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感受到灵力波动的刹那间便向外看去,只见巨大的洪峰滚涌而来,仿佛一堵如高楼般的水墙正朝着列车所在的大桥上拍来,只剩下二十多米的距离。

    那水墙凝实,浪花都被拘禁在了墙里,吕树甚至可以想象,这水墙若是拍下来,整座桥恐怕都要立刻崩塌。

    这就是御水的能力吗……吕树看到这一幕,第一瞬间的感觉竟是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可以拥有这种恐怖的力量。

    虽然河流终究比不上海洋,可这已经足够恐怖了,一条河流从天而来的感觉,像是要毁灭一切!

    “敌袭!”吕树狂呼道。

    就在这时,炎热的酷暑里,气温忽然低了下来,吕树眼睁睁的看到自己呼出去的空气变成白雾,然后在车窗上凝结成晶莹的雪花。

    那岸上的12人狂奔而来,各显神通。

    忽然其中一个壮汉纵身从岸边起跳,而后身体像是被人用无形之力操控着一般,笔直的朝吕树他们所在的第十二节车厢砸来,宛如钢铁与火药里喷射出来的狂妄炮弹!

    一人站在岸边,他自己的粟色头发迎风向后招摇着,而他单手向前,便有巨大的寒流从他体内释放而出,一瞬间像是把那洪峰喷溅的水汽全都化成了锋利的冰锋,如刀般撕裂着一切。

    其余人由向轨道跑去,他们必须确保10分钟后,这第12节车厢里再无一人存活。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凝视着窗外的洪峰以无匹的姿态狂猛席卷,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

    晶莹的冰锋尚未停止。

    海洋潮起又潮落。

    太阳升起又落下。

    风刮走了又再回来。

    一切表象皆为虚幻,只有元素才是这世界的一切本真。

    吕树抬起手来,骤然间他面前的玻璃哗的一声破碎,星图中的所有星辰之力都好像是世纪之战里的登陆战士,前仆后继,不遗余力。

    它们疯狂了起来!

    刹那间,吕树身体里的元素之力因为这抬手间的看似轻易动作便消耗殆尽,然而没有关系……他还有星辰之力!

    星辰之力开始疯狂的转化成为水元素之力向那巨大的洪峰轰鸣而去,在没人看见的包间里,吕树瞳孔由黑色转成水蓝,那瞳孔里的海洋遍布星辰!

    静止!

    真正的静止!

    静止的不是这世界,而是那洪峰!两个水元素的操纵者开始疯狂的掠夺彼此对于水元素的控制权,却导致洪峰像是照片里的景色般,固定住了。

    这一幕,堪称奇迹。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连车厢里的其他慌乱学生们看着窗外静止的这一幕都惊呆了,洪峰怎么会停止?这不符合常识。

    这一切,竟让他们有种错觉,仿佛世界都静止了。

    吕树心中只有平静,只是这平静中,他感觉到似乎还有一丝力量也介入了进来,在帮助自己。

    那种力量难以言语,与其说是力量,不如说是法则,太过高深莫测。

    然而就在这一刻,第13节车厢,也就是尾厢里,一抹无匹的刀光冲天而起,斩向天上悬挂的瀑布!

    这一刀仿佛贯通天地,竟是将二十多米的洪峰从头斩到了尾端的河流里!

    仿佛斩断了所有日月星辰,让天地也暗淡。

    12节、13节这最末尾的两节车厢瞬间被无形之力震的粉碎,所有人都惊异的看到一袭黑色大氅冲天而起,河流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亡命逃窜,黑氅之内的聂廷俊逸面孔冷笑起来:“等你太久了!我天罗地网21条人命日夜都在地下等着你呢!血债,血偿!”

    刀光如雪,似乎这刀光便能凝结住一切河流。

    湍急的黄色河流中被一分为二,就好像这河流中凭空生出了一块顶天立地的礁石!

    一个被劈为两半的人影像是失去了所有力量后骤然显现,顺着河流向下游飘走了。

    只剩下聂廷浮立在空中,一袭黑氅被狂风吹的猎猎作响。

    A级,那是A级才拥有的御空飞行的力量!

    那剩下的12人在看到聂廷的一瞬间便转身就跑,情报说第13节车厢里只有货物,然而里面还有一个人,他们最害怕的人!

    吕树在刀光骤然出现的瞬间便收回了星辰之力,纵使是他也有中虚脱的感觉,对方是B级,吕树再如何强悍也无法敌过B级。

    若不是聂廷出现,他恐怕最多还能坚持三息时光,一切就都要被摧枯拉朽般的毁灭。

    原来……所有甲级天才都只是诱饵,聂廷用这天大的赌注来做一场赌局,目的就是让对方血债血偿。

    这是……多大的仇恨啊。

    这是……多大的气魄?!

    只是车厢粉碎后,吕树愕然的看着曹青辞竟如同刚才自己那般伸手朝着洪峰的方向,难道刚才那高深莫测的力量就来自这个女孩?

    对方是觉醒者,这件事情吕树是知道的。然而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属性的,为何感觉那么超脱?

    吕树知道,若自己是聂廷,断然不会有气魄干这种事情的,只是他没想到,对方竟然在消失一段时间后,已经成功晋升了A级。

    自此,国内天罗地网两大A级高手坐镇,当真固若金汤了。

    可问题在于,您一个堂堂天罗地网话事人,整天把自己当刺客玩是怎么回事啊?吓死人的好吗?!

    来偷袭的人想过可能会有天罗坐镇,然而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刚刚回到京都的聂廷,怎么会忽然出现在一趟由南方驶往北方的列车上,而且早就藏在了第13节车厢里。

    他们错误的情报导致他们没有发现一件事情:聂廷终于晋升A级。

    说实话,吕树也有点庆幸聂廷在这列车上,不然自己刚才冒险硬刚B级就真的太危险了,若是星辰之力被抽空,恐怕他就真的只能依靠身体力量战斗了。

    若是被洪峰卷入水中,以对方B级水系觉醒者的实力,自己必然是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无生。

    聂廷干脆利落的将那12人斩尽杀绝后飞回桥梁上方,看着曹青辞平静道:“你很好。”

    而后,他转头对所有人道:“各位,会有人来接你们,京都再见。”

    说罢,聂廷一袭黑氅冲天而起,转眼间便消失于天际。

    吕树疲惫的坐在桥上琢磨,自己刚才动用水系觉醒的能力,没被聂廷发现?曹青辞给自己打掩护了?

    ……

    我是那种断章的人吗?为墨色天涯盟主加更,求月票!距离都市月票榜第一还有2200票,还有三天时间,各位助我登上第一宝座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