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梁澈此时一脸严肃,听到对方这位队长的问题明显特别不愿意回答,呵呵,是啊,老子为什么要扛着摩托车大半夜的乱跑?

    他不愿意跟天罗地网打交道,话不投机半句多。

    李典倒是在这方面更机灵一点:“队长,如果我说是我们的摩托车被偷了,正在追着偷车贼,结果偷车贼又扛着摩托车返回青州湖边上了,您信吗?”

    “你看我像是个傻子吗?”队长一脸纳闷的看着对方。

    “不像……”李典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特么的修行者和觉醒者本身就少,大半夜里忽然蹦出自己这么两个人就已经挺罕见了,现在要想让对方相信还有一个确实很难,但是他并不放弃:“实不相瞒我刚才说的全是事实,我们已经被拷在这里肯定跑不掉了,但是请您一定要抓住那个偷车贼将其绳之以法!这种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此时凌晨2点多钟,本来他和梁澈就是打算来寻宝之后再回到旅行社那边,只要钻进帐篷里一觉睡到天亮,谁能知道他们大半夜干过什么?

    结果就碰上了他们这辈子都没遇到过的超级大幺蛾子!无敌搅屎棍!

    这特么上哪说理去?

    所以李典说后面这番话的时候那叫一个情真意切,他是真的想让天罗地网把那货给抓回来,不然自己进去了,坑了自己的人还逍遥法外,这口气……真特么咽不下去啊!

    队长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便向旁边交代道:“搜索附近看有无异常,其余人跟随我继续想湖边搜索,应该还有第三个修行者漏网了!”

    他有自己的判断,绝对不会盲目的认为自己抓住两个就算大功告成,也不会盲目清新李典所说的话。

    队长做出这个决定是基于自己的判断:摩托车确实不在这里……

    而且这俩货半夜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有目的的,他总觉得推理的剧情像是少了点什么,此时他忽然觉得,如果再找到第三修行者,是不是就能把剧情拼图给完整了?

    很有可能。

    队长叫做王烁,进入天罗地网的时候自己就是个缉毒武警,对付犯罪嫌疑人其实很有一套。

    没过多久,有人打电话跟队长反馈:“王队,日山半山腰发现一处洞穴,里面空无一物。”

    王烁转头看向李典:“里面的东西呢?”

    “如果我说是那个扛摩托车的抢走了,您怎么看?”李典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呵呵,锅甩的挺干净啊?”王烁冷笑:“里面是什么?”

    “唐王赠送文成公主的宝镜,在赤岭之上文成公主将其摔成两半,日山里面就是其中一半,日镜……”李典小心翼翼的解释道,反正东西已经不在他手里了,说实话当然无所谓,他巴不得把来历说的再玄乎一点,好让天罗地网对抓捕那个神经病更加上心一些。

    他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抓住那个扛摩托车的幺蛾子!

    王烁听了之后没有反驳,只是又问了一句:“这镜子是干什么用的?”

    李典听了一愣:“灌注灵气后可放射极强的光芒,可以当探照灯使?”

    这特么,镜子在手里还没捂热呢自己就被照瞎了,鬼知道它还有什么用。

    “呵呵,”王烁冷笑一声,明显不太相信这种说辞,来历这么玄乎的宝镜只能当探照灯用?那炼制它的人是不是脑子有坑!?

    李典看着王烁的表情就一阵蛋疼,这上哪说理去?!

    三辆越野车驶向青州湖方向,梁澈和李典坐在中间的那辆车上,而王烁则是坐在最后那辆压阵,他冷笑着看向梁澈和李典:“别试图逃跑,不然别怪我飞剑无眼了。”

    李典很想说,飞剑不就是心眼吗,你这是病句啊,但是半天也没敢说出口。

    三辆车的人员安置是有讲究的,王烁不是傻子,对方两个人最忌惮的就是自己亡命一搏的招数,若是自己亲自坐在中间那辆车里押解他们却被近身偷袭成功,那就完犊子了。

    只有自己坐在最后一辆车上却又随时保持自己的威慑力,对方才不敢玩命跑路。

    他小声交代中间那辆车上的同事:“若是情况不对,第一时间下车拉开距离,确保自己安全!”

    “好的,”同事点点头便上车了,他们知道跟这两个罪犯同乘一车必然很危险,但这就是职责所在不容逃避。

    梁澈见王烁连同车的机会都不给时就已经绝望了,自己这次算是真的栽了!他早就明白一个道理:不能把天罗地网里的人当傻子。

    当车队来到青州湖旁的环湖公路时仍旧没能追上吕树,此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王烁回头:“你们到底知不知道他的身份?到底是不是你们的同伙?梁澈我警告你,上次带你进去是为了想要把你吸纳进组织,这次可就不一样了!最好老老实实交代!”

    事实上之前虽然有觉醒者被天罗地网带走,但大部分都是以招安的手段给收揽了,因为那时候大多数莫名其妙觉醒的人都是踏踏实实的老百姓,所以天罗地网处理起来也非常温和,例如当初洛城外国语学校的第一位觉醒者李齐,带走第二天就送回来了。

    但是梁澈现在的身份就不一样了,不仅纵火杀了人,而且这次又防火烧草原。

    已经构成的犯罪的,天罗地网会选择直接收押监禁。

    到了地方王烁拿出一个本子和笔,一边记录一边问道:“你的摩托车牌号是多少?”

    梁澈:“……没有车牌。”

    王烁挑了挑眉头:“你有驾照吗?”

    梁澈不乐意了:“您又不是交警,管得着吗?”他现在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感觉了……

    “少废话,你们既然跟他打过照面那就肯定知道他长相吧?”王烁转头问李典,他感觉李典还是相对老实一些的。

    李典张了张嘴半天都没说出来话……他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当时被镜子照瞎了啊,没看到他长什么样……”

    王烁乐了:“咋,镜子啥时候能当闪光弹用了啊?老实点!”

    这特么……

    “说出来您可能不信,那货确实是拿镜子当闪光弹来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