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本来是打算像陈百里说的那样扶着他离开来着,结果后来他发现,陈百里还是把自己现在的伤势估计的太乐观了。

    老道士现在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吕树看到上面的孔洞就知道对方跟自己一样,被那位B级强者用沙土打穿了护体甲衣,然后伤到了身体。

    那个时候,对方应该还是全盛的状态吧,自己打一个受重创的B级强者尚且被对方打崩了星辰纱衣,可想而知B级强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境界。

    “来,我扶您起来啊,”吕树架着陈百里的身子就想把他扶起来,结果陈百里浑身都充斥着一种乏力感,陈百里叹息一声,自己的根基破败程度更加严重了。

    若非如此,他恐怕能在灵气复苏之后便突破一下A级试试,可惜现在是不行了。

    吕树一看陈百里这状态愣了一下:“我松手您试试看自己能走不?”

    他一松手,陈百里身体便倒了下去,还没倒在地上吕树就把他扶住了:“双腿用力,要克服自己的痛苦……”

    陈百里当时脸就黑了,这是高位截瘫康复中心呢还是咋的?帮我重新学会走路啊?!

    “来自陈百里的负面情绪值,+777!”

    “咳咳,”吕树看到负面情绪值略微有些尴尬:“还是我背着您走吧……”

    吕树把陈百里背到背上,说实话以他现在的力量,背陈百里那跟玩一样的轻松,他问道:“遗迹核心往那边走啊?”

    陈百里虚弱的给他指了个方向,吕树点点头直接迈开大步朝那边树林走去,他不是不知道方向,就是本着少暴露一点底牌是一点的原则随口一问。

    这时候吕树才有空去看看刚才战斗中产生的负面情绪值。

    战斗中全神贯注,对方又不是无名小卒,若是战斗的时候再分心看一眼对方有多大的负面情绪值那就算是完犊子了。

    不过吕树也在想自己是不是要改变一下作战方式,因为这场战斗之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可以根据对方提供的真实负面情绪值来判断自己给对方造成的实际伤害或者心理阴影面积,这样他也能判断出对方到底是不是真的受伤了,有没有伪装受伤啊之类的信息。

    这样想想好像还是比较靠谱的,只是这一心两用的功夫他还得再练练。

    打开后台吕树当场就愣了,距离现在最近的就是来自陈祖安的一长串负面情绪值……礼貌的默哀一秒钟后吕树继续往上翻,这位白人叫做Anthony.Smith,翻译成中文就是安东尼.史密斯。

    这里面到没啥有用的线索,安东尼本身就是常见的名称,而史密斯这个姓更是有几百万之多。

    这货给自己提供了不少负面情绪值,更是有好几次高达1000的,总共这些负面情绪值怕不是得有小一万呢吧?不过负面情绪值上面也没有时间标注,吕树现在也没法分清各个负面情绪值都是何时产生的。

    其实自己这次最大的收获并不是负面情绪值,而是真真正正的和高手打了一场,说实话吕树现在最缺的是什么?不就是实战经验吗。

    在北邙遗迹里倒是打过好几架,可问题在于打得更多的是骷髅而不是人类,最后那批比较厉害的石俑,还不敢还手……那个C级的日本间谍,还被尸狗一下子玩炸了……

    这根本就不算什么实战啊!吕树从北邙遗迹出来不久后,还感觉有些意犹未尽来着。

    最终,这一场与受伤B级高手战斗的结果告诉吕树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他现在已经很牛逼了……

    受伤的B级,那也是B级啊!当然,对方若是全盛时期,恐怕那一把白沙打在星辰纱衣上就不是以数量堆积才能打穿了,而是分分钟秒杀他的感觉……

    话说吕树现在积攒的负面情绪值已经够点亮第三层星云的第一颗星辰了,十万负面情绪值,基本都是小动物提供的,只是现在不能当着陈百里的面吃果子啊。

    但吕树发现,这些小动物们就算在拔牙之后,负面情绪值提供的频率也是在缓慢下降的,吕树有点不乐意,你们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进入树林还没多久,吕树刚打算关掉后台就看到来自陈祖安、陈百里的负面情绪值不断刷新,爷孙俩真是你一条我一条,刷的极为欢快。

    且不管陈祖安怎么回事,毕竟也不知道对方在哪。

    就说陈老爷子……吕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他路过树枝的时候光顾着自己避让了,却没注意那些树枝打在了陈百里的脸上脑袋上……

    陈百里的发髻上现在还插着好几片树叶,脸是已经从惨白彻底转黑……

    “咳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注意,您老多担待……”吕树有点心虚的说道,不心虚不行啊,谁叫人家是天罗呢。

    吕树继续往前走,忽然感觉自己兜里的罗盘开始震颤起来,吕树停下脚步感受了一下,似乎左边有异常的灵气波动!

    他一下子警惕了起来,别是什么高阶的野兽出现了吧,吕树晃了晃背后的陈百里:“老爷子?”

    然而并没有得到什么回应,而且后台里关于陈百里的负面情绪值也消失了,吕树觉得不对劲赶紧回头问道:“天罗?天罗?”

    仍旧没有回应!

    吕树心中一惊,赶紧把陈百里妥妥帖帖的靠着树放了下来,结果发现对方已经完全失去了神智。

    他跟李弦一相处过所以很清楚这种老牌高手都有根基上的损伤问题,但说实话他也不知道陈百里是不是因为这个,只是按道理说他不该伤的这么重才是,没看人家白人强者打完架还活蹦乱跳呢吗。

    吕树不清楚,其实白人强者接下这单交易也是非常清楚陈百里的弱点,所以根本就没打算跟陈百里一战定生死,因为论爆发来讲他是打不过陈百里的。

    但是没关系,他只要拖住陈百里,一次又一次的卷土重来,迟早可以拖垮这位中国的天罗!

    吕树探了探老爷子的鼻息,还好还好,只是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