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陈百里直勾勾的看着吕树回忆了半天自己到底要说什么他是实在有点想不通这个道元班学生到底是怎么做到别人正说话呢他竟然跑去给一条小毒蛇拔两颗牙然后再回来继续这种举动的而且刚才对方两眼放光的样子就特么跟看见了阵眼一样。

    “咳咳”吕树被看的有点尴尬:“您继续说。”

    陈百里终于想起自己要说的话了:“你帮我护法我必须调理一下经脉敢在对方伤势愈合前恢复伤势你也不用太担心对方身受重伤现在实力境界估计下降的厉害未必敢再轻易回来你莫让野兽靠近我就好。”

    “没问题”吕树心想对付小动物这事我熟啊。

    然而就在这时吕树忽然感觉脚下好像有什么在动他低头看去竟是他和陈百里所在的区域里所有泥土正在滚动。

    原本块状的土壤轻易的便化成了细碎的土粉像是大漠里的细沙。

    吕树感受着来自地下的巨大能量波动他觉得陈百里可能嘴硬了对方如果真受伤被陈百里重的话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多余力?

    事实上陈百里是在这里被伏击了对方也并不是什么无名小辈事实上能以觉醒达到b级的怎么可能是无名小卒?

    此人在灵气复苏前便是一名顶尖的无国籍雇佣兵灵气复苏之后经历生死战斗觉醒而后便展现出了自己强大的资质连续不断觉醒。

    此次他潜入的手段也很极端竟是从国境线之外直接以传说中土遁的方式一路横穿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察觉到如此极端的潜入方式就算天罗地网再神通广大也不行。

    虽然陈百里被伏击了一个措手不及但确实是陈百里占了上风要知道他一身修为即便在b级里也属于佼佼者。

    只是有一个最大的问题便是陈百里在灵气枯竭时代与李弦一一样因强行夺天地造化伤了根基所以根基破败之下战力难以发挥十成。

    现在更是要急需稳固他再次动摇的根基。

    可对方似乎战斗经验极其丰富所以也很清楚这一点于是立刻卷土重来。

    整个足球场大小的空地上土壤都已经化为细碎而干燥的流沙宛如一条条毒蛇逡巡在两人身侧随时择人而食。

    陈百里冷笑起来兀自坐定不动吕树忽然感觉老道士身上一圈透明的波纹扩散开来竟是直接将他们身旁方圆三米的范围内所有流沙的凝固了再也动弹不得。

    可大佬们的手段绝不止这些吕树眼睁睁的看到他们身外地面的流沙开始向外扩散竟宛如退潮般流走了。

    这种感觉很怪异就好像天地间的这些事物都在他们操控之中一般吕树忽然想起基金会对于b级的定义:沟通天地借用天地法则。

    而a级更是可以与天地共鸣。

    “这是要干啥?”吕树纳闷了你这走就走了还把这沙也带走?

    说实话以吕树现在的境界其实有点看不明白b级大佬之间的战斗然而他发现陈百里的面色忽然凝重起来。

    夜色宁谧却有流沙不断向外流淌发出沙沙沙的声响气氛诡异。

    然而在外围沙土忽然攀沿上升就像是荒漠中高筑的沙土城墙一般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囚笼。

    这囚笼挡住了周边怪树所散发出来的光亮世界骤然灰暗了下来空气也仿佛静止。

    就在下一刻那些沙土城墙竟犹如海啸中的浪潮般重新拍了回来……是啊既然有退潮那就该有涨潮。

    沙土潮汐!

    吕树心中惊了一下在这种借用了天地的伟力之下他忽然感觉c级与b级之间相差大概是鸿沟一般的深渊若没有五六人以上伏击真的是无法抗衡的存在。

    沙土潮汐以极快的速度围剿而来四面八一处可躲正当吕树准备取出山河印内长矛去击碎一面潮汐时陈百里的道袍鼓动了起来他袖中飞出一柄青色的小剑通体如玉。

    小剑嗡鸣着飞向潮汐只是潮汐太大了竟如一枚细针落入海里转眼间便已经消失不见。潮汐中传来细密的撞击声就像是石头撞击在金器上。

    吕树眼睁睁的看到当飞剑与潮汐相撞的刹那间陈百里的气息以可感知的速度衰弱下去然后便听即将拍落的潮汐之外一人闷哼了一声。

    潮汐上的沙土骤然瓦解!

    之前陈百里一直都没动在危机来临前甚至闭上眼睛吕树差点以为这天罗都放弃抵抗直接打出gg了结果陈百里竟是选择了最粗暴的手段直接以飞剑去寻那操纵沙土潮汐之人!

    原来那屏气凝神的前一刻是在用神识去搜索对方的踪迹!

    陈百里已经萎顿下来立马盘坐调息可以看得出来刚才对方也费了极大心神。

    沙土之外已经没有任何踪影然而吕树却动了。

    此时对方必然也是遭受重创不然为何陈百里开始安心调息不然为何对方就此收手?吕树觉得此时便是自己动手的最佳时机了这应该算是他第一次与b级大能交手吧虽然对方现在身受重伤可也总归要比寻常的c级高手强了太多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是这个道理。

    吕树向树林冲去他依稀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能量波动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吕树甚至掏出了兜里的罗盘用来指路。

    c级力量系强者单论速度来讲已经未必比一些b级大能差到哪里去了因为它本身就代表着人类力量的极端!

    说实话吕树自己也不想就这么放跑一个b级强者容对方慢慢恢复然后再次卷土重来眼瞅着老道士刚才已经强行动用力量动荡了根基若是对方恢复比老道士快到时候对方大开杀戒了怎么办?

    说到底吕树还是因为心中燃烧着如深夜火炬般的信心他此时自认为自己未必打不过已经深受重伤的对方!

    而且既然说了要帮忙打架那就一定要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