方位,结果火焰刚碰触吕树身上的星辰纱衣便噗的一声熄灭了,就像是碰到了克星一样。

    而李典那边手骤然扬起一阵砂雾,打在吕树的星辰纱衣上竟是噼噼啪啪的作响,不过仍旧没有突破吕树的防御。

    吕树乐呵呵的拿着铜镜就闪人了,梁澈带着李典挣扎爬起身来:“追!赶紧下山骑摩托车去追上他!”

    俩人一边恢复着视力一边摸爬滚打着下山,一路磕磕碰碰擦伤无数,现在已经不是要追铜镜的事情了,而是要报仇啊!

    这特么典型是被人狠狠的调戏了一把好吗,智商完全被压制了还不知道对方的长相,今天要是追不上对方,那以后想找对方都找不到了!

    这一口气还怎么出?!

    结果刚到山下,已经恢复一些视力的梁澈就懵逼了。

    然后梁澈一脸惆怅的望着109国道的尽头:“他特么……竟然又把摩托车扛回去了?!”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梁澈的负面情绪值,+1000!”

    ……

    失眠,所以写完就发出来吧,担心等会儿真要睡着了,晚上睡不醒耽误事。

    另外,感谢莫成空盟主打赏。

    欢迎关注公众号,会说话的肘星人,明日插图……没秃之前的刘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