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们是不是看不起道元班学生!”吕树在村长的办公室把桌子敲的梆梆响:“凭啥租一亩就不租给我?!”

    村长一脸懵逼的看着吕树:“我们没那个意思!同学你先把长矛放下……”

    “来自刘伟栋的负面情绪值,+333……”

    吕树也是来了310国道旁边的刘家寨村之后才知道,人家承包耕地,那特么都是一百亩一百亩的承包,他这只承包一亩的还真是少数。

    “一亩地六百多平米呢,放市里这都多大的地方了,为啥不能承包?我好心好意来支援农村建设,你就让我空手回去?!”

    刘家寨村的村长刘伟栋也是一脸懵逼,他耐心道:“同学,我们真是没有一亩一亩包出去过啊,你先把长矛放下来有话好好说……”

    本来吧刘伟栋能当上村长,那在村子里是非常有势力、有影响力的,虽然每年都被上面催耕地保护催的很急,但一亩确实有点看不上眼。

    事实上国家对于耕地保护还是非常看重的,一层层任务往下压,耕地面积不能下降那是每年不变的主题,比如什么严守耕地红线啊之类的。

    初中生都知道,国家的粮食是一直处在平衡但偏紧的状态,事实上不仅仅是偏紧这么简单,若不是现在进口方面没什么压力,粮食真的很成问题。

    而且刘家寨村这里距离市区太近了,稍微有点想法的青壮年都去城里打工去了,谁愿意种地啊?

    天天看新闻说谁谁谁种了什么什么,一夜暴富,那都是扯淡呢……也就震惊部敢这么编。

    前一段洛城下达目标,争取让洛城农民2010年,平均年收入达到9100元……这是年收入啊,可不是月收入。

    话说刘伟栋也很想有人来承包土地,一亩地一年600元也不算太贵了,但你这只包一亩算怎么回事啊?!

    当时他就没打算搭理这个学生模样的少年,一头头发还染成浅蓝色的,GAY里GAY气的……

    结果他没打算搭理吕树,吕树却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愣是缠着刘伟栋谈了一上午,刘伟栋去哪,他就去哪,横竖就是要承包一亩地。

    然后刘伟栋实在不耐烦了就喊了几个小青年准备把吕树轰出去,村里还是要民风彪悍一些。

    结果吕树见好好说根本说不通,这几个小青年上来就推搡他,眼瞅着要打架了,吕树咔的一声,一掌把旁边的石磨给劈成了两半。

    刘伟栋当时就差点尿了:“有话好好说!”

    这才有了坐在办公室里谈承包的事情。

    然而吕树要那么多土地也没啥用啊,他都已经跟一家农户谈好了,对方的儿子在洛城干装修队的,现在挣了不少钱准备全家搬去市里去住,所以村里这边的产业都想倒腾出去,吕树也刚好看中了对方门口的那一亩地。

    那个院子在村子的边上,地方比较偏僻,这样一来自己用异能翻土种田神马的也不容易引起别人注意。

    另一方面,公里的地方,一般情况大学是要扩建很大面积的,到时候大门肯定是朝着市区方向开啊,搞不好到时候大门就距离这里不远。

    院子的价格非常便宜,7万块钱,所以一切都很合适。

    结果就是在细节上谈不拢……对吕树来说,就是细节上谈不拢……

    刘伟栋现在也是想拖住吕树,他孙子现在就在市里上学呢,看看儿子有没有认识的道元班学生,打听一下这个叫做吕树的。

    结果他孙子还真有进了道元班的同学,是转校转到了洛城外国语学校。

    然而他跟对方一打听,一问起来吕树吧,都是承认有这个人,也承认对方军衔的真实性,至于其他的全都讳莫如深……

    这么神秘吗?!刘伟栋的孙子一头雾水怎么还玩起神秘来了?!

    难道这个学生的身份非常可怕?

    他把事情如实的转告给刘伟栋,刘伟栋也不由深思,难道面前的这个学生真的来历不凡背景极大?

    然而刘伟栋也不是傻子,他一边拖住吕树,一边私下里让人去看看情况:“去看看刘于立家有没有什么异常!”

    刘伟栋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一个背景极大的学生忽然跑这里要买下一栋院子,还只承包门前一亩地,别是传说中的福地吧?!

    现在福地炒成什么价格,他可是听孙子和儿子说过的,若是村子了真的出了福地了,哪怕对方来历再大,这地也要握在手里待价而沽啊。

    甭管你啥来历,还能管到村子里来?

    结果手底下的人一路小跑去看了一下,没到半个小时就给他打电话:“地里的植物没问题,牲口也没问题,一切都没有问题。”

    刘伟栋有点纳闷了,您这道元班学生还真跑乡下来支援农村建设来了?

    其实一亩地也不是不能包,真卖对方个面子也没啥,刘伟栋清了清嗓子:“那个……吕树同学,你想承包多少年?”

    “80年吧,”吕树说道。

    噗!刘伟栋这位老村长嘴里的水都喷了出来:“啥玩意?!”

    “80年啊!”吕树一脸不乐意。

    “30年吧,”刘伟栋耐心道:“你包那么久干啥……”

    国家有文件,耕地承包年限最长就是30年。

    “30年就30年吧,”吕树一口答应了下来,干脆利落。

    刘伟栋愣了一下,他现在才发现,吕树其实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套路。

    实在是道元班还有吕树的武力值给他弄懵了一下,实在是以前没跟这种人打过交道。

    这种感觉就像是很久以前跟外国人打交道的感觉一样,打交道的时候自己容易乱了方寸,其实现在再看,不也就那样嘛,都是两个眼睛一张嘴。

    懵的时候,老是被吕树牵着鼻子走,结果现在反应过来了,对方不就一个学生嘛,自己虚什么?国家还有法制呢,对方能把自己怎么样?一个学生娃娃而已。

    承包三十年倒没什么,毕竟全国92%的耕地承包期限都是30年呢,只是这价格……

    “800元一亩!”刘伟栋信誓旦旦的说道,这价格比村里其他人承包的,贵了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