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和陈祖安匆匆走了留下场馆里所有人面面相觑。

    “刚才那个真是咱们老师说的那个吕树?”

    “应该是吧……一开始都没注意你看他的衣服……”

    众人回忆了一下吕树的衣服……

    我擦可不就是吕树来了吕树走了吗?!

    还真是那个吕树啊?

    话说陈祖安是怎么认识这号神人的?大家转头看向墙上的窟窿这特么必须是d级以上甚至是c级才有的能力吧。

    而且刚才徐温馨想要出手拦截标枪的意图大家都看在眼里结果徐温馨手都还没伸出去呢吕树就已经扑上前来将标枪给反手投掷回去了。

    这种速度……确实不是一个级别的啊。

    刚才在拳台上说要给吕树三息时间的年轻人叹了口气:“是我冲动了。”

    “哈哈你也不用这么说谁知道他这么猛啊!”

    “可话说就冲刚才他给咱温馨塞瓜子、憋气等三息的性格我总感觉这人怪怪的还有他那t恤上的字像是有一种浑然一体的不正经气质……”

    “哈哈天才都是有个性的嘛来来来我们继续练等暑假结束回学校我就得给我那帮同学说我今儿见了真正的猛人连天罗都亲自出马了!”

    一群人散去该干嘛干嘛去了一边走还一边小声嘀咕着猜测聂廷刚才说的考核到底是个啥啊?

    只有徐温馨一个人忽然翘起二郎腿磕着瓜子眼睛亮亮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手里瓜子还剩下两颗的时候徐温馨似乎纠结了一下然后装进了口袋里。

    没有吃完。

    她忽然站了起来走上拳台:“还有谁敢跟我打快点的别墨迹。”

    其他人面面相觑不是说好了一天只打一场的吗?

    ……

    “树兄我们怎么办?”陈祖安跟着吕树走在街上他连车都没敢开出来所有东西也不用上交了直接自觉放车上……

    若是别人来通知的话搞不好陈祖安真的会想要投机取巧然而来的是聂廷这就很尴尬了这个名字仿佛天生就带着一种震慑力似的陈祖安瞬间就老实了。

    吕树听了这话以后忽然站住了开始思考自己在京城到底该如何赚钱……

    赚钱的方法其实有很多真摆个地摊神马的城管来了也追不上他啊。道元班的那群天才们整天想的都是天罗地网可能不允许他们使用能力然而吕树并不在乎这个有能力不用怎么空手在这个城市里迅速找到生存之道?

    也许有人就是有这种本领比如90年代那群闯过大风大浪的大佬们或者许多具备商业天赋的鬼才们。

    然而道元班的天才们天才之处在于修行啊又不是有经商的天赋。

    现在的问题是自己该怎么获取第一桶金?

    吕树做事很认真喜欢有计划的做事这一想就是半个小时站那一动不动。

    结果旁边的陈祖安懵了:“树兄……你是在思考怎么赚钱吗?”

    “不然你以为我在许愿呢?!”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199!”

    陈祖安就想不明白了:“您哪来的这么多骚话啊?!”

    吕树惆怅的叹了口气:“少小离家老大回骚话学了一大堆。”

    其实陈祖安也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这可是甲级资质的专属考核啊想想都知道对前途多么重要了必然是想要日后重用的。

    陈祖安现在对家族里的东西都不太感兴趣了事实上若是自己真的能到c级以上甚至有朝一日能够有了b级的实力家族那个樊笼就算脱离了又怎么样。

    反正陈祖安从小就挺崇拜他二爷爷陈百里的小时候就老嚷嚷着要去山上跟着二爷爷修道结果被他老娘狠狠的揍了一顿才消停……

    虽然现在被搞的连饭都没得吃但陈祖安确实还有点感激自己因为吕树得到了这次机会。

    陈祖安一脸纠结的想着虽然每次遇到吕树自己内心都会受到一定的重创但问题在于每次重创之后都有好事啊……

    “那个……树兄你不会抛下我不管吧?”陈祖安纠结了一下真要让他自己一个人生存15天陈祖安估计自己真没啥太大希望。

    吕树瞥了他一眼:“你觉得我是那种人?放心不会饿着你。”

    然而说这话的吕树自己也有点纠结他很贼这是真的但是看看他以前的赚钱手段其实也挺稀松平常的就是卖卖煮鸡蛋卖卖臭豆腐。

    可现在明知道聂廷他们关注着所有考核对象呢自己也解释不清楚这臭豆腐的来历啊这玩意已经不是偷偷找个没人的地方摸出来那么简单了你总得有个制作臭豆腐油炸烹饪的过程吧……

    然而吕树没有。

    “走行侠仗义劫富济贫去”吕树带着陈祖安就闪人了他得先弄到第一桶金才行。

    过了半个小时蹲在公交车站旁边的陈祖安忽然扭头对同样蹲在旁边的吕树问道:“这就是你说的行侠仗义?”

    吕树原本是想看看公交车站这边有没有人偷东西呢结果蹲守了半天也没看见啊京都治安都这么好了?

    按说这还是挑了一个人流量最大的地方呢他还想过去地铁上结果后来发现他俩连坐地铁的钱都没有……

    “树兄!”陈祖安眼睛一亮:“你看!”

    吕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趟公交车过来十多个人在等其中一个男的鬼鬼祟祟就一直跟在一个白领女性的后面盯着人家的包。

    “生意来了!”吕树就等着对方偷包呢只要确定了对方是小偷吕树立马就出手抓住他然后东西物归原主找小偷要点零钱。

    陈祖安和吕树站了起来对方已经趁着女白领上车的时候把手伸进包里了!

    结果俩人还没行动呢忽然有俩中年大叔大喊一声:“别动!警察!”

    只见两人已经将小偷给扣在了地上完全没有吕树出手的机会……这是两位便衣啊!

    “树兄……还有别的法子吗?”陈祖安一脸懵逼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