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气海雪山最终也没有打开吕树带着吕小鱼回家的时候当场就跟李弦一表示人与人之间信任的基础已经基本上不存在了。

    他现在非常膈应别人用问句跟他说话疑问、反问都不行!

    李弦一这边明显想要古今第一人的称号安抚住吕树而吕树明显不吃这一套……

    不过虽然这么说但吕树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他骨子就有一股子韧劲这是曾经艰苦生活赋予他的瑰宝。

    有人说当经历过一段岁月后一定要感谢这段岁月里的苦难因为是这段苦难帮助你成长。

    吕树觉得这句话就有点扯淡了每个人最应该感谢的不是苦难而是撑过这段苦难的自己是自己的意志让自己更加坚韧与成熟。

    苦难就是苦难撑过了才是收获撑不过就被击倒了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很难再重新站起来。

    撑过了感谢自己撑不过了也别怪别人都是自己的选择。

    吕树琢磨着自己现在虽然没有剑胆但自己还有其他的剑啊。

    他和李弦一是不一样的他不是只走了这一条路。

    尸狗和伏矢能不能磨砺雪山?试过才知道。

    当天夜里吕树盘坐在床上开始试图用尸狗和伏矢去磨砺雪山两柄小剑受吕树的心意所动从星图里飞出直奔雪山。

    吕树惊喜的发现自己的设想是行得通的因为尸狗与伏矢在体内也如灵体般的存在可以直接进入气海雪山的范围。

    他尝试着让尸狗去雪山这巨大的磨刀石上磨砺。

    吕树忽然看到每磨一下尸狗身上便有晦暗的光芒在它体内流转而过而尸狗本身似乎有种欢呼雀跃的感觉。

    而且尸狗很轻松的便在雪山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痕迹。

    可行!

    虽然不知道这事对不对到底对尸狗有没有好处可问题就在于吕树也算是有一半认同李弦一的说法:既然雪山镇压了气海那就把雪山给毁掉了重新开气海!

    吕树就是有这种狠劲毁了也就毁了雪山早晚还可以重新修行出来。

    李弦一没给他说雪山该怎么毁因为李弦一不确定这方法到底对不对他要再想想。

    既然李弦一不说那吕树就自己琢磨。

    现在尸狗和伏矢都可以磨砺而且对雪山能够施加影响那就磨吧吕树觉得早晚有一天会出现新的变化!雪山虽大可迟早有被尸狗和伏矢磨毁的一天。

    吕树是直接控制着尸狗和伏矢直接从根基下面磨的就像是锯树一样……

    ……

    第二天早上吕树恢复了正常的练剑虽说气海雪山的修行停滞但吕树不觉得就应该彻底停下关于剑道的修行只是气海果实不再吃了而已。

    因为在实际战斗过程中他自己切身体会到了身体掌控程度高的好处力量运发皆有一心这才是真正的“知己”至于‘知彼’这种事那就只能看以后的准备工作了……

    李弦一看着吕树现在哪怕有了气海雪山依旧按部就班的练着最基础的剑术莫名感叹道:“他的成功并不是偶然。”

    刘婶儿在他身后问道:“非要走的这么急吗?”

    “嗯”李弦一点点头:“灵气复苏的大时代里基金会若是没有顶级强者坐镇终归会慢慢失去一些话语权这是我们都不想看到的。各国的实力都在增强若基金会停滞不前那就终将被淘汰遗迹、资源有时候不是我们想不想争的问题而是必须要争因为这个时代便是如此。这世界舞台我已经缺席太久了。”

    “好”刘婶儿点点头:“今天……我再给小鱼做顿饭吧。”

    “嗯我再给小鱼上最后一堂课吧”李弦一看着窗外练剑的吕树缓缓说道。

    ……

    吕树和吕小鱼听老爷子说要上最后一课的时候就知道李弦一在晋升a级之后要回到他原本的轨道上去了。

    原本就是因为根基衰败才回到了故土修养现在根基修复实力大进肯定会有新的目标出现。

    说不感伤肯定是假的吕小鱼抱着小背包就去上课了吕树靠在栅栏上看着。

    李弦一也有点伤感甚至某一刻都在想要是自己根基不修复一直陪着这俩孩子好像也挺不错的。

    结果下一刻吕小鱼从小背包里掏出一本高一数学课本:“今天讲什么内容?”

    李弦一默默的收起了桌面上他的初二数学课本……

    “来自李弦一的负面情绪值+399!”

    自己是不是有病啊非要讲这最后一课?!还有吕小鱼你不是才上初二吗自学到高一干什么?!

    “咳咳最后一课就不讲学习的内容了吕树你也过来坐吧……”李弦一平静说道。

    吕树好奇的坐过去李弦一和吕树、吕小鱼三人就坐在小院子里的石桌旁天朗气清蝉鸣不止。

    李弦一开口问道:“你们未来有什么打算?”

    “上学啊”吕树说道。

    “毕业之后呢?”

    “没想过呢”吕树摇摇头他是真的还没仔细想过。

    “我觉得你们该想想这个问题了”李弦一之所以会说这句话是因为这兄妹俩现在一个是c级一个是d级也不算是什么太弱的修行者了而且他们还很小。

    未来世界的变化速度超出人们想象就在一年多前的时候李弦一自己都对灵气潮汐的复苏将信将疑以为只是偶然的灵气回归现象但现在已经成为事实。

    国内修行者们在天罗地网的约束下并没有产生什么太大的乱子但国外很多地方的修行者和觉醒者已经开始慢慢走上世界舞台。

    这世界不会一直平静下去的。

    吕树听了之后点点头:“明白我会好好考虑一下未来的您要走了吗?”

    李弦一忽然有点出神:“你一直问基金会的理想到底是什么……”

    “我没一直问啊”吕树说道。

    “来自李弦一的负面情绪值+199!”

    “您继续您继续……”吕树看到负面情绪值赶紧补了一句。

    李弦一:“……我想说什么来着?”

    特么的情绪都不连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