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如果是他身边的生灵招来的天劫,那么会是什么东西?”聂廷沉思着。

    “那就无法判断了,总归不可能是他自己招来的,不然岂不是说他现在比你还厉害?”石学晋笑道:“我倒是觉得你可以去跟他聊聊天劫的事情,毕竟你距离那一个生死关也就差一步了,若是真能走到那个境界里,你恐怕也是要招来天劫的,所以提前问问他能让你做更多的准备。”

    聂廷平静的面孔上,眉头忽然轻微挑动了一下:“你是让我去请教他怎么渡天劫?”

    “咳咳,”石学晋目光转移到书本上:“我可没这么说。”

    “你不就那个意思吗?”

    “那你有没有想过,吕树很有可能是近几百年来唯一一个扛天劫不死的人了?”石学晋又补了一句:“所谓达者为先,吕树确实在这方面比你有经验……”

    “咋的,这还能被雷劈出优越感来呢?”

    石学晋不吭声了,聂廷向来以大局为重,这些年来聂廷为了大局牺牲了太多的东西,然而现在聂廷明明知道吕树去海外就是天罗地网最好的人选,又知道吕树渡天劫的经验可以帮助聂廷走过那一道生死关,可偏偏聂廷在这个时候做了和大局无关的事情。

    石学晋觉得这事也不能全怪聂廷吧,完全是吕树在气人这方面实在天赋异禀了一点。说实话石学晋也很想知道吕树到底怎么从天劫中活下来的,传说渡天劫者十不存一,吕树是如何以B级实力硬抗天劫的?

    然而就在此时石学晋忽然看到聂廷平静的拿出手机拨打了吕树的号码,石学晋异常惊异,难道就连骄傲如聂廷也会如此担心天劫的影响,所以主动要问吕树天劫的事宜?电话接通后双方都沉默了十多秒……

    最终还是聂廷主动打破僵局:“听说你被雷劈了?”

    啪。

    电话挂了……

    “哈哈哈,”一直平静的聂廷忽然笑了起来:“痛快!”

    石学晋:“???”

    “这个傀儡师还是要小心一点,”聂廷忽然说道:“按照陈天罗所说对方实力可能不及我和李弦一,但却比陈天罗要强一些。而且对方手段诡异,真对上了生死相搏之间很难说谁胜谁负。”

    事实便是如此,现实中不是说谁等级高,谁境界高,就一定能赢。

    大家一直都很鄙视那种靠手段变化来取胜的修行者,可问题是这个傀儡师手段已经诡异到其他A级都需要忌惮的程度。

    就在此时,聂廷忽然收到一条情报:南美遗迹结束,傀儡师与圣徒大战一场殃及无数,未分胜负。

    聂廷与石学晋忽然面面相觑,南美遗迹未结束之前谁都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他们想过可能这次阵眼会被凤凰社拿到,毕竟美洲是凤凰社的主场,可他们万万没想到会等来这么一个结果!

    石学晋倒吸一口冷气:“两个傀儡师,两个至强的A级?父亲从没提到过这个啊。”

    “也许我们以前面对的远古遗族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聂廷声音中有些沉重,这傀儡师来历神秘,原本他们以为一个傀儡师在搞风搞雨就已经需要注意防备了,结果却发现对方不止一人。

    “按照陈百里所说傀儡师恐怕盯上吕树了,对方找到吕树是早晚的事情,要不要防备一下?”石学晋问道。

    “应该还有一段时间,让海外的人员密切注意傀儡师动向,一旦在边境附近观测到对方行迹一定要迅速通报,”聂廷说道:“只是你有没有想过一点,其实咱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任何一个傀儡师的模样,我们只觉得披着黑袍的就是傀儡师,一开始我在想是不是傀儡师太丑了什么的,但现在想想万一不是呢,如果对方是跟你我一样的正常人,那想要混进来就非常容易了,A级不好防。”

    “提醒一下吕树吧,我们不能因为大意就让吕树陷入危险,”石学晋说道。

    聂廷点点头就再次拿出手机拨给吕树,就算平时再怎么杠上,聂廷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故意去坑吕树,所以关于傀儡师的信息必须要告诉吕树,而且得让吕树明白他隐藏不了太久,恐怕很快就会被对方找出真正的身份,毕竟吕树留下的线索太多了。

    结果……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聂廷当时脸就黑了:“这是彩铃还是把我拉黑了?”

    “应该是彩铃吧……”石学晋有点牙疼,这彩铃说实话还是他们开的头……

    “你来打,”聂廷把电话给挂了。

    ……

    吕树在上飞机返回豫州之前忽然先是接了聂廷的电话,又接到石学晋电话,本来他是不打算再接电话的,但想了想石学晋又打过来肯定是有比较重要的事情。

    结果挂了电话之后吕树果然一脸凝重,此时大厅已经催促登机,他带着吕小鱼坐在飞机上之后吕小鱼忽然问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嗯,那个傀儡师不止一个,而且石学晋提醒我要小心对方,对方很有可能来找我麻烦,”吕树叹口气说道。

    “那就打他们啊,”吕小鱼直截了当的说道。

    “可能……打不过……”吕树有点牙疼,那是两个A级啊!

    “那就以后再打,现在先躲着点,”吕小鱼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说道。

    吕树觉得有点不对劲,在飞机上的时候他就一直在快速的浏览曾经的负面情绪值,足足翻了两个多小时才终于看到血妖的名字,然后就是一个叫做虎执的。

    他倒吸一口冷气,之前看到云倚名字的时候他就觉得怪怪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问题出在这里,这个云倚和他当初所记住的虎执根本就不一样。

    如果他记性再好点那就应该当场就想起来其实海底的那个傀儡师根本就不是他当初遇见的那个。

    被两个A级惦记上是个什么后果?吕树觉得自己也许真的要考虑一下石学晋的提议?改换面孔避避风头!

    ……

    第三更可能要稍微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