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高义忽然琢磨起吕树刚才那句话来,吕树问的是,你们不敢的对吧,这里面不敢两个字真是太耐人寻味了。

    刚才他们来到之前,吕树和这些野兽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家就在整理休整吧,这片树林太过古怪了,只能等到天亮再出发,”高义说道。

    这时候大家得到指示,又发现那群野兽确实非常很老实,这才心有余悸的坐在火塘旁边。

    吕树往火塘里面又加了点柴火,他打量这群人竟是没有一个身上不带伤的,堪称凄惨。

    有些同学低头看看自己的凄惨模样,再看看吕树好整以暇添柴火的模样,真是有点后悔下午没有听吕树的劝告留下来。

    要是当时一起留下来,哪有后来这么多事?

    韦乾易看着大家的表情,是他坚持要带大家进入树林的,如果自己现在不做点什么恐怕会慢慢被同学们在心里埋怨的吧?

    他坐在火塘旁边认真的看着吕树:“对不起,我应该听你的。”

    吕树听了一愣,乐呵呵笑道:“对不起我啥,反正受伤的是你们,又不是我,不用给我说对不起啊……”

    韦乾易当时脸就黑了,你说的好特么有道理!

    “来自韦乾易的负面情绪值,+333……”

    却听吕树一副老气沉沉的语气说道:“少年人不能因为自己修行路太顺利就骄傲了,要知道,虚心使人进步,进步使人骄傲,骄傲使人落后,落后就要挨打,挨打使人虚心……经历点挫折没啥不好的,你这不是虚心了嘛。”

    吕树哒哒哒说了一长串,给韦乾易说的一愣一愣的……

    “来自韦乾易的负面情绪值,+666!”

    高义忽然好奇:“吕树同学,你是提前就发现这些大树的问题了吗?怎么发现的?”

    “奥,我一开始直接好奇这些大树的树枝异常坚韧而已,然后在树下发现了野兽的尸骨,那些尸骨身上缠着很多树枝,所以我就多了心,毕竟北邙遗迹也是这样,一到晚上就闹幺蛾子,”吕树笑呵呵的解释道。

    高义点点头:“原来如此,吕树同学的推理能力还真的很不错啊。”

    “必须的,”吕树乐了,他一听别人夸自己推理能力就眼睛一亮:“我给你们说,推理真的是一个看细节的事情,我上初中的时候同学们老是讨论柯南和福尔摩斯,结果我一看福尔摩斯的原名是‘Holmes’,我就觉得按理说这应该翻译成H开头的霍姆斯或者赫尔墨斯,怎么就变成F开头的福尔摩斯了?我就想这翻译者是不是个福州人啊?怎么H和F还分不清楚呢,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韦乾易下意识问道:“怎么了?”

    吕树得意洋洋道:“哈哈哈,我一查,福尔摩斯翻译者叫做林纾,近代文学家,翻译家,福州人……我的推理能力怎么样?”

    吕树这时候一脸快夸我快夸我快夸我的表情。

    韦乾易和高义他们当时脸就黑了:“呵呵,挺好的……”

    “来自高义的负面情绪值,+101!”

    “来自韦乾易的负面情绪值,+102!”

    “来自……”

    “那个……先不说这事,”高义镇定了一下:“吕树同学,咱们明天该怎么办?”

    吕树愣了一下:“我明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我建议你们还是尽快和其他人汇合,然后每天晚上确保自己能抢占下来一块空地。”

    “单独行动?”高义和韦乾易面面相觑,这货竟然还要单独行动?

    他们有点不明白,来到如此危险的遗迹里,竟然真的有人会去单独行动,讲道理,正常人来到这里不应该是下意识的抱团吗?

    吕树强调了一下:“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所以不能跟你们一起了。”

    对于吕树来说,更重要的事情首当其冲的当然是找到小鱼了啊,其次嘛,就是找更多的小动物,给它们拔拔牙什么的。这么大的一片树林……那得有多少小动物啊!

    而且现在大概了解了树林里是个什么样子,自己横趟这里真的危险不算太大。

    继续小心谨慎是必要的,但跟着大部队被束手束脚就算了吧。想要走的快,一个人是必须的。

    “要是单独行动,你一个人遭遇危险了,谁能照应你啊?”高义还是想把吕树留下来,说实话他内心里想要照应吕树的想法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还是觉得吕树应对遗迹的经验更加丰富一些。

    然而吕树心意已决,压根都不再跟他们纠缠这些事情。

    这次遗迹之大仍旧超出吕树想象,说实话,天罗地网下发的15天口粮够不够每个人吃都是个问题,最关键的,还是水源

    他山河印里带着的又不是一个仓库,淡水哪能供给这么多人?而且他能解释清楚淡水的来源吗?

    总之,吕树身上的秘密太多,短时间跟着大部队摸清树林情况还可以,全程跟着,就算遇到好东西也不好意思独吞了。

    这才是重中之重……

    当天晚上所有人抱着复杂的心情入睡,高义更是一晚上提心吊胆的担心空地里的这些野兽会忽然开始袭击人类,然而事实如吕树所说,对方确实老老实实的呆了一晚上。

    这……简直是特么个奇迹!

    高义始终觉得,这个吕树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再想到对方能够在北邙遗迹里立功,也就有点理所当然的感觉了。

    清晨,火塘里的火因为长时间无人照看已经熄灭,只剩下灰烬。

    野兽们已经在树林变回正常后第一时间跑路了,每当它们舌头舔到自己断牙的豁口时,就会不由自主的给吕树提供高频率的负面情绪值……

    高义半梦半醒间忽然坐起,他暗骂自己太大意了怎么睡的这么熟,按道理说他应该安排学生跟他轮替值夜的,可是看到那些学生如此疲惫,他又有点不忍心。

    高义想着自己先撑一晚上,等明天大家适应了再提出这个要求吧。

    然后高义便开始环顾空地间的情况,他心中有些惊异,就在这天色刚刚蒙亮的时候,消失的不止是所有野兽。

    还有吕树。

    ……

    吃口饭然后继续码第三章,可能稍微晚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