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42大队犹如遗迹商队一般在海族退去的时间段里穿行于各个大队之间推销他们的青铜盔甲吕树说了给他们一个点的提成……

    还有最关键的条件这些42大队队员已经穿在身上的盔甲吕树不再收回。

    其实吕树明白没有谁给他白干活的道理而且一个点的提成还能让这些队友更加卖力而青铜盔甲这方面大家其实都有心里准备毕竟当初吕树就说好了的这些青铜盔甲是让他们现在先穿着没有吕树他们也拿不到这些盔甲不是吗?

    现在吕树开出这么个条件其实跟送给他们没什么区别这出去了以后交给天罗地网可都是战功啊。

    而这些青铜盔甲对于吕树来说他考虑再三觉得这是不可能收回的这些盔甲与三叉戟不同它能瞬间武装一个成建制的精英部队对于天罗地网来说简直就是战略级的法器。

    如果说在这里得到一千件青铜盔甲那么出去以后天罗地网能武装起来一个一千人的d级修行者部队那么这个部队在面对同样的修行者时很有可能会击溃两倍的敌人如果是散修那将更多。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安全岛上的道元班学生面对同等级海族战士的时候需要以更多的人数才能取得胜利因为打不动……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集体装备更加能体现优势的杀器最好还是留给天罗地网吧。

    其实聂廷也不可能让他把这种东西留在手里但吕树有时候思考问题的角度已经有所改变了。

    5岁的时候他只想不被福利院其他孩子欺负。

    10岁的时候他想存钱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

    14岁的时候他想把存好的钱用来给吕小鱼买一双小白鞋。

    16岁的时候他只想活下去。

    如今已经18岁的吕树自己都不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想这么做就这么做了。

    这么多年来不管是他自力更生不偷不抢、还是第一次拒绝李弦一教授剑法、还是拒绝聂廷的天罗之位其实吕树追求的都是问心无愧而已。

    这一个念头就像是一根弦一样崩在吕树的脑子里这才是他成长至今的唯一原则但凭本心无愧天地。

    事实上恶念就像是堤坝上的蚁穴有些人以为做个很小很小的恶事没关系的但是那些蚁穴会在堤坝上蔓延开来在每个人不知不觉中开花结果可那结果却是最终会让自己吃下去的毒果。

    42大队有人回来了陈百里知道吕树卖青铜盔甲的事情但是并没有管其实要换个人的话青铜盔甲早就充公征用了但谁让卖青铜盔甲的人是吕树?

    陈百里老道士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谁还没有点私心了?如果他没有私心小胖子陈祖安也没资格跟着甲级天才们一起集训。老爷子不是什么圣人也从来没想过要当圣人。

    莫成空站在吕树面前说道:“咱们剩余的青铜盔甲78副结果只卖出去了30多副有些学生确实没钱也没办法。有些女生倒是一个个都是小土豪可她们不愿意买啊就说我们集训区的那些个女生吧到现在还有些抱着想让被人保护的想法呢。”

    吕树站在那里沉吟了两秒:“有没有可能让她们买给自己喜欢的男生啊?都在这里呆了十多天了又是困境之中很容易彼此产生好感……”

    陈祖安一脸懵逼:“树兄你真是什么钱都赚啊这能行吗?谁这么大方送别人这么贵的东西?”

    “不试试怎么知道啊”吕树说道:“去吧这次把目标盯向那些女生。”

    没过一个小时呢岛上忽然多了一个口号:爱他就送他青铜盔甲让他穿上青铜盔甲来保护你……

    一群道元班学生看着来推销的42大队成员都无语了这特么都什么选手你们是正经道元班学生吗?!

    只是让陈祖安没想到的是还特么真有女生愿意买……

    “这都疯了吗?”陈祖安无语了:“五十万的东西说送人就送人?”

    吕树乐呵呵笑道:“如果只是盔甲的话那当然卖不出去可问题是它还是功勋啊现在道元班学生最愁的就是如何得到突破瓶颈的功法好些人都卡在d级巅峰上面了。现在买了青铜盔甲一方面表达爱意另一方面出去了还能兑换功勋何乐而不为?男生总不会好意思用别人的钱给自己换功勋吧?”

    一时间安全岛上出现了个传说:42大队好像是个不太正经的队伍似乎一群不正经的选手凑到一起去了!

    有人问及陈祖安他们这些青铜盔甲怎么来的陈祖安他们都会按照吕树的交代如实告知至于其他人有没有能力去获取这些青铜盔甲那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

    吕树之所以愿意把这个秘密分享一方面自己也不吃什么亏另一方面万一有人能获得盔甲也能提高这些人的存活几率。

    在陈祖安看来吕树的一半是天使一半是恶魔明明在这种危险的地方还在做着不靠谱的生意但却始终无法让人怀疑吕树其实是善良的……

    这种感觉让陈祖安简直矛盾到快要爆炸……

    莫成空忽然好奇道:“祖安树哥一直都是这样吗?”

    陈祖安叹息道:“你要是遇到以前的他恐怕现在裤子都没有了现在还不错还能落一身盔甲出去换功勋……”

    莫成空若有所思的半晌:“话说祖安你也是抱树哥大腿的吗?”

    毕竟一直以来陈祖安表现的态度都很明显吕树干嘛他干嘛吕树让他干嘛他就干嘛。

    陈祖安沉思了半晌他很想说我不是我跟你不一样但最终……还是叹息一声:“对我是……等会儿我一直有点好奇你为什么总能抱住吕树的腿啊?”

    莫成空沉默了良久:“我觉醒的异能就是这个还从来没有失败过……”

    陈祖安愣了半晌嘴巴张开想说点什么却没说出来最终千言万语汇成两个字:“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