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抓小偷这个计划失败了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陈祖安还在迷茫呢吕树就已经开始一边走一边捡路边的瓶子了……

    “树兄你有点高手的节操行吗?这么接地气真的好吗?”陈祖安当时就迷了好歹也是c级高手啊都开始捡瓶子了……

    “你饿不饿?”吕树斜眼看他。

    “饿。”

    “节操能吃吗?”吕树继续斜眼看他。

    “不能……”

    “那还不赶紧跟我一起捡?!”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488!”

    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先捡着等会还有个更好的方法”吕树安慰道:“也不是让你一直捡瓶子嘛。”

    对于吕树这种会过日子的选手当然是精打细算要是下一个计划能成功就好万一不成功捡个瓶子也算是留条后路嘛。

    道元班的那群天才现在还在一起商量怎么赚钱呢结果越商量越没有头绪他们一起徒步走去后海后来发现光是走路的话估计天黑也走不到结果一群人开始狂奔反正大家都是修行者用能力赶赶路总没什么吧。

    到了后海酒吧老板一看这么多人要求表演才艺驻场什么鬼情况?

    不过他看这些孩子都是学生也没拒绝反正还没到晚上上座的时间呢就让大家试试结果三十多人里一半是钢琴老板听了之后表示钢琴太高大上了酒吧玩不来这个。

    得钢琴的先站一边去了开始考虑自己的生计……

    有弹吉他的上去试了试结果老板差点乐坏了说实话表演和考级还这得不是一个概念。

    轮到黑皮肤的成秋巧时老板问:“你会什么啊?”

    成秋巧兴致勃勃的说道:“我会二胡我觉得我用二胡配合现代乐器一定能有奇效!”

    有没有奇效不知道老板差点气笑了……

    二胡作为中国传统的乐器是有很高地位的可你见谁家酒吧拉二胡了?像话嘛!

    最后到头来大家狂奔到后海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眼瞅着就要天黑住哪都不知道呢成秋巧吭吭哧哧犹豫问道:“要不咱们先找个桥?”

    “找个桥干啥?”

    “我听说流浪汉不是都睡桥下面嘛……”

    天才们一阵气苦这都成流浪汉了啊……原来离开父母后生活这么难?

    可是干别的又有点放不下身段……

    一群天才又跑去写字楼里问人家招不招人毕竟端盘子什么的不想干但去写字楼里当当白领也好啊……

    结果毫无悬念愿望再次落空。

    这时候有人忽然发现一个问题:“曹青辞呢?”

    “咦好像刚才去后海的时候她就没跟上来吧?”

    “算了不管她了。”

    此时曹青辞站在一个工地前面当着包工头的面单手将一捆几百斤的钢筋给提了起来:“招人吗能吃苦。”

    “嘶”工头倒吸一口冷气:“修行者?觉醒者?”

    “不能说”曹青辞平静道。

    工头愣了一下笑道:“能吃苦比啥都强丫头叔这有你一口饭吃去那边找那个叫李强的人报道吧。”

    “谢了。”

    工头回头对着工地上的工友大声调侃道:“你们谁都别惹这丫头不然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伤到了可不算工伤!”

    “得了吧您刚才人家那手劲我们都看到了……”

    ……

    灵惊胡同之下布满屏幕的房间里聂廷依旧在发呆但所有画面都印入眼帘然后被大脑精准的进行分析。

    石学晋在旁边放下手里的书笑道:“怎么样了?”

    “曹青辞去搬砖吕树带着陈祖安在捡石头捡瓶子其他人还是放不下他们优渥生活的架子”聂廷的眼神重新有了焦点。

    “他们都还是孩子呢这就相当于直接把他们扔到老君的炼丹炉里到底弼马温还是齐天大圣都得看造化这手段是不是急了点?”

    “相比那些正在成型的组织我们的手段已经非常温和了真金怕不怕火炼炼过才能知道。现在我们对他们温和以后面对敌人的时候敌人并不会对他们温和。”

    “那吕树这个你怎么看?”石学晋饶有兴致的问道:“给一句评价?”

    聂廷思考了十秒钟:“这种人放哪都死不了。”

    “那怎么把老陈家的那小子也给捎带上了?”

    “……看他不顺眼?”

    ……

    还有别的赚钱方法?陈祖安听了眼前一亮:“树兄快把你方法说来听听!”

    吕树神秘道:“表演胸口碎大石!”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7……”

    我有一句麻麦皮不知当讲不当讲……

    陈祖安犹豫道:“树兄怎么个表演法?”

    “胸口碎大石你没看过?就是胸口压一块大石头……”吕树愣了一下。

    陈祖安觉得不合适:“我知道我是觉得咱也没大石这个工具啊。”

    吕树一听自己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方法被人否定就不乐意了:“那要不然你当大石?!”

    “咳咳树兄要不咱们抢点得了?”陈祖安转移话题自己当大石让c级大佬捶一下还能有好儿?

    然而说道这个时候吕树忽然前所未有的正经起来:“你记住这世道虽然总说防人之心不可无但好多人都把‘害人之心不可有’这半句给忘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立身要正万一你抢的钱人家正急着拿去给家人看病呢?修行时代降临个人的武力突破想象的空间成为现实每个人都需要有底线去约束自己不然谁都不知道你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陈祖安听的一愣一愣的:“那我的手表……”

    “什么手表?”吕树平静的看着陈祖安。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7……”

    不过吕树仔细想了想京都这么大的地方想找块大石还真不容易找点砖头倒是不太费事只是……人家摞在工地上的砖头也是要钱的啊!

    “别捡瓶子了捡石头!”吕树说道挑大块的捡!

    陈祖安心想捡石头也比捡瓶子强起码拾荒身份不容易被辨识……只是吕树要石头干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