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列车出事的地方其实距离京都并不算太远了,4个小时的车程,刚好就在即便出事了天罗地网也很难支援的位置。

    而且对方在完成目标任务之后,完全有能力迅速顺流直下,让天罗地网难以找到踪迹。

    只是他们犯了一个非常大的错误,大到足以让他们丢掉生命。

    运兵卡车上气氛非常压抑,大家渐渐又恢复成恃才傲物的天才模样,而吕树则在思考,聂廷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

    吕树自己的认定是有意,首先他不是一个总抱侥幸心理的人,凡事先往坏处猜,再往好处努力,这总归没错。

    吕树认为,这就是他积极面对生活的态度了:设想到最坏的可能,却从不会因此失去希望。

    如果聂廷真的是刻意帮助他隐瞒能力,甚至把那个与深海白沙同等级的器物送给自己,那对方必然还有更大的计划,这计划就着落在自己的身上。

    只是,自己才C级力量系,就算是对方知道自己双觉醒,那又能派上多大的用处啊?

    车子直接开到了京都的车站外面,有天罗地网的人跳上车看着所有人:“现在,上交所有的个人物品,钱包、手机、武器,记住我说的话,是所有。”

    有人不乐意交:“我们是来述职的,不是来当囚犯的,为什么要收走我们的手机!”

    这位天罗地网的高手笑了笑:“没关系,各位都是未来我天罗地网的中流砥柱,你们大可以记住我的模样日后给我穿小鞋什么的,但是,现在你们必须听我的,否则当做退出天罗地网处理。”

    所有人的神情俱都一凛,事实上他们所有人都在出发前被当地类似钟玉堂这种身份的高手叮嘱过:注意言行,不要为自己家乡丢脸。

    大家都很清楚这次来京都是有考核的,难道说,现在考核就要开始了?在火车站?!帮人提行李吗我擦!

    吐槽归吐槽,但该交的东西还得交,这个时候大家在想,会不会私藏财物神马的,也会被记入考评记录?

    原本大家都是甲级资质的天才,甚至连军功都不需要便能获得D级的功法,所以就形成一种感觉:他们在天罗地网里的待遇是特殊的,大家以为来了京都,这种特殊的待遇也会延续。

    结果不是这样的,虽然对方说大家未来都是中流砥柱神马的,但现在并没把大家当回事儿啊。

    所有东西全都上交之后,那位天罗地网的高手笑道:“很好,这些东西大家都可以在任务完成后找我领取。”

    有人愣了一下:“任务?什么任务?”

    “任务就是,靠自己的能力,在京都存活15天,不限手段,各位,下车吧,”说完,那位高手便跳下了卡车,等所有人都下车后,车就直接开走了。

    没有老师,没有朋友,没有通讯手段,没有钱,这就要大家在京都存活15天时间,怎么办?

    “不是说不限手段嘛,哈哈,这个对咱们来说好像不是什么难事啊,我去找个地方打电话就好了,”浓妆艳抹的女孩何歇笑道。

    吕树听了这话心底暗自吐槽,您能有点脑子吗,明摆着这是天罗地网想要看看所有人的心性吧?!

    这些人恐怕都没穷过,然而穷困过的吕树才清楚,只有困境中才最能见识到真实的人性。

    天罗地网要考察,那么这种方式的考察手段,除了考察心性,大概也没别的目的了。

    有些人觉得15天很轻松啊,但真的去试试就明白了,你连身份证都没有,正常打工是不可能了,那如果是打黑工,被欺负了你还不还手?

    吕树四周望去,鬼知道天罗地网有没有人就在旁边这火车站的人群里飚演技装路人监视他们呢。

    不行,不能跟着大部队行动,目标忒大了,而且论生存来将吕树感觉这群天才们指定得拖累自己。

    再说句真心话,吕树才不在意天罗地网对他的心性有什么评估,他又没打算当天罗!

    跟这群想要在天罗地网里大展鸿途的天才们不一样,他们肯定要考虑天罗地网对他们的评价,然而吕树并不需要。

    现在明知道聂廷搞不好有什么计划要拿他当棋子,吕树觉得让天罗地网对他印象差点也没啥,反正都是少校了,够用就行……

    一群从来没有走上过社会的天才们,在没有钱财傍身的情况下,忽然就慌了……

    有钱的时候,甭管去哪,总归能找到吃住的地方,但现在呢?下一顿饭都不知道去哪吃,住哪也不知道。

    没钱就没安全感,这句话对道元班的天才们也是通用的道理。

    “我觉得,既然天罗地网把我们放在一起,肯定是想让我们齐心协力找到一条出路,所以大家集思广益一下,看看我们能干什么?”天才里面,大多数都是聪明人。

    “而且我觉得天罗地网一直都不提倡我们在老百姓面前使用能力来达成目的,我觉得我们最好还是别用各自的能力了吧,”有人提议道:“说不定这样能加分。”

    易燃笑道:“大家说说自己都有什么特长吧,这样好统筹规划一下看看我们能干点什么,我就不信咱们一群天才聚集在一起还能被生活难倒。”

    “钢琴!”

    “钢琴!”

    “手风琴!”

    “画画!”

    一堆人说了一长串,结果天才们的家庭果然都有点相通之处,反正都是些业余培养的兴趣,用来陶冶情操神马的技能。

    吕树略微估算了一下,搞不好这群孩子能凑一起组支乐队呢啊,然后自己在里面吹吹口哨浑水摸鱼?

    可特么你们也没有乐器啊!

    一群人说完轮到吕树,吕树不会乐器啊,人家都是西洋乐,结果自己说会吹口哨,那不是太掉价了?

    吕树沉默了,易燃催问道:“吕树,你的特长是啥?”

    吕树沉吟了片刻:“胸口碎大石?!”

    这个应该比较高端吧……?

    旁边所有人的呼吸都是一滞,这特么吕树跟所有人的画风好像都不太一样啊!?

    ……

    嗯,刚才饭没吃上,现在才去吃,等会儿还有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