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知道老道士会不会生气啊……

    不知道老道士会不会被野兽叼走啊……

    吕树心里一时间闪过很多种可能手一抖差点长矛都掉地上了他赶紧把所有长矛都给收进了山河印里往回赶去。

    话说老道士之前负责守卫国门这种事情他都听姜束衣提起来过虽然很鄙视对方极为客套的问自己愿意不愿意拜师的事情其实是想收小鱼当徒弟。

    但心中还是很尊敬的……毕竟没人家守着国内哪来的安静平和呢是不是?

    赶回空地上的时候吕树当时心里一惊走的时候老道士还好好的盘膝打坐调息呢现在直接躺地上了。

    吕树赶紧跑过去:“天罗?你没事吧天罗?”

    “天罗!您可千万别出事啊咱阵眼都还没找到呢!”

    “天罗您还有什么遗愿也可以给我说说啊!”

    陈百里忍不住了睁开眼虚弱道:“我还没死……”

    “咳咳”吕树看着陈百里虚弱的样子他是真的没想到一代天罗竟然已经伤成这个样子了那按这样说的话人家那位玩土的比您厉害多了啊跟我打完一架还能钻地逃跑来着。

    不过这话不能当着陈百里的面说他担心自己再给老天罗气出个好歹来赚负面情绪值也要分时候嘛人真要气没了这种一锤子买卖吕树是不做的……

    陈百里也有点诧异他能看到吕树身上的伤痕与血迹而且他虽然虚弱但也听到刚才山林间里的动静了明显吕树是和对方那位b级强者战斗过的。

    虽然那位b级强者最后一次卷土重来时再次被自己重创可也不是一个e级力量型觉醒者可以匹敌的吧?

    他之前还担心吕树有危险现在对方却活蹦乱跳的站在自己面前跟没事人似的。

    陈百里虚弱道:“扶我起来。”

    吕树老老实实把陈百里给扶起来只听陈百里忽然问道:“你怎么从他手里逃出来的?”

    吕树愣了一下:“没啊我把他打跑了!”

    这次是陈百里愣住了:“打跑了……?”

    打跑了?!吹什么牛逼呢你能给人家打跑?!

    “来自陈百里的负面情绪值+411……”

    陈百里压了压又有点紊乱的气息:“来来来你告诉我你一个e级怎么打得过一个b级?”

    吕树听完这话第一反应就是琢磨不是传说您听不了鸟语么咋说等级的时候说的这么顺嘴?不过这话他也没敢问……

    “我现在不是e级了啊”吕树乐呵呵笑道:“刚才战斗的时候觉醒了。”

    陈百里明显怔了一下生死之间战斗确实会促进觉醒甚至不少人都是这么觉醒的也所得过去他疑惑道:“d级?”

    “再猜!”吕树一脸嘚瑟。

    我再猜你妹啊再猜过家家呢是吧?会不会直接说?!

    “来自陈百里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看到这负面情绪值担心这货一口气给背过去赶紧说道:“c级c级!”

    “易觉醒体质啊”陈百里虚弱的点点头跳级觉醒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情只不过一般是f跳d这种低等级层次会出现直接从e跳c还是很稀有的。

    他现在越来越想收吕树为徒了因为早年根基衰败如今他每经历一场大战的代价都不再是灵力这种东西了而是寿命。

    修行之人寿元要比寻常人多可是他和李弦一不一样。

    回想自己当初因脾气暴躁闯下大祸上山修心养性结果到老了脾气也没见好多少。现在时日无多最大的愿望不是境界上有所提升而是找到一个合适的传人。

    只是有一点陈百里还是想不明白:“就算你现在是c级力量型觉醒者增长力量也需要时间跨度的如何打跑他?你是怎么把他打跑的?”

    吕树沉吟了一下:“就那样打跑的。”

    陈百里:“???”

    哪样打跑的你倒是说啊?

    “来自陈百里的负面情绪值+429!”陈百里感觉自己跟吕树聊天能把自己急死!

    可吕树自己也没想好自己该怎么说啊一系列追逐战打下来用的全是不能往外说的手段!

    陈百里摆摆手:“天一亮你就扶我往遗迹核心方向去我必须争取时间恢复。”

    他还是不信那个b级高手被吕树打跑的事情……本来打算在这里好好调息一番呢结果现在陈百里非常担心对方恢复的比自己快然后再次卷土重来。

    他此时根基动摇要先稳住根基再谋求恢复实力恢复的速度必然没对方快!

    吕树不乐意了:“您这不是信不过我吗?”

    “你就没有一幅值得信任的面相啊……”

    “您还会看面相呢?您帮我看看事业和姻缘……?我觉得我手掌里生命线好像特别长……是不是能活很久?”

    “滚。”

    ……

    天一亮吕小鱼便跳到皮皮猪的脑袋顶上带着大部队出发了陈祖安在旁边跟着心里还是有点忍不住的得意自己出了这遗迹便是超越那群子弟的人了到时候圈子里自己还不是要有更多的话语权?

    话唠小胖子就闲不住嘴他忽然问道:“小鱼你和吕树为啥就不信我们打了借条一定会出去后把钱给你们呢我们家族子弟还是很讲信誉的这是面子问题。说实话这个军功值个50万并不过分啊。”

    吕小鱼哦了一声像是被提醒了什么似的:“那你再给我打一个42万的借条。”

    吕树那边后台刷新一条:“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420!”

    陈祖安差点给自己一个耳光叫你嘴贱!

    不过说实话他打心眼里觉得一个军功50万并不算亏而且有心想要结识吕树和吕小鱼这对兄妹毕竟这对兄妹都挺有意思的。

    他挠挠头:“现在也没纸没笔啊。”

    吕小鱼从自己的小背包里取出小凶许写作业的本子和笔:“我有。”

    陈祖安写完借条后老实了半天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了:“小鱼你把手表带小腿上不会不方便吗。”

    吕小鱼冷笑:“有什么不方便?说得好像我跟你一样要下地插秧似的。”

    陈祖安:“???”插什么秧?什么插秧?!

    吕树那边后台再次刷新一条:“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11!”

    吕小鱼一路目标明确的朝吕树和陈百里所在的那片空地赶去途中路过吕树与b级强者战斗的地方陈祖安看着吕树为了挖长矛好不容易刨出来的大坑一脸惊叹:“这战斗太激烈了吧!得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打出这种效果?”

    其实原本坑是没有这么大的但吕树给全都刨开看起来就有点吓人了……

    等吕小鱼带着野兽军团和陈祖安来到最初陈百里战斗的那片空地时陈祖安整个人都哑巴了眼前足球场大小的树林被夷为平地堪称恐怖!

    然而吕小鱼看着本该坐着陈百里的地方空空如也转头对着陈祖安冷冷道:“准备祭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