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贝内特为什么要把谈判的地点选择荒野里?不就是一方面方便万一谈崩了逃跑另一方面就是怕吵起来霍华德这样的b级强者随手把家给拆了。

    结果怎么回事啊这是咋还没开始谈呢家就先崩了啊……

    贝内特也是个暴脾气他放出话来谁帮他找到这个偷家凶手他就先跟谁谈!

    这面子算是在南非丢大了整个南非也不是就他一个eo组织在这里啊不用俩小时他eo总部被人用小山砸了的事情就会传出去这特么要是抓不到凶手他贝内特还要不要脸了?

    不光是他自己在抓凶手而且还得让各大家族一起帮忙找然而各大家族一个个精明的很他们才不会去做那个大海捞针的事情。

    明摆着对方组织有备而来就是想趁机破坏这次交易的万一人家势力雄厚呢?

    这次有些组织没被邀请但并不意味人家没实力例如北欧神族例如澳洲新崛起的一个组织。

    现在各大组织并不慌难道他们找不到这个所谓的凶手贝内特就能不跟他们谈了?恐怕贝内特高看了各大组织的耐性。

    大家默认eo做中间缓冲是因为各大组织不想直接产生冲突尽量和平解决问题但如果这个中间人不合格的话大家一定会联手换掉然后再重新来谈。

    先穏一稳各大组织决定先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夏仁生和林甘雨等人松了口气这样一来就为他们拖延到支援赶到争取了时间只是不清楚这事到底谁干的目的又是什么?

    夏仁生将这里的情报全部发送回国内这份情报最终会抵达聂廷那里可是让夏仁生比较意外的是似乎涉及到自己这队人的时候聂天罗都直接选择了沉默旁观。

    没有回复夏仁生做的对不对也没有动用情报资源来帮助他们调查做这件事情的人到底是谁……

    等到他们回到别墅的时候夏仁生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他带着刘凡等人走上楼去来到吕树房间的门口咚咚咚敲了敲门。

    吱呀一声吕树睡眼惺忪的把门给打开了夏仁生当时脸色就黑了:“咱们出来是一起执行任务的大家都在承担着风险努力的为组织出力你一个人躲在别墅里睡觉合适吗?”

    只是夏仁生虽然这么说但心里的一个疑惑算是解开了有人拆eo总部的时候吕树刚好不在这简直让夏仁生想起来一部叫做名侦探柯南的动画片看的时候夏仁生就在想那特么里面的人都是傻子吗每次破案的时候柯南都恰巧不在也没人怀疑?

    所以这次吕树消失他立刻就怀疑了不过他发现自己怀疑错了……

    也是一个小散修哪有能力去做那样的事情而且将就算真是吕树做的那吕树应该在被追杀才对啊。

    夏仁生哪知道现在想要抓住铁了心想跑的吕树除非a级亲至不然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刘凡冷笑道:“实力强一点有什么用还不是个胆小鬼?你敢出去这栋别墅吗?”

    “敢啊”吕树愣了一下说道:“这有什么不敢的。”

    说着吕树下楼从别墅大门走出去不知道去哪里了……

    他身后一群人面面相觑这什么情况真就这么出去了?可问题是现在谈判都暂停了你这是要去哪啊?!

    只是算上前前后后发生的事情大家真的很难对吕树有什么好感在他们印象里这就是个胆小、没节操的散修在这种对比下林甘雨甚至觉得刘凡都可爱了一点……

    吕树在街道上左拐右拐最终走进了一家卖烟酒的杂货店他随手一盒烟说道:“多少钱?”

    “6刀”老板说道。

    吕树想了想说道:“便宜2块3毛3分钱吧便宜的话我就拿走了。”

    老板是个华裔非洲这边华裔商人多如牛毛很正常。

    对方低着头看都没看吕树就递出来一个袋子:“这个便宜不了那么多你买这个吧。”

    吕树接过袋子瞥了一眼头都不会的就往外走接过他的袖子就被人拉住了老板看着他说道:“给钱聂老板交代了必须给。”

    吕树当场脸就黑了:“多少钱。”

    也知道聂廷这特么什么恶趣味非要在这里恶心他一下?!

    “1刀”老板乐呵呵笑道:“战火纷飞的做个生意不容易承蒙惠顾。”

    吕树看了看四下无人便直接掏出三叉戟指着老板:“我给你一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老板:“???”

    “来自赵永臣的负面情绪值+399!”

    赵永臣愣了半晌:“这是聂天罗专门交代的……”

    “松手”吕树平静说道。

    赵永臣砸吧砸吧嘴松开了吕树的衣袖:“您这是真抠一美刀而已啊……”

    “咋那么贫呢”吕树把三叉戟收了回去:“聂廷还说什么了?”

    赵永臣笑道:“我是整个南非地区的情报负责人您有事找我就可以了整个非洲情报网络供您驱使这就是聂天罗让我给您捎的话这个矿我们尽量拿到手里。”

    吕树顿时不乐意了这么大个事情交给自己竟然还想收自己钱?疯了吗?!

    “你知道我是谁?”吕树问道他这会儿还顶着李腾的面孔呢。

    赵永臣摇摇头:“不该知道的我都不知道我只凭暗语做事不对长相。”

    吕树转身就走赵永臣压低了声音在后面追问:“我们该如何配合您?”

    “不用配合”吕树说道他不想让这群本来就很辛苦的情报人员跟着他冒险这本身也是他拒绝天罗职位的初衷。

    只是赵永臣并不放弃继续追问道:“那这矿怎么办啊?”

    “随缘。”

    “来自赵永臣的负面情绪值+199!”

    赵永臣不知道吕树是谁也不知道吕树以前完成过什么任务只是单纯觉得整个非洲情报网络还没被要求过完完全全的毫无条件供谁驱使呢。

    只是……对方好像并不是太靠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