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一边强行控制着尸狗小剑缓慢飞回自己身边,另一边则继续脚步不停向那白人强者追逐而去,两人之间,时不时的便有怪树轰然塌倒!

    白人强者心中惊异,拿土系器物与自己交换陈百里项上人头的那个雇主提供过资料,可资料里并没有说遗迹里陈百里身边竟然还有一个这么强的C级高手!

    失算了!

    他现在甚至在想,对方是不是故意隐瞒这个人情报,好让自己和陈百里两败俱伤?!

    白人强者手里的白色细沙并没有用完,此时眼看着吕树仍旧在拉近两人距离,他手中的细沙竟如一颗颗炮弹般轰向吕树。

    纵使吕树身上星辰纱衣再坚固,在面对这密集的沙土冲击下也开始动荡。

    每一颗沙土冲击,便在星辰纱衣原本光滑的表面上砸出一颗坑洞,原本星辰纱衣受到损伤便会有星辰之力立刻来填补,然而这沙土实在太过密集,星辰之力填补的速度竟然来不及!

    啪的一声,吕树感觉手臂上一阵钻心的疼痛,竟是有两颗白色沙土穿透了星辰纱衣在他手臂上打出了血洞!

    不止如此,越来越多的沙土开始突破星辰纱衣的防护,吕树身上顿时多了好几条血印!

    吕树暗自心惊,这样不行,在这么下去万一稍不留神自己搞不好要阴沟里翻船。

    只是现在尸狗彻底被拖住在那白人强者的身边根本无法运转如意,B级强者哪怕受伤之后的速度也已经不是长矛能够追逐的了,怎么办?

    就在此时,双方已经追逐了很远,吕树忽然发现,这不是自己来时的路吗,对方竟是直接向遗迹边缘地带跑去?

    两人一前一后忽然来到一片空地上,吕树愣了一下,这不是自己刚拔过牙的小动物们吗?

    野兽们也愣了一下,这不是刚拔过吗,又回来干啥?!

    然而白人强者却是没有任何的心里波动,当他经过这些野兽的时候根本选择了无视,身周飘摇的沙土从野兽身上掠过,竟只是路过便将野兽的身体全部洞穿!

    吕树后台里一组组负面情绪值开始消失……

    他愤怒了,自己好不容易拔掉的牙,好不容易攒起来的负面情绪值收入渠道,被你这么路过一下就没了?!

    吕树出离的愤怒了!

    “你特么给我站住!”

    “你特么给老子站住!”

    “听到没,你中国野爹让你现在站住!”

    其实吕树很少说脏话的,现在真是忍不住了!

    自己的负面情绪值啊!那么可爱的小动物啊!

    白人强者继续逃窜的路上有点懵逼,这货怎么回事忽然跟疯了一样?!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忽然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星图第二层星云竟在这愤怒中开始旋转,第七颗横贯在中心为恒星,其余六颗成为行星!

    吕树隐约间感觉,这愤怒的情绪就仿佛是一把钥匙般,将第二层星云的秘密宝盒开启了!

    他恍然间回忆起七魄所代表的含义,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分别对照人之七魄:喜怒哀惧爱恶欲!

    难道想要掌管魂魄的情绪,就必须要自己先懂得这些情绪,然后以情绪做钥匙?!

    星云转动,恒星之上忽然一柄透明小剑凝聚,上刻伏矢二字。

    伏矢造型与其说是剑,倒不如说更像是一根通透的白玉针!

    白人强者在前面正跑着,忽然听到身后极其尖锐的破风声,这声音凄厉暴躁,就像是怒吼!

    来不及躲闪了,他将手中最后的半把特殊白沙掷了出去向伏矢包裹而去,可是本身白沙有一半用来包裹尸狗,还有一小部分用来攻击吕树,现在剩下的根本不够包裹伏矢了!

    一声血肉被穿透的声音响起,白人强者强行躲闪之下仍旧被贯穿了肩部,又被打出了一个血洞!

    他快要疯了,既然有两柄飞剑,你早干嘛去了?

    怎么就忽然跟吃了炮仗一样?疯了吗?

    白人强者感受到了吕树愤怒的情感,然而他根本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在愤怒啊!

