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级强者的战斗就这么在吕树眼前展开可距离太远了吕树根本看不清什么如果不是这些树林跟亮着霓虹灯似的他恐怕连那一片摧倒的大树都注意不到。

    这就是差距啊吕树叹了口气其他的天罗地网战斗人员和道元班学生还需要夜里躲避到空地上的时候b级大佬都能直接灭掉一片怪树了还是顺手捎带的。

    吕树开始朝那个方向跑去这是第一次有机会观摩b级强者战斗的机会他不想错过。

    这还是吕树头一次在晋升c级力量系之后全力狂奔地上的腐叶在吕树身后飘飞全都被急速的风给震荡了起来挡在吕树面前的树枝他连拂开都不用直接以星辰纱衣覆体但凡是撞上的树枝根本无法在吕树身上留下任何痕迹。

    就在此时吕树忽然路过一处空地空地上竟聚集了十几头野兽一个个野兽被惊动一脸懵逼的看着一个人类以匪夷所思的速度从空地上路过它们竟连这人类长什么样都没看清。

    一头猎豹惊恐的看着吕树往树林深处狂奔的背影一闪即逝它回头对着其他野兽吼了一嗓子:虽然没看清但应该就是给我拔牙的那个!

    其他野兽一脸庆幸还好他没注意我们……

    事实上吕树也在纠结到底是看b级大佬打架重要还是给小动物们拔牙重要?这是个艰难的选择题啊吕树觉得……

    就在所有野兽庆幸的时候它们忽然看到那个人类竟然又跑了回来……

    围观打架当然没有负面情绪值重要啊!

    “来来来时间紧任务重你们都乖乖的不要动啊”吕树乐呵呵笑道。

    “你过来对就是你别往后面躲。”

    “该你了。”

    轮到猎豹的时候吕树掰开猎豹的嘴还诧异了一下:“咦你怎么少了颗大牙肯定是淘气跟小伙伴打架了吧!来我帮你把另一颗也拔了对称点好看还能显脸瘦!”

    5分钟后一群野兽一脸委屈的看着吕树重新远去的背影。

    猎豹吼了一嗓子:你们委屈个屁老子被拔第二次了!

    ……

    吕树加速朝战场那边赶去说实话他都还没法真的确定那里就是陈百里。

    距离实在太远路上吕树竟然还发现了有天罗地网和道元班学生驻扎的空地这次他小心的绕路而行。这里位于战场已经不算太远了这群学生和老师都听到了动静却根本不敢穿过树林去查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严神戒备时刻准备战斗。

    等到吕树约莫着快要抵达的时候速度便放慢了下来此时前方已经没有任何声响了吕树思索了一下赶紧先扯了一堆树枝缠在身上不然真遇到人了怎么解释怪树不攻击自己的事情。

    这事吧可大可小往小了说也许人家不会多想往大了说人家会怀疑你到底为什么不受怪树攻击虽然以力量型觉醒者的身份向外人展示可问题是在天罗地网的备案里他两仪参同契是修行的慢而不是完全不修行。

    吕树缠着一身的树枝慢慢朝战场摸去结果等他摸到那里的时候震惊的看到面前大概有足球场大小的树林已经被打成了废墟一颗颗怪树都东歪西倒树叶全部暗淡无光恢复成本来的模样。

    整块地面像是被挖掘机翻过一样整块地皮都被翻腾起来了。

    这得是多凶悍的战斗才能玩的这么大?

    吕树掏出兜里的罗盘发现此时罗盘的指针已经不再是向着遗迹核心方向偏转了而是左手边的方向。

    他朝着这堆废墟左边走去一颗颗歪倒的大树遮挡了视线他只能仔细寻找着树丛之中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星图里的尸狗已经准备就绪真要遇到了敌人也顾不上别的了毕竟有这种实力能跟陈百里打成这样的一定是大佬啥都别说了直接干架吧干不过就跑。

    就在此时吕树听到前方有人平静问道:“竟然还敢回来?”

    吕树左顾右盼的身边也没别人啊是说自己吗?!这是……陈百里的声音?

    “我是吕树啊您老还记得我不?教李一笑成语的那个吕树啊!”吕树站那没动生怕自己凑过去被老道士当成别人给击毙了。

    “来自陈百里的负面情绪值+313……”

    “过来吧”陈百里的声音忽然虚弱下去吕树愣了一下这老道士受伤了啊刚才那中气十足的声音是装出来的。

    吕树越过面前拦路的一颗横倒大树来到陈百里的面前他看到正在盘膝打坐的老道士面色惨白而老道士看到吕树也愣住了一下。

    眼瞅着面前的少年身上缠着一圈又一圈树枝简直恨不得缠成木乃伊的样子你这是树妖成精了还是咋的什么造型啊这是?!

    吕树看到老道士的目光乐呵呵笑道:“我这不是听见动静从树林里赶过来帮忙的嘛被那些怪树攻击了。”

    陈百里点点头接受了这个说法他也见过怪树攻击人类的模样甚至救过一些被困树林的学生只是……你这身上缠的树枝也太多了吧?!

    “您老……这是跟谁打了一架动静这么大?”吕树最终问出了心中的疑问是遗迹里的野兽还是人?

    “一个境外的b级土元素系觉醒者大概是从地下一路潜入到遗迹进入遗迹更是如鱼得水不过我刚才把他从地下揪出来了打了一架没留神让他从地下跑了不过你不用担心他现在受伤比我重的多”陈百里平静说道。

    吕树琢磨着这句话怎么感觉那么像是小孩子打架以后说“别看我鼻青脸肿的他比我惨多了!”的即视感。

    不过他也没敢把这话说出来就以老道士的脾气说出来搞不好自己要当场暴毙了……

    陈百里说道:“你给我护法让我……”

    结果话还没说完面前的人已经没了。

    这时吕树看到旁边地下一条红色的毒蛇探出头来查看地面的情况吕树当即喊了句:“您先等会儿!”

    然后陈百里眼睁睁的看着吕树跑过去一把抓住毒蛇的脑袋给毒牙拔掉随手扔出去之后回到陈百里面前:“您刚才说啥来着?”

    陈百里沉默了好一会儿对了自己刚才想要说啥来着?

    “来自陈百里的负面情绪值+199!”

    你特么有病吧!?

    ……

    心痛家里暖气还是没搞好不过还是先给大家码出第三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