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请出示您的证件,”戒严哨岗的士兵平静说道。

    哨岗外架着十多台硕大的探射灯,里面甚至还有人正在搭建临时的高台哨岗,吕树拿出自己的军官证递出去,对方拿起一台像是POS机一样的东西输入了吕树的序号。

    最终直到对方确认身份证件上的照片与吕树面目比较无误之后才放他通行,然而当吕小鱼准备过去的时候却被拦下来了,对方平静道:“抱歉,这位小朋友没有证件,不能通过。”

    吕树愣了一下,他一直忽略了这个事情,吕小鱼并不是天罗地网的成员。

    然而还没等他思考怎么解决呢,姜束衣已经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两只纤长的手指从信封中夹出一张盖着鲜红印章的文件,对方看了一眼低声说道:“抱歉,我无权处理,您稍等。”

    他快步向里跑去,等他再出现时身边还跟着一位少校军衔的军官,对方示意开闸放行,但从始至终也没跟姜束衣有什么交流,一切都在无声中完成了。

    吕树暗自心惊,姜束衣家里在军中到底是有多大的能量?

    哨岗距离营地还有很远,需要乘坐门口的车子才行,不知道为啥,进了戒严区域大家都不由自主的沉默下来了。

    然后,吕树便看到了灯火通明的营地,依旧是熟悉的联排军用帐篷,依旧是熟悉的野战餐车,一群大师傅们正在忙活着做饭,而士兵们则在继续搭建帐篷……

    帐篷整齐的一个个伫立着,就好像是每一个之间的间距都是精确测量过的一般,这是一种极致的规律感。

    “帐篷咋还空了这么多呢?”吕树好奇道。

    姜束衣笑道:“你知道为什么急着疏散交通吗?”

    “为啥?”

    “因为还有好多道元班的学生没有运进来呢,堵在外面了……”

    集合道元班学生是需要时间的,尤其是这个青州这里,1个地级市,1个地区,6个民族自治州,30个县,7个民族自治县,2个州属市,4个辖区,3个行政区。

    这么庞大的面积,远不是一晚上就能全部抵达茶卡盐湖的,那些东边的地区在来的路上都被堵住了……

    吕树和姜束衣这种不请自来的选手对方也早有准备,应该是上面早就有人交代过了,他们刚下车便有人带路安排了一个帐篷。

    吕小鱼闻到炊事班那边的味道后拉了拉吕树的袖口,吕树乐呵呵的笑道:“等会儿的。”

    他们进了帐篷才发现里面已经坐着两个人了,在收拾各自的行李。其中一人,赫然正是刚刚在外面与吕树他们擦肩而过的少年。

    吕树打量着帐篷里面,不光是帐篷外面整齐,就连里面的行军床也摆放的非常整齐,一个帐篷是16人住宿标准,米的尺寸,旁边甚至还有窗户。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帐篷由30跟左右的钢管支撑,便能抵御6级大风和8厘米的积雪了。

    里面的两人见到来了新人,除了先前见过的那个少年,另外那个脸上有点婴儿肥的少年果断上来热情打招呼。

    事实上大家都很清楚,能出现在这个帐篷里的人都是非富即贵了,虽说哨岗那里只有立过军功的他们才放行,可事实上呢,在场的除了姜束衣和吕树,谁又进过遗迹了?没有。

    所以他们现在进来,都是打过招呼的,而且一般人打招呼都没什么用。

    家族子弟都早慧,寻常日子里跟着兄长或者父辈耳濡目染,都明白一些做人需八面玲珑的道理,眼瞅着大家都是一个阶层的人,自然要好好打打交道。

    说不定以后在天罗地网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了,或者……大家可能都将成为天罗地网的高层?虽说想到这里,他们也觉得自己可能想的有点太远,然而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平凡与普通本身就是一种悲剧。

    大家从家族这一代年轻人里努力付出,为的不就是在同辈中脱颖而出吗?

    “我叫陈祖安,E级圆满实力,军衔少尉,二位?”叫做陈祖安的婴儿肥少年乐呵呵打招呼道。

    “姜束衣,D级初阶,中尉,性别男,”姜束衣在面对吕树以外的人时向来有些冷漠,自我介绍时惯例标注性别以免误会,说完他就去选床铺了。

    陈祖安心里一惊,男的?然而他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也没在意对方的冷漠。他转头看向吕树,吕树就比较热情了,他看着陈祖安胖胖的手腕上那块腕表就知道价值不菲,这种朋友,他吕树交定了!

    “我叫吕树,E级圆满,中尉,”吕树乐呵呵的:“祖安你家是哪的啊?今年多大了?手上……有没有茧子?”

    吕树差点嘴一抖就问陈祖安手上的腕表值多少钱了,还好马上改口,不过……好像也有点不对?!

    神特么手上有茧子。

    陈祖安面色古怪,这特么现在来的修行者加上他总共就四个人,结果一个比一个古怪。

    第一个是压根不说话的少年,到现在连叫什么都不清楚呢,第二个是长的特别漂亮的……男孩,第三个吧倒是挺正常,结果说话好像不太正经的样子……

    而且话说谁家来遗迹会带一个小姑娘啊?陈祖安跟吕小鱼对视了一眼,总有一种随时要被嘲笑愚蠢的感觉……

    只是陈祖安脑子也转的快,他现在E级圆满可不是他修炼只到这个阶段,而是没有后续功法……这种事情就连他家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实在是天罗地网上行下效原则性都很强,聂廷是油盐不进,而下面则是怕私自传授功法后被聂廷严厉处罚。

    姜束衣的D级已然让他心惊了,这要么就是一位A级的妖孽天才,要么就是有战功在身。

    现在全国71个A级资质天才名单全在陈祖安的脑子里,绝对没有姜束衣这个人,那么对方就是有战功在身了?所以……是北邙遗迹的亲历者?

    陈祖安脑子转的很快,仅仅是一点信息便让他分析出了许多东西。

    如果不是这脑子,他也没法从家族里脱颖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