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向着树林追逐而去老道士盘坐闭目调息时再次睁眼看向吕树的背影:“不用追他你连c级都没到打不过的。”

    “不打打怎么知道?”吕树身形再次加快朝树林里冲去转瞬从黑暗的夜色投身怪树间的诡异绚烂之中陈百里忽然觉得怪树怎么好像不攻击吕树呢不过吕树的速度太快以风带树枝看起来便像是树枝想要去抓吕树却来不及的模样。

    陈百里继续盘膝调息只是刚才那少年说不打打怎么知道的背影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若时间重来大概自己年少时也是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吧陈百里忽然觉得好像更适合传自己衣钵的人应是吕树而不是吕小鱼。

    只是不知道自己还来得及吗。

    ……

    吕树一边看着指针的方向一边狂奔渐渐的他甚至感受到树林前面传来的能量波动正在被自己快速拉近距离。

    对方不仅放弃了继续消耗能量潜入泥土中潜遁甚至连速度都开始慢了下来。

    骤然间吕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对方的能量波动竟消失了一瞬间。

    下一刻吕树忽然看到自己身旁的沙土从地面如龙卷一般刮向自己那一粒粒细碎的沙土宛如利刃但凡与之碰触到的树枝纷纷化为粉末。

    对方竟然要回过头来解决掉自己!

    刹那间吕树星辰纱衣护体右脚向前微踏一步一拳直冲沙土龙卷。

    吕树眼中的怪树绚烂的枝叶开始破碎身体里的星辉原本散乱在星图中然后开始迅速集结流淌成一条星河匹练向拳头涌去!

    这一拳毫无保留!

    轰的一声吕树的头发向后纷飞而起周遭的树枝如狂风过境般飞扬摇晃原本微凉的空气也忽然间燥热了起来!

    这就是高手之间的对决平时被人畏惧的怪树也只能被当做陪衬。

    沙土撞击在星辰纱衣上噼啪作响一颗颗完整的沙土粒瞬间粉碎。

    这时吕树才看清面前的白人他甚至已经顾不上去看后台的负面情绪值收入了对方腰眼处有一个细小的血洞正在汩汩的往外淌血脸色惨白的吓人。

    对方的上身衣物大概是在之前与陈百里战斗的时候碎裂了吕树仔细看向对方腰眼的位置皮肤竟像是有一层极薄的沙土覆盖在上面形成保护甲衣却被陈百里的青色小剑硬生生击碎贯穿出了一个血洞。

    此时那处皮肤外的沙土甲衣就像是因干旱后龟裂的大地一样可怖而对方脸上下巴处也有一小处龟裂看着极其渗人。

    对方似乎也没想到吕树竟然能挡住自己这一次偷袭而且展现出了极强大的身体素质甚至还有一层神秘的能量外衣护体!

    要知道护体甲衣这种东西是c级以上的修行者才能拥有的手段也正是因此才会有说c级强者可无惧热武器的说法寻常热武器在没有附着灵力的情况下是很难一次性穿透甲衣的。

    只是这种甲衣的能量形式为何闻所未闻?

    这一交手的瞬间白人b级高手已经明白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就算拿下这个诡异的少年也耗不起!

    要知道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是别的什么人就是陈百里而已!有人拿一件古老的土系器物跟他交换陈百里的项上人头若不是阵眼与土系器物的双重诱惑他真的不会来趟这个浑水!

    如果现在放任陈百里安心养伤而自己却要和别人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那局势对他来说就很不好了。

    这遗迹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天地囚笼不拿到阵眼是根本出不去的若是陈百里提前恢复了伤势然后连阵眼都不取就是要跟他死磕到底那恐怕这次中国之行真的要危险了!

    而且就他了解的陈百里来说对方很有可能拼死也要把自己留在这里!

    双方在树林间穿梭追逐着然而就在此时还没等白人强者想好该如何抉择的时候吕树便已经动手了尸狗轰鸣而出直刺白人强者的头颅!

    两人之间遮挡的树木在尸狗之下被摧枯拉朽般洞穿内部穿出咔咔的断裂声响。

    白人强者心中一惊中国独有的手段飞剑!

    数量庞大的沙土在白人强者身后倒卷而起一颗颗沙土如同子弹般击打在尸狗上面想要阻挡一时间树林间穿出巨大的碰撞声响。

    若是只听声音恐怕还会有人以为这是子弹打在了钢板上然而这只是沙土与尸狗小剑的碰撞!

    当个体实力可堪比人形自走重杀伤力武器的时候便真的很恐怖了!

    只是这白人强者确实受伤太重了杀普通c级或许足够了可吕树不是普通的c级!

    尸狗的速度被减缓可还是继续冲他而去!

    白人强者狂奔间头向右侧歪去尸狗竟是擦着他的脸庞划过留下一条血印不知道为何白人强者忽然觉得这柄飞剑单纯在锋利程度上好像比陈百里的那一柄更加恐怖一些!

    他脸上一这条血印为中心皮肤之外附着的甲衣再次龟裂开了一片。

    然而就在他以为事情到此为止的时候白人强者忽然感觉……自己身体里的灵魂仿佛被封印了一缕心情瞬间灰暗下去仿佛这一剑便带走了所有的快乐!整个人瞬间消极了下来甚至开始想象若是自己死亡自己的家人该怎么办!

    他心中大惊这是什么手段?

    到了他这个层次已经能隐约感受到这一剑给他灵魂上带来的创伤并非不可恢复只是当下里他却无法短时间重新振作精神就像是对方给他上了一层诅咒一样!

    不能再大意了这剑有古怪!

    他全力掌控沙土身上的那层沙土甲衣全都松解开来犹如白色的细细流沙般汇聚在掌心之中抬手间这甲衣化作特殊的白色沙土便向尸狗裹挟而去。

    吕树刚准备控制尸狗掉头飞回时便感觉尸狗上竟然开始凝结出白色的岩霜开始难以掌控起来!

    还是小瞧b级强者了手段竟如此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