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路上,纳兰雀再次试探:“李一笑我可给你说,你也别以退为进、欲擒故纵、故弄玄虚……你现在求我说不定真把这戒指给你了,只要你答应我以后……”

    “你这老娘们儿怎么回事,”李一笑义正言辞的说道:“这是要上交组织的东西我们怎么能私自留下,你还有没有觉悟了?请你不要用你的思维来玷污我高尚的情操!”

    这会儿李一笑根本就不在乎这枚戒指,顺带还可以在纳兰雀面前硬气一把,何乐而不为!

    “呵呵,”纳兰雀冷笑了起来:“行行行,我玷污了你情操,你可别后悔!”

    李一笑回到别墅后一直坐立不安的熬到半夜,跟纳兰雀说一声自己去上厕所就悄悄溜去找吕树了,到了吕树的房间里挤眉弄眼的小声道:“怎么样兄弟,收获可以吧!”

    “还不错,”吕树淡定的说道:“这么久了咱们一直说合作但也一直没合作成,在象岛遗迹的时候你顶着那么大的压力结果咱们也没什么太好的收获,上次黑市的事情,咱们的钱还被聂廷给没收了,这次,按照咱们约定的分成你九我一……”

    李一笑愣了一下:“兄弟等会儿,不是你九我一吗?”

    “对呀,就是你九我一啊,”吕树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等我捋捋,这给我思路都整乱了……”李一笑说道:“不开玩笑啊兄弟,我一开始就是只打算分一成的。”

    吕树不乐意了:“我是那种人吗,你在前面打架出力我拿九成?我可干不出来这种事。”

    李一笑忽然觉得,吕树义正言辞的模样,他似乎在下午的自己身上曾经见到过……

    不过他也没多想可能吕树跟他不一样吧,甚至还稍微有点感动,毕竟这分的是实打实的利益啊,李一笑握着吕树的双手:“兄弟,以后咱们就是亲兄弟,我李一笑承你这个人情,算我欠你一次,快让我看看咱都弄到了多少钱。”

    哗啦啦,吕树把山河印里的风油精全都倒在了床上,铺成了一座小山……

    吕树也没墨迹,直接把视频放给李一笑看,生怕李一笑听不懂英文还一边播放一边给李一笑翻译……

    李一笑看看风油精,看看吕树,再看看视频,他忽然捂住脑门:“别翻译了兄弟,我脑子眼忽然有点疼……”

    “来自李一笑的负面情绪值,+999!”

    “是这样啊,”李一笑斟酌了半天忽然说道:“要不咱们这次你九我一,算你欠我一个人情?”

    吕树乐呵呵笑道:“