    再也顾不上留存实力了,他真的没想到重创陈百里之后,原以为自己已经无敌的遗迹里竟然又冒出来一个妖孽,而且还莫名其妙的愤怒了……

    白人强者用最后的那一小把白沙将伏矢拖住,自己却瞬间翻身钻入地下,泥土仿佛与他相容一般,一个人类钻入泥土竟然给吕树一种水滴融入大海的感觉,丝毫不见任何排斥!

    吕树从地上一跃而起,这一跃便是数十米的高度,他的身体穿过层层树林的阻碍,但凡是挡住他的树枝全部折断粉碎!

    “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给我死!”

    下一刻,吕树手中出现一柄长矛,而后吕树的身体向后弯曲成一张长弓,轰的一声长矛出手扎向地面!

    一柄又一柄长矛如同炮弹一样砸向地面,吕树凝视着地面的能量波动,整个人在空中恍然如同集束式炮弹发射器一样,地面一个个坑洞被炸起,被犁了一个遍!

    吕树力气用尽,人也落了下去,他看到地下泛起的泥土里有一捧鲜血,却没看到对方的尸体。

    吕树闭上眼睛感受着,再也没有感受到对方的能量波动,他低头看向罗盘,罗盘也毫无反应。

    竟然还被跑掉了吗……这就是B级强者?

    只是这一轮和B级强者的战斗,吕树赢了。

    即便对方现在的实力充其量只有C级巅峰,可赢了就是赢了,吕树心中一片澄净。

    ……

    吕树与B级强者战斗的声音传开很远,然而大家都被怪树遮挡无法去查看虚实,只能在空地上继续等待天亮。

    梁澈包裹着破麻布一边爬行一边心中惊异,这不会是那树妖姥姥闹出来的动静吧,那边可不就是树妖姥姥离去的方向?

    陈祖安坐在篝火旁边听到吕树最后那一阵密集长矛轰炸的声响时便站了起来,那声音在林间传开太远了!

    “小鱼……”陈祖安愣了一下:“这不会是我那位二爷爷搞出来的动静吧?”

    吕小鱼下意识问道:“吕树不会有事吧。”

    从刚才她就有点莫名其妙的心绪不宁,所以此时听到动静了有点担心吕树。

    然后陈祖安便看到吕小鱼竟然把所有野兽都喊醒,自己也坐到了皮皮猪的背上:“皮皮猪,我们走,去看看!”

    “喂,小鱼,这怪树林很危险的啊,等天亮吧,怎么可能是吕树啊,吕树一个E级力量系搞不出来这么大的动静!”陈祖安劝阻道。

    吕小鱼斜睨陈祖安一眼:“你要害怕就别去。”

    陈祖安脸瞬间苦了下来:“去去去!”

    然而就在这时,陈祖安竟然看到吕小鱼忽然从皮皮猪身上一跃而起,然后一拳向着空地之下轰了过去!

    轰隆隆巨响与烟尘弥漫开来,陈祖安完全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咳咳,吕小鱼,你是不是疯了!”

    他拿手扇着脸前的那些烟尘,刚才那一瞬间陈祖安吸入了不少烟尘,呛了几下。

    这特么就是D级力量系觉醒者的威力?一拳给地面捶出了一个巨大深坑,深度接近两米!

    这特么是一个十岁小女孩干的事情?

    可是在灰尘散去后,陈祖安竟然诧异的看到龟裂的大地之下阴出来了一抹红色的鲜血,他震惊的抬头看向吕小鱼:“这是什么?”

    “人,”吕小鱼言简意赅且极度平静的说道:“从地下路过的人,我杀人了。”

    “我擦!”陈祖安震惊了:“你怎么发现他的?”

    吕小鱼没说话,因为她能感应到灵魂这种事情,吕树不让她告诉别人。

    陈祖安眼睁睁的看着吕小鱼莫名其妙的抬手一招,仿佛把地下什么东西招进了身体里,可是陈祖安什么都看不到啊,他好奇道:“小鱼……你在干嘛?”

    吕小鱼平静的看了他一眼:“没干嘛。”

    这条魂魄,比之前自己拘来的那个……强大太多了!

    ……

    不是不更,是为了不断章,直接把剧情写完了再发省的你们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