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怔怔的看着傻笑的安东尼自己这边正危险重重呢你去抓鱼合适吗?不过这银色的鱼看起来很特别只有巴掌大小却感知不到对方身上的能量这遗迹果然有古怪啊。

    之前那棵树上摘下来的四颗果实吕树还不知道干啥用的呢结果吕小鱼又抓来一条鱼……

    不对啊吕树有点纳闷他从安全岛上下来的时候也没看到有生物存活啊这鱼是特殊的生灵吗?

    吕树拎着这条鱼的尾巴抖了抖结果半点反应都没有他好奇问道:“这鱼怎么回事死了吗?”

    深海白沙弹幕回答道:不知道呀找到它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的看起来很好吃我就抓来了。

    吕树沉默了半晌觉得现在不是纠结这个时候直接塞进山河印里去了。

    然而就在吕树刚把那条银色的鱼给塞进山河印里去沉睡的混沌竟然再次醒来一口便将那条银鱼给吞了进去……

    吕树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你特么给老子吐出来啊吕小鱼还等着吃呢现在被你给吃了老子怎么跟吕小鱼交代?

    只见混沌在山河印里竟一时间痛苦的嘶吼起来吕树眼睁睁的看着混沌从两米多长的袖珍模样变成了十多米长混沌的鳞皮竟然不停的胀裂又不停的快速愈合。

    那条银鱼似乎在混沌的腹中忽然苏醒发出怒吼却最终没能撑破混沌的龙体。

    混沌再次陷入沉睡中也不知是疼昏了过去还是因为需要消化祭龙台和这条银鱼。

    吕树震惊了一条小银鱼竟然有这样的功效如果再来几条的话是不是混沌就能变成真龙的模样啊数百米长的黑龙拉出来打架想想就牛逼啊。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问道:“这银鱼在哪抓的啊还有没有?”

    深海白沙弹幕忽然反问:“你是不是想抢我的小银鱼?!”

    吕树瞬间就尴尬了:“哈哈怎么可能!”

    特么的回去以后赶紧找条类似的买了不然要出事的……

    他火速往回赶去剩下还有52名黑色甲士等在那里呢吕树想了半天这次该用什么借口把那些黑色甲士给分批带出来呢?说自己在海沟这里中了埋伏?

    好像行不通啊真要这么说自己身上起码得带点伤吧?

    吕树果断给脸上抹了点血给黑色盔甲上面也抹了点血就冲了回去刚到主宫殿门口吕树也没靠近便大喊起来:“遭遇人族伏击再来10个跟我走去支援战斗!”

    黑色甲士里面再次分出来十个跟吕树走了吕树带着他们一路奔袭黑色甲士们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为啥首领一点告诉他们的意思都没有啊。

    到了海沟处吕树故作巡视:“奇怪刚刚就是在此遭遇伏击的为何却没人了?!”

    有人忽然问道:“大人他们不会已经阵亡了吧?”

    吕树顿时不乐意了:“说什么丧气话呢赶紧呸呸呸!”

    黑色甲士:“……呸呸呸。”

    “来自克兼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

    这一次吕树没有再说话发出指令而是吕小鱼自己就很默契的控制安东尼发起偷袭。

    有了之前对付十个黑色甲士的经验吕树和吕小鱼都知道尽量不要让对方合力最好就是在对方合力之前迅速杀死一部分这样才能省事。

    一群黑色甲士骤然遭遇深海白沙袭击以为又中了人族埋伏然而吕树却在这一瞬间也动手了那群甲士只防白沙却没防吕树!

    尸狗与伏矢轻而易举的收割生命!

    又是十具盔甲到手吕树心想同一个套路不能老用啊这次自己再回去该怎么说比较好?!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赫然发现自己身后的海水如龙卷一般搅动起来吕树豁然回头竟发现身后有两股极强的能量波动在相继朝这边赶来那能量波动的幅度……是a级!

    难道聂廷也进来遗迹了吗?

    不然的话整个遗迹里也只有陈百里这一个a级啊!

    转瞬间吕树已经能看到从海底穿梭而来的身影吕树当时就转身拼命跳下海沟顷刻间动用自己的水系异能将自己朝宫殿方向推送过去。

    吕树在水下犹如潜艇发射的鱼雷般迅捷他刚到达主宫殿上方便开口大喊:“敌袭!”

    他刚刚回头看到的不是别人竟是曾在象岛遗迹有过一面之缘的傀儡师!

    这货怎么来到这个遗迹里了啊吕树整个人都不好了当时傀儡师硬刚李弦一正面的场景吕树感觉还历历在目呢这种存在根本就不是他可以抗衡的。

    而在傀儡师身后紧追不舍的则是陈百里吕树觉得这俩人怕是在安全岛上就打过一架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又来到了海底。

    不知道为什么吕树感觉傀儡师是有备而来而且对方好像知道这个遗迹里有什么似的目的性非常明确。

    傀儡师身披黑色的袍子漂浮在水晶宫之上他身边的钢铁傀儡也静默伫立。吕树抬头望去那黑袍的兜帽里一片黑暗根本看不清傀儡师的面目而那钢铁傀儡也通体全都笼罩在钢铁的盔甲里。

    对方身在海底好像还在陆地般行动自如那是护体甲衣的作用。

    傀儡师先一步到达水晶宫他阴冷笑道:“这可不是敌袭喊那条小白鱼出来迎驾就说傀儡师到了。”

    吕树:“……”

    “来自吕树的负面情绪值+666!”

    这一刻的吕树内心是震惊的他很想问问吕小鱼……她是不是趁着银鱼恢复沉眠期把人家黑色甲士的主上给抓跑了……

    吕小鱼抓来的是条银鱼傀儡师说让那条小白鱼出来迎驾……

    应该没有那么巧吧吕树心里忽然一万头神兽奔腾而过说出来老铁你可能不信你要找的小白鱼已经凉了……

    “傀儡师大人您稍等”吕树转身就往主宫殿里跑去他想借着这个机会确认一下就算吕小鱼抓来的银鱼不是那个什么主上那自己也有正当理由进来不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