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路无言吕树与曹青辞就像是两个萍水相逢的人仅仅是买票时凑巧坐到了一起一样。

    吕树一旦安心学习就会很认真哪怕只是未来用于真名识破配合扭头葫芦使用的日文也是。

    有些学生就溜的一比坐那半天也没学进去什么结果每次学习完坐在书桌前整理材料一本正经的样子就好像自己刚刚播完新闻联播一样……

    刚下车吕树便看到钟玉堂已经等在站台上了他的身后还有4个手持长剑的学生看来也是甲级资质的天才。

    这些人基本吕树都在北邙遗迹外面见过都是豫州本土的妖孽天才其中有个女孩上次见面的时候还素面朝天呢现在已经开始打扮了涂着厚厚的金色眼影还有美美的腮红搞得吕树都想帮她弄根金箍棒……

    简直了……天罗地网都不管管的吗?

    眼瞅着上次穿着还挺朴素呢这次背的双肩包都是驴牌的了。

    吕树觉得这女孩有六成可能是被某个家族招揽现在不差钱了所以一下子就膨胀了。

    他觉得这样很不好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吕树也管不着不是吗。

    其实他在打量别人妆容的时候别人也在看他的蓝色头发啊……虽说这几天蓝色已经消褪了大半黑色已经重新出现但站在阳光下面那种发质里的浅蓝色就像是发着荧光一样的明显……

    谁也别说谁了……

    “好久不见”吕树轻松的跟钟玉堂打招呼他对这位豫州天罗地网大管家还挺有好感的对方做事非常认真若不是全靠李一笑拖累吕树感觉对方还能做的更好……

    “来自钟玉堂的负面情绪值+66……”

    吕树愣了一下您这思想感情不对啊怎么刚见我就产生负面情绪值呢?!

    话说上次见面钟玉堂好像就已经接近c级巅峰了吧不然怎么将豫州大管家的位置坐的这么稳妥现在怎么还没突破呢?c级晋升b级难到这种程度吗这都半年了吧。

    吕树仔细观察过去怎么感觉好像钟玉堂身上的灵气波动小了一点啊?不会是因为政务繁忙结果导致修行倒退了吧?

    不对吕树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钟玉堂的波动并不是小了而是更加凝实了所以感觉会有一种波动变小的感觉。

    咦有点奇怪啊。

    钟玉堂介绍道:“各位都是我豫州的甲级资质天才了这次进京述职希望你们六位可以通力合作不要自己闹出什么乱子。列车还有一会儿才到大家互相介绍一下吧。”

    说完之后钟玉堂自己走一边去打电话了不知道是打给谁的留下吕树他们六个人在站台上尬聊……

    吕树忽然在想一大群甲级资质的天才聚集在一趟列车上真的没事吗?要知道京广线属于人口繁荣地带搞不好这一条线上的列车就聚集了全国二分之一甲级资质天才啊。

    这要是一车的天才没了搞不好天罗地网的实力会在以后出现非常尴尬的断层。

    对于天罗地网来说甲级资质的天才们很有可能就是最重要的资源之一。

    互相自我介绍了一下那个浓妆艳抹的妹子叫做何歇还有一个妹子叫做刘雪若俩男孩一个叫做王力还有一个皮肤即黑的叫做成秋巧。

    吕树第一眼看到成秋巧的感觉很奇妙……古天乐是你吗古天乐?

    长得虽然不像但都是一样的黑啊……

    单从现在来看去掉吕树豫州甲级资质的天才是三女两男前一段基金会论坛上还有人讨论呢是不是男孩修行的几率更大?结果现在现实情况来看反倒是女孩更多啊。

    当然一州的五个人并不能说明太多情况。

    一趟列车咔咔咔的从远处驶来钟玉堂看到这趟列车时挂了电话:“还是要提醒各位你们代表的是整个豫州的荣誉一切都要以高标准要求自己。还有虽然吕树资质很低只是最低级但希望你们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时候不要耻于向他开口其他的我就不能多说了。”

    吕树不乐意了什么叫其他的你就不能多说了?合着资质能说实力就不能说这不是摆明了恶心人吗?

    结果吕树还没开口呢钟玉堂就给他拉一边:“上面专门交代了你的实力与军衔保密。”

    自己凭本身觉醒的凭什么不能说……难道天罗地网对自己还有什么特殊的安排?!

    只是吕树有点疑惑怎么老说代表整个豫州这是要去跟其他州的学生比赛还是咋的?没那么扯淡吧?

    火车进站钟玉堂直接安排他们上了12号车厢这是软卧车厢每个人按照自己的票根寻找自己的床位。

    吕树赫然发现自己拿的票根好像被刻意的和其他豫州学生分开了一样简直是一个车厢头一个车厢尾……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钟玉堂故意搞的事情吕树简直无力吐槽要说钟玉堂一点不知情那是不可能的。

    这节车厢已经有不少学生了看样子整节软卧车厢好像都被天罗地网给包了一样当吕树经过长长车厢走廊时其他软卧间里的学生都在好奇的打量着他大家都知道这节车厢里都是彼此一样的天才少年高手。

    找到自己的床位时吕树当时就蛋疼了别人的软卧间都是住了四个人咋就自己这里空荡荡的?!

    咋的担心我影响他们修行啊?!吕树差点就把桌子给掀了!

    说好的负面情绪值呢?!

    会不会又是天罗地网有什么安排啊……?

    吕树一个人坐在软卧间里沉思了十分钟……安排个狗蛋啊!明明就是怕自己耽误那些天才修行吧!

    是谁举报自己了吗?吕树又重新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就在这时火车已经开动了起来瘦瘦矮矮的学生出现在吕树的软卧间门口:“咦这个软卧间只有你一个人吗?你好我叫易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