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群人左顾右盼:“刚才队长还在我旁边呢,怎么一眨眼就没了?!”

    “我也是刚才还看见他呢,海族撤退前他还帮我挡下了一个海族的攻击,”有人说道。

    “队长!”莫成空喊了起来,结果无人应答。

    一群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了,现在该怎么办,这特么把队长给丢了啊……

    陈祖安犹豫半天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按照吕树的实力也不可能被无声无息的带走啊……陈祖安依稀记起来在海族撤退时曾有一个蓝脸的海族回头冲他眨了眨眼睛,当时陈祖安还觉得这个海族是神经病吧老子人族你还海族,再怎么抛媚眼也不可能啊。

    现在再回想,那特么是吕树啊!

    吕树没有和其他人提前打招呼说他要进入海里去了,因为他不确定海里会遇到什么,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折腾出很大的动静来,万一闹出什么幺蛾子了反正没人知道是自己,自己也方便甩锅啊……

    而他暗示陈祖安是因为他要把这个信息传递出去,起码陈百里是要知道的,真的他被困海底时间太长说不定陈百里会下来救自己也不一定。

    所以让陈百里知道自己的去向是必须的,而陈祖安能不能领会他的意图向其他人保密那就不知道了,吕树觉得,陈祖安应该看懂自己那个眼神了吧?

    吕树也不是很确定……

    然而陈祖安确实没让他失望,回过神来的第一时间就去找到了陈百里说明这个情况,而其他人再怎么寻找吕树他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陈百里想了想说道:“太冒险了。”

    “那二爷爷你要下去救他么?”陈祖安好奇道。

    “但我选择相信他,”陈百里说道:“他应该有自己的把握吧。”

    陈祖安这就很不服气了,自己整天跟陈百里说点啥都被质疑和鄙视,结果吕树干点啥就被理所当然的信任,这差别也太大了啊。只是他也没敢多说什么,自己家这二爷爷脾气暴躁是出了名的,听说昨天战斗的时候陈百里看到海族就烦,一旦出手直接连青铜盔甲都能打成渣渣……

    结果今天陈百里得知还能把青铜盔甲扒下来的时候,那叫一阵后悔,然后一气之下又不小心打碎了两个海族战士……

    陈百里道袍垂摆,站在安全岛上道骨仙风飘逸出尘,陈祖安小心翼翼的问道:“二爷爷,我觉得我这次遗迹的表现还挺……”

    “滚。”

    ……

    海底,所有撤退出来的海族战士在安全岛的西面集合,然后一同向西继续退去。

    吕树带着面具混在海族战士的队伍里走着,他发现这些海族战士走在海底像是毫无阻力似的,这要是没个水系异能还真没法打入内部了。

    他也很轻松,水系异能达到C级的时候距离同化成水元素也只有一步之遥,在水下行动自如对吕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他们踏足在海底行走,海坡越来越深,周围漆黑一片。

    吕树在这种环境里只能依靠水元素来感知周围的动静,他赫然发现数千名海族士兵的队伍最前方有十多个身穿青铜盔甲的甲士游弋。

    这是迥然不同的,吕树他们是走路,而对方则是游在水中,明显不一样好吧。

    难道这十多个海族就是那些克姓的指挥官?吕树有点蠢蠢欲动,现在他是有机会偷袭这些克姓指挥的,正面打的话十多个C级还有点麻烦,但偷袭的话那恐怕就很轻松了,对方丝毫没有防备过身后的这一群海族战士。

    天知道这里面怎么混进来了一个人族……

    这个时候吕树就看出来了,旁边这些普通海族战士确实没有思维,只会麻木的跟着向前走去。

    忽然间吕树跟着来到一个海沟,那海沟里竟然隐隐闪烁着什么光芒在水流中摇曳。

    当先的那些克姓指挥跃身游入海沟,海族的战士也跟着如同下饺子一般往下坠去,吕树跟在后面,刚进入海沟便发现这下面竟然另有天地,一片恢弘的水晶宫殿伫立在海底,绚烂的光芒从建筑本身发出,这里竟然美的像是一副画卷,就像是神话故事中曾提到过的海底水晶宫!

    吕树他们被带入其中的一座宫殿,所有普通海族战士便静静的站立在宫殿里面,而宫殿之上有一个发着青色光芒的台子。

    一个克姓海族抬手间无数烟尘从他手里飘入那个青光台子,吕树赫然发现那台子上竟然有十多名普通的海族战士正光着膀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而走出的普通海族还在继续。

    只是这些海族的能量波动并不强,还在持续增长中。

    克姓海族完成这件事情后便纷纷走出宫殿不知道去了哪里,而所有普通海族则闭目盘坐在宫殿里面,吕树也赶紧跟着盘坐在地上。

    感知中身边的海族气势在快速恢复着,吕树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猜中了,这些普通海族战士确实是不死的,只需要那些克姓海族将烟尘收拢在投放到台子上,普通的海族便可以复活。

    这台子这么神奇吗,吕树有点好奇。

    就在其他海族闭目盘坐的时候吕树偷偷眯着眼睛打量那个台子,不知道怎么的吕树忽然感觉原本一直陷入沉睡的混沌苏醒过来,似乎对那个台子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吕树悄悄摸摸的打量了一下旁边,发现其余海族像是失去了牵线的傀儡般,他犹豫再三将刚刚苏醒的混沌给放了出去!

    豁然间已成龙身的混沌腾身游弋到台子上,竟是一口将那台子给咬碎吞了下去……

    那青玉有光的台子里,一条虚影蟠龙从台子碎裂的缝隙中被吸进了混沌的嘴里。

    能量波动忽然从台子上炸裂开来,混沌吃的美滋滋,结果吕树身边正盘坐的海族战士竟开始一具具的化成烟尘消散,那些还穿着盔甲的海族战士渐渐虚化,青铜盔甲一具具如同忽然失去了支撑般散落一地。

    吕树当时就有点牙疼了,这次人设崩的也太快了吧,自己都没有一点点防备啊!他赶紧将吃掉青光台子的混沌给召回了山河印里,混沌再次陷入沉睡,吕树能察觉到当初混沌在蜕变的时候并不算完整,或者说如果没有海公子,它恐怕根本无法靠自己的力量完成蜕变。

    吃过青光台子的混沌,四爪终于长成了五爪!

    此时一名克姓海族身穿青铜盔甲赶来,对方进入大殿后惊愕的看着已经消失的青光台子:“是谁毁了祭龙台,毁我甲士!”

    然后他觉得不对劲,克姓海族豁然看向假装成海族战士的吕树问道:“你为何没有消散?!”

    吕树感觉这就很尴尬了,人家都会消散,就自己不会……

    吕树沉吟了两秒说道:“我想等会儿再散……”

    克姓海族:“???”

    那些海族战士与祭龙台共生,你等会儿再散像话吗?

    “来自克文礼的负面情绪值,+666!”

    与此同时,一柄白色细如针线的飞剑穿透了克文礼的头颅,伏矢!

    “来自克文礼的负面情绪值,+1000!”

    而吕树的面孔骤然变成了克文礼的模样,克文礼的尸体没有化作烟尘,他随手将克文礼的尸体塞进山河印中,在其他克姓海族来临前假装成自己也是刚刚进入宫殿的样子,一脸的震惊!

    ……

    我,肘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