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人在饥饿的时候就会大量的负面情绪值,消极、低落等情绪随之而来,这是因为身体内的……吕树编不下去了。

    “就三份,到底要不要给个痛快话?”吕树催促道。

    “要!你再便宜点!”李子墨咬咬牙,他现在真的是太饿了!

    “48块5!”

    “这咋还有零有整呢?48!”

    “成交!”

    吕树装模作样的伸手进背包里掏出来一份臭豆腐递给李子墨,李子墨又惊了一下:“卧槽,咋这么臭?!”

    “瞅你说的,”吕树乐呵呵的接过李子墨手里的钱塞进吕小鱼的小背包:“不臭能叫臭豆腐吗?”

    吕树的臭豆腐库存足有两百多份,一开始他还担心要价太高可能会卖不出去,结果发现他是多虑了。

    虽然要价50,但基本上有人搞价的情况下,均价40左右就卖出去了。

    吕树感慨了一声,中国人的消费习惯好啊,穷家富路的思维根深蒂固。

    穷家富路这个成语的意思就是讲,平时在家里的时候要节俭,出门的时候却要多带钱,别不舍得买臭豆腐。

    两百多份,不到一个小时就卖完了,吕树这时候已经亢奋起来,这要是再堵两天,自己岂不是要分分钟靠着卖臭豆腐发家致富了?

    结果刚刚又抽了400份臭豆腐,气海果实积累了足足8颗之多,结果吕小鱼偷偷摸摸跑过来拉着吕树的袖口就走,吕树好奇道:“咋了呢,这生意贼好做啊。”

    吕小鱼把自己的国产神机递给吕树,上面正打开着基金会论坛里的一个帖子,标题就是:堵在青州环湖公路上了,谁能告诉我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吕树愣了一下,这帖子挺正常的啊,下面压根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知情的人现在要么都在严阵以待,要么都守纪律约束不能对外说。

    结果他看到十四楼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味了,一个Id叫‘子墨大人’的选手回复:“我也在环湖公路上堵着呢,话说刚才遇到个卖臭豆腐的,装的跟卖片的一样,一份臭豆腐50块钱,总共就3份,我要不是饿的话绝对不买!太黑了!”

    吕树寻思,这说的……不就是自己吗?!

    继续往下看去,结果这个‘子墨大人’一回复,立马就有人也站了出来:“哎哟我去,兄弟缘分啊,我也被他宰了一刀,总共三份,其中两份就是咱俩买的,你说是不是缘分?这货确实太黑了,不过臭豆腐味道还不错,出乎我意料了……”

    吕树倒吸一口冷气,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再往下看去,立马有人再次跳了出来:“哈哈,我就是那个买第三份的人啊,咱们仨真是同病相怜的难兄难弟!”

    紧接着又有人回复:“那我买的……是第几份……”

    “我也买了……”

    “我搞价搞到38块5,有零有整也是没谁了……不是说只有三份吗……”

    “楼上兄弟搞笑呢吧,我一个人就买了三份……”

    子墨大人回复:“你们等等,让我捋一捋……”

    “来自李子墨的负面情绪值,+299!”

    这特么哪是只有三份啊,那有零有整的风格明显能对上号的好吧,特征极其明显!

    这数一数,卖出去的可特么不止三份了啊,三百份都有了!当然,有些回复明显是凑热闹的成分……

    这是……宰了多少人啊……

    吕树这边揉着脑门,后台记录里面负面情绪值咔咔咔的涨……虽然这是好事吧,但臭豆腐是不能再卖了!

    眼瞅着竟然已经又在论坛里新开一贴:寻找环湖公路旁卖臭豆腐的神秘男子!

    这特么,吕树赶紧找个没人能看到的角度把身上的伪装都给卸了,这群人真是闲着蛋疼,吃你的臭豆腐不就好了吗,去论坛上讨论啥呢。

    咦,吕树眼睛一亮,自己不是一直都想在基金会论坛上混个脸熟呢吗,现在不正是好机会?这要是以后关注自己的人多了,那负面情绪值还不是分分钟爆炸?

    反正现在换了装束也没人能再认出自己,自己在基金会论坛的账号又是专门用新卡注册的,果断没有后顾之忧啊,他直接在那个寻找自己的帖子下面回复:“我就是!”

    吕树发完之后就洋洋得意的牵着吕小鱼的小手往回走,心想这次肯定能爆发了吧,分分钟成为网红的节奏啊!

    结果他再一看手机,他的回复下面一水的“就是我”、“我也是”“必须是我”“买臭豆腐的我知道是谁,是我七舅姥爷家外孙的堂哥的表哥!”之类的回复……

    吕树倒吸一口冷气,真是特么的低估你们了啊……

    这都要冒充?!还能不能让我顺顺利利当个网红了,想要给你们传授一点人生至理就这么难吗?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忽然看到后方竟然骚动了起来,他有点不明所以,只是牵着吕小鱼静静的站着。

    不少人都从车里出来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吕树见这个情况赶紧把吕小鱼护住,以防人群将两个人挤散。

    结果没过几分钟,吕树便看到有军人扛着矿泉水、饼干、方便面、医药箱等物资快速沿着环湖公路跑来,然后把这些物资分发到大家的手里。

    来的军人很多,因为车辆没法驶进来,所以他们必须肩扛手提的将一件件矿泉水和饼干运送进来,蔓延好几公里。

    青州的气温,哪怕是夏季的夜晚也有些许凉意,不过即便是这样,这些军人也很快汗流浃背。

    不少车主赶忙道谢,对方说一句不用谢便赶紧回头继续干活了。

    有车主身体不好,甚至出现了病发症状,结果有军人二话不说背起人就往外跑。

    吕树牵着吕小鱼的小手:“走吧,不卖臭豆腐了……嗯,也卖不出去了。”

    “吕树,他们为什么要这么热心帮助别人啊?”吕小鱼好奇道。

    “因为……信念?”吕树也不太确定。

    “你以后也会和他们一样么?”吕小鱼问道。

    “应该不会吧,我没有那么无私……”吕树摇摇头,不过沉吟了很久后吕树补了一句:“不过我会帮他们打打架啊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