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一愣神的功夫,所有野兽都已经跑到空地中吕树的另一边,挤在一起堆着,谁也不想距离吕树太近……

    吕树拎着长矛朝它们走去,然后所有野兽就又全都四散逃窜,大家心想反正又不是自己一个在这里,谁跑的慢谁吃亏呗。

    野兽们开始慢慢琢磨如何逃避,结果就是最慢的白毛猿和野猪最吃亏,因为它俩跑的最慢……

    足足撵着它们跑了一个小时,吕树停下来喘了口气,野兽们当时就惊了,你特么也会累啊!

    然而吕树不是累,就是喘口气而已,只是在这时他忽然发现一个问题,现在即便他不追着这群野兽跑了,野兽们也一样会源源不断的提供负面情绪值……

    虽说吕树是个很有毅力很有耐力的人,不过既然不用动也有负面情绪值,那么他也不会再多此一举。

    “你们就老老实实的呆着,别动!”吕树乐呵呵的把长矛一收就重新回到火塘边上坐着了,而吕小鱼那边的狼颚蛛之类的小动物,依旧在不停的提供负面情绪值,有这些负面情绪值在,吕树起码能确认吕小鱼现在还是没什么危险的看,这就足够了。

    吕树估摸着,大概再这么来两个晚上,他的第七颗星辰就妥妥的了。

    野兽们好像是能听懂吕树的话,当即老老实实的爬下去喘息,吕树不累,它们是真的很累……而且吕树说别动,它们是真的不敢动……

    野兽们趁着吕树给火塘添柴火的时候互相之间眼神交流:“你们知道他是从哪冒出来的不?”

    “不知道……”

    “有人见过他没有?”

    “没有。”

    “他啥时候走?”

    “你问我,我问谁……”

    野兽们都是一脸懵逼,这特么忽然蹦出来个如此强大的存在,然后爱好就是喜欢撵着它们玩?

    不过现在大家比较能够确认的一点是,吕树不是来杀它们的!

    在丛林中生存,当然是各自的性命最重要了,既然不杀,那等早上树林安全后大家跑路就是了。

    也就是……忍一晚上嘛!

    忍忍就过去了……

    结果吕树添着柴火呢忽然发现这些野兽提供的负面情绪值的频率竟然变慢了……这能忍吗?他当即重新站了起来。

    野兽们一看吕树站起来当即就又怂了,一个个都窝在地上不敢动弹。

    就在吕树准备重新掏出长矛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他觉得,如果韦乾易他们不傻的话肯定会奋力突围回来的,依照那群人的实力应该不会全军覆没才是,只要韦乾易肯救人,凭他手里的制式长剑应该可以将同学们保全下来吧。

    如果对方回来发现自己手里忽然多了杆长矛,出去以后又上报给天罗地网,恐怕自己是要接受调查的。

    而且,光用长矛撵着这群野兽跑,自己负面情绪值还是老样子,稍微消停点频率就变慢了啊。

    吕树乐呵呵的看向野兽们:“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个职业,叫做牙医?”

    空地重新热闹了起来,野兽们再次开始玩命逃窜,它们忽然惊恐的发现,这货竟然又变新花样了!

    ……

    韦乾易和那位叫做高义的班主任已经有点力竭了,这一路上只有他们两个拥有制式长剑,一旦有道元班学生挣脱不开树枝的时候就得他们前去救场。

    在这种高强度的战斗中,即便是修行者也抗不了多久。

    此时,大家身上都或多或少有些轻伤了,甚至有些学生腿上被树枝刺出血洞影响了行进的速度。

    路越来越难走,好在有一点是树枝的攻击手段单一,也不太像是有什么智商。

    要是这些植物本身攻击性这么强,再产生什么智商,他们就真的难办了,恐怕真的会死在这里的。

    “还有多远?”高义气喘吁吁的转头看向韦乾易。

    “不远了。”

    高义松了口气,他回头望向身边的同学们,一个比一个狼狈,说实话,天罗地网在开拓这片遗迹之前对于遗迹的危险性已经有了很高的估量,然而大家思虑最多的是个体实力问题,却忽略了数量问题!

    自己这边刚才有个学生在突围时便遭遇了不测,而他这个老师还没来得及救援,那名学生便已被树枝洞穿了心脏,死透了。

    修行之路,从未平坦过啊。

    他们继续艰难的向前挪动,原本只需要半个小时的慢走路程,他们竟然耗尽全身力气走了足足一个小时!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大家身上只有伤,却无人死亡。

    伤和死亡,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韦乾易看到了一条熟悉的坡路,他眼睛一亮:“大家加把劲,马上就到了!”

    他记得这个小丘坡,下午路过这里的时候还有一位女学生不小心在这里滑倒了呢!

    “看,前面有火光!”一个同学兴奋的说道。

    “应该是吕树,我们出来之前,他就说要生火的!”一位女同学也忘记下午自己飞出去的白眼了,现在看到火光就感觉尤其的温暖。

    然而就在此时,他们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树林的尽头响起:“来来来,张嘴,听话,我帮你看看有没有蛀牙……”

    大家面面相觑,韦乾易忽然咬牙道:“生路就在眼前,大家冲过去!”

    所有人玩命的跑了起来,像是爆发出自己体内的最后一点潜力,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而生死这个词汇有时也能成为最强劲的兴奋剂!

    妖魔般的树枝疯狂攻击着所有人,韦乾易已经向前冲去开路,而高义则留在后面断后。

    哗啦啦,一群人从树林之中冲到了空地之上,然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在他们眼前,火塘里火苗温暖的摇曳着,然而在火塘不远处,一堆野兽老老实实的趴在空地上休憩着,一个个鼻青脸肿的,尤其是白毛猿和野猪……

    而火塘旁边一个少年正掐着一只硕大山猫的嘴巴,一脸和善的说道:“听话,赶紧让我帮你把蛀牙拔了,不然……我就要打你了……”

    被抓住的山猫,一脸崩溃要哭的表情,简直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这是何等诡异的一幕,简直不像是人间!

    这特么!是我们出树林的方式不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