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御剑的手段在当下灵气复苏初始时代还是很少见的,对于李典他们这种身处灰色地带的江湖人士来说,更是个传说中才有的手段。

    所以当吕树用尸狗将身份证取走时,李典从破麻布的沿缝看到有柄小剑一闪而过时内心中一片震惊:自己这好不容易在遗迹里苦苦求生存,怎么还碰上C级的大佬了?

    话说天罗地网里的C级大佬都这么闲吗,大半夜的扮树妖姥姥玩?

    然而不管怎么说,李典已然是彻底绝望了,之前他还怀疑对方是有什么特殊手段才能避开这些怪树搜索,可能本身实力并没有多高,毕竟现在高手又不是什么大白菜。

    但现在李典不这么想了,一个能御剑的C级大佬还不是分分钟都能捅死他?

    而吕树对于李典呢其实没有太多的恶感,如果不是在旅途中重新遇见他的话,吕树甚至会很快忽略掉这个人的存在,毕竟对方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扭头葫芦这玩意虽然对方是打算坑自己的,但却正好和吕树的真名识破能力很搭。

    这货跟梁澈不一样,梁澈此人脸厚心黑,对生命没有丝毫敬畏。而李典不同,说到底也就是个艰难讨生活的小江湖骗子,同情到不至于,坑蒙拐骗撬门别锁的选手有什么好同情的?

    只是罪不至死罢了。

    “行了,树妖姥姥也不是什么大奸大恶的树,不会要你小命的,”吕树乐呵呵的笑道,破麻布是这货用来报名的东西也就算了,这玩意对吕树用处也不是太大,就不抢了。

    不过……他很好奇李典这货当初寻找日月山宝贝的手段是什么?自己是感知体质,难道李典也是?

    李典刚准备谢谢树妖姥姥不杀之恩呢,结果就听吕树说道:“不过……你身上除了这破麻布还有什么宝贝?都扔出来,一件东西换你一条命不过分吧?”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555!”

    李典带着哭腔:“小人真没什么宝贝了,就这一件!”

    呵呵,信了你的邪,你这货从头到尾就没一句实话,而且这哭腔明显就是假的,还以为能骗过你影帝树妖姥姥?

    “奥,”吕树坐在树上点点头:“不给的话,那我就只能取走你身上这破麻布了。”

    “小人忽然想起来,身上还有一件祖传的宝贝……”李典很清楚,现在就是人为刀俎自己为鱼肉,半点讨价还价的余地都没有。

    他手颤抖着从怀里掏出一只巴掌大的罗盘扔了出去,李典是个很惜命的人,他明白要是命都没了,宝贝也就没什么用处了。

    说实话以对方的实力明显可以很轻松的杀死他抢走所有东西,李典现在甚至很庆幸,对方起码还是个稍微有底线愿意留他一条小命的人……

    杀人夺宝这种事情在灰色世界里并不罕见,全国黑市其实早就有好几个秘密存在的了,然而那些地方都是真正的大枭出没场所,想进门都需要3个介绍人举荐。说实话,他去那里卖东西还真的不一定能够有命活着出去,所以最终才选择了西静市这个小打小闹的黑市来钓鱼。

    吕树也没急着去捡罗盘,反倒是笑眯眯的问道:“你以后知道了我的身份会不会报复我?”

    这句话吓得李典赶紧完全蒙上了破麻布:“小人不知道您的身份啊,绝对不知道,求您饶命。”

    “你怎么会不知道我的身份呢?”吕树不乐意了。

    李典听了一懵逼:“我啥时候知道您的身份了?”

    “哈哈哈,我是你树妖姥姥啊!”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999!”

    吕树从树上跳下来捡起罗盘:“这玩意干什么用的?”

    “这罗盘指针处,便是半公里范围内灵气、灵力最浓于的方向,”李典哆哆嗦嗦的蒙着破麻布,现在双方离的太近了,他生怕对方杀人灭口!

    吕树掂了掂这个罗盘还挺沉的,看来李典就是依靠这玩意来寻找日月山宝镜的了,他看向罗盘上的指针,果然正指向自己判断出来的遗迹核心方向。

    要说这玩意也还是有一定用处的,有了这东西,起码自己不用费劲去辨别方向了,毕竟有时候人的感知对于当下遗迹这种灵气渐变程度极细微的情况还是有点模糊,省了不少事情,聊胜于无吧。

    吕树没打算在李典身上继续耽误时间,他还得继续去找小动物们,说实话李典虽然提供大额负面情绪值不少,可要是论频率和总量来说,还真不如小动物们给力……

    李典藏在破麻布里半天也没再听到有什么动静,他慢慢掀开一条缝朝外望去,树妖姥姥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李典还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什么狗屁最好的时代,分明就是把弱肉强食的世界法则给加深了嘛!

    ……

    吕树一边走一边看着罗盘,就像是小孩找到了新的玩具一样,总能新鲜一阵子。

    此时他忽然看到系统后台的负面情绪值时愣住了。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13,吕树你在哪呀?”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21,怎么还不来找我!”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19,陈祖安这个小胖子太不靠谱了!”

    竟然又再次出现带有字幕的负面情绪值了,吕树不知道吕小鱼为何对自己如此特殊,也许是两个人的功法缘故吧,毕竟这个星图与系统还有太多需要探索的地方。

    吕树看到这些负面情绪值时心里一乐,一个人走在偌大的树林里说不孤单那是假话,整片树林里只有他一个人,不知道马上会遇到什么,也不知道最终会走到什么地方。

    此时此刻能收到来自吕小鱼的消息,吕树竟然有种幸福感,就好像这个孤独而又疯狂的世界里,还有人在惦记着自己。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找吕小鱼确实是无从找起,一点线索都没有,吕树只能知道对方和陈祖安在一起而且安全无恙,这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