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到底是哪位天罗过来呢?

    李一笑?不会李一笑离的太远了怎么看都应该是南藏和北疆驻守的这两位才对现在阿三的势力被大大削弱根本无力对外发起什么入侵所以会不会是南藏的那位道士过来?

    说实话吕树觉得天罗地网的安排也很有意思明明藏区是佛教徒的天下结果安排了一位道士来坐镇?

    那位聂廷的心思还真是难猜。

    回去的时候王导就被大妈们包围了:“堵在这里算是怎么回事?我们都是掏钱出来玩的可不是来受罪的!”

    王根基蛋都要碎了:“我一定跟公司沟通这件事情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说着就去给公司打电话了旅行社碰到这种事情真的算是倒霉了不仅团费可能要退而且搞不好还得赔偿因为游客在这里滞留的时间真的搞不好会有多久。

    吕树去王黍离那边发现就这么半天功夫王黍离的嗓子都已经唱歌唱哑了……一群人兴味索然的也不弹琴了也不唱歌了一个个偃旗息鼓的还很饿。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连个吃饭的地方都没有吕树给李典说的那些话也都是纯粹逗他玩的。

    他去探听情况之前王黍离等人一个比一个开心那幅生活中自得其乐的模样简直让吕树羡慕。

    结果现在一个个都蔫儿了吕树不得不感慨生活总是用现实来打败浪漫啊……

    吕小鱼看到吕树后第一时间就跑过来了:“怎么样?”

    “很有可能真的是有遗迹要在茶卡盐湖那边开启了不过我不敢硬闯有点担心会有天罗赶到”吕树小声说了一句。

    此时旁边有几个小孩一直在吕小鱼左右晃悠吕树愣了一下:“你认识他们么?”

    “呵呵不知道那辆车上的小屁孩”吕小鱼冷笑了一声。

    奥吕树点点头吕小鱼长的漂亮容易吸引小男孩的注意力也比较正常可话说你自己也是个小屁孩呢吧。

    就在这时一个小男孩忽然冲了过来想要伸手揪吕小鱼后脑勺的头发结果手还没伸出去呢吕树瞬间便按住了他的脑袋乐呵呵笑道:“三秒钟之内滚出视线里不然我拿你炖汤喝。”

    不知道怎么的吕树现在早就有了修行者的气势所以哪怕他现在是笑脸熊孩子也一下就吓哭了主要是脑袋被按着动都不动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有压迫感了……

    吕树贼烦这种以逗女孩为手段吸引注意力的熊孩子说实话这种熊孩子还真不在少数上学时候拿铅笔扎女孩的后背啊拽小女孩的辫子啊什么的……

    吕小鱼瞥了一眼被吓走的熊孩子漫不经心说道:“吕树你刚才的样子还挺帅的。”

    “哈哈是吗那必须的!”吕树乐呵呵笑道洋洋得意。

    ……

    这次事情来的极为突然导致堵车直到夜里的时候才终于听说后方几公里处交警们已经开始疏导车辆了然而这么长的队伍真的是一件大工程。

    然而情况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后面的人也不太清楚前面到底是因为什么给堵上了甚至不少人都抱着侥幸心里认为再等等就好。

    而且大家都是自驾来旅游的如果要是绕路的话那可不止是夺走一两百公里的事情了几百公里都有可能绕那么远的路还不如在这里慢慢等着呢。

    然后他们问交警同志是怎么回事结果交警同志也很无奈他们也说不清楚啊上面交代的任务就是疏导至于原因根本就不会告诉他们的。

    结果就是该堵的继续堵。

    以前吕树只听说过高速路上发生车祸结果堵车绵延几公里没想到这次自己也亲眼见证这种盛况了啊……

    到了这时候许多人已经堵在路上一天没吃饭了自驾的人大多数车里都会带点零食什么的出来旅游的也一样然而零食什么的根本就不经吃。

    有时候大家经常会遇到一种情况拆开一袋零食吃着吃着可能就不想吃了一袋零食搞不好几天都吃不完。

    这是因为……你不够饿啊!

    真到了饿的时候零食就成了很鸡肋的东西……不扛饿啊!

    王黍离、袁亮拓这两帮人中午就把零食给吃的差不多了结果到了晚上堵车还是没有要缓解的状况这时候大家就急了。

    水倒是不缺一般情况下旅行社的车上几提矿泉水那是必备的东西。

    然而事实证明在这方面大妈们才是准备最充分的人啊。

    袁亮拓眼巴巴的看着一位大妈从大大的包里掏出一个塑料袋里面竟然有十几个白水煮好的鸡蛋……

    另一位大妈掏出来一堆鸡蛋糕还有水果啊、面包啊、饼干啊什么的简直是生怕路上没东西吃一样……

    但是虽然大妈们储备粮食很充足但是半点想要分享的意思都没有而袁亮拓他们虽然是道元班的学生可你是道元班的学生也不能抢人家大妈的煮鸡蛋吧?说出去还能在修行界混吗?

    到时候人家都说那谁谁袁亮拓修行之后第一次战斗就是抢了大妈手里的煮鸡蛋……这传出去也特么不好听啊。

    说实话真要让他厚着脸皮去要点吃的他也拉不下那个脸毕竟这也没饿多久呢。

    车上的人基本都呆不住了全都坐在环湖公路旁的草原上歇着吕树、吕小鱼和王黍离等人在一起有一茬没一茬的闲聊。

    与其说是聊天倒不如说是王黍离他们在说吕树在听。

    他现在刚刚完成积河成海这一步雪山尚未凝结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适应自己现阶段守护气海的节奏。

    王黍离枕着胳膊躺在草原上不知道想着什么嗓子都哑了也没法唱歌。即便夜晚来临时王黍离白皙的皮肤都在月光下显的分外明显。

    她旁边一个女孩叹口气:“我男朋友一个星期没跟我联系了到底什么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