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吕树一边分析战场中的局势一边思考自己到底从哪个方向离开才是最佳的选择,他不太想跟弗朗西斯科刚正面,毕竟这样的大组织很难说对方是不是和霍华德一样有压箱底的绝活。

    霍华德是因为火系被压制才相对轻松的被吕树打败了,而弗朗西斯科这边,吕树甚至都没法确定能不能打过对方……

    原本吕树对自己崩人设的速度还有点不满意,毕竟崩的太快了确实很影响发挥,虽然每次崩都是有目的性的,可吕树觉得这是对他演技的侮辱……

    可问题是他现在只恨自己崩的太慢,还必须维持住霍华德的人设,可维持住就要被围攻,吕树终于感慨,身份变来变去总有坑到自己的时候啊。

    话说信仰理论部到底想干嘛,竟然直接就对凤凰社的海外负责人动手了,难道就不担心出现什么意外吗?

    而且就算此时此地被杀死的真是霍华德而不是他吕树,那凤凰社的怀疑很容易就集中在信仰理论部身上,而且这里又不是只有信仰理论部的人,搞不好分分钟就泄密了啊。

    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真正的秘密?大部分人曾经信任别人告知自身秘密的行为,最终基本上都只会让自己后悔……

    难道说是有恃无恐,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圣徒来跟他们算账?

    吕树忽然抬手指天,弗朗西斯科等人下意识的就以为吕树是要召唤火凤凰了,结果……什么都没有。

    而吕树此时转身向自己六点方向横冲直撞而去,那个方向是他感知中能量波动最弱,也最容易突破的!

    他没法寄希望于双方和平解决问题,只能跑!

    说实话吕树还有点埋怨霍华德,肯定是霍华德干了啥激怒信仰理论部了吧……

    可似乎是弗朗西斯科等人早就料到了吕树会往那边突破似的,吕树刚一动,这五个人的阵型便已经跟着动了起来。

    5个B级强者联手杀敌到底有多么恐怖吕树时至今日才切身感觉到,这种压力甚至堪比当初他面对高岛平津的时候。

    两名金系觉醒者身周无数由特殊金属制作而成的锐利法器犹如密集的炸弹般随时可能出手,吕树甚至感受到那数以百计的金属中还有更加特殊的存在,能量波动极强!

    这些金系强者就算说他们是玩飞剑的也不过分……只不过他们向来以数量取胜,单个操控的金属武器却没有飞剑那么爆炸。

    稀疏的树林因为强者彼此之间的能量碰撞而不停的摇晃,树叶纷纷向地面坠下,可还没落在地面上便已经被无形的力量震成粉碎。

    身处这力量场里的吕树非常不好受,这力量场中弗朗西斯科似乎才是那个主导一切的存在,对方的白袍抖动,缓步向前。

    天色即将灰暗,可弗朗西斯科身上却似圣洁的光辉。

    弗朗西斯科行走着,每踏出一步,那5名B级强者被弗朗西斯科牵引而成的力量场便让吕树的心脏跟着跳动一下,弗朗西斯科缓行中平静说道:“我岂没有吩咐你吗,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因为你无论去往哪里,神必与你同在。”

    那一个一个的声音就仿佛囚笼,吕树赫然发现自己身上竟然亮起了和弗朗西斯科身上一样的光芒,可他却觉得这些光芒在束缚着他,越来越紧!

    吕树忽然意识到信仰理论部曾经的战斗方式恐怕在历史长河里也向来都是群殴而不是个体的爆发力,他们本身就曾有过成建制的军队。

    所以如果对方的传承完整,那么很有可能拥有极恐怖的联手杀敌技巧。

    如果吕树就这么耗下去,身上的那银色光芒越来越强,说不定他马上就要丧失行动能力!

    曾有人分析过凤凰社与信仰理论部,凤凰社就是以圣徒霍华德为首侵略性极强,而且本身的能力也更加偏向瞬间爆发。而信仰理论部则不一样,他们更多的是限制手段,能无形中削弱敌人的力量。

    所以有人分析之所以圣徒敢于傀儡师对敌,而信仰理论部的那位主教选择避其锋芒,完全是因为信仰理论部向来以手段著称,可傀儡师也是如此。

    而那位主教更加保守一些,不想打没有准备的战斗。

    忽然间吕树的感知中有极端强烈的能量波动从天空中传来,随后爆响向外扩散开来,所有人惊愕间抬头看去竟发现两个人影在天空之中互相碰撞,两个人身上的威能导致他们身周的空间都扭曲了起来,远处看去就像是两团光在互相碰撞似的。

    吕树愣住了,这两人都不是他天罗地网的A级强者,毕竟陈百里和聂廷出手他都是见过的,也不是李弦一和傀儡师,那么真相便很清楚了……

    陈百里、聂廷、李弦一、信仰理论部的主教、凤凰社的圣徒、两名傀儡师,他们代表的便是如今地球最高战斗力的巅峰,犹如传说中的一个个宗师般屹立在修行界的山巅。

    排除其他答案后,那么天空上战斗的人已然可想而知,圣徒和那位主教!

    谁都没想到这两位A级竟然亲临这片大陆,甚至不知道为了什么,而两人在空中相遇圣徒便直接出手。

    传说圣徒极为好战,当初南美遗迹与傀儡师一战的时候便是他主动找上门去的。

    基金会论坛上都说圣徒霸气侧漏要打败天下所有强者,竖立自己的霸主地位。

    不过吕树不太认同,这圣徒真要是狂的没边了,也没见他去和聂廷打啊,也没见他去和李弦一打啊……当然这只是吕树随便说说而已,只是A级出手的当下,所有B级强者都下意识的想要离开这片战场。

    天上的圣徒忽然居高临下的俯视这里,声音冷漠而又如海平面下的暗流汹涌,他对吕树说道:“走。”

    吕树当时大喜过望转身就跑,你看这凤凰社简直就是合格的国际友人啊,专门从美洲跑过来救他!仗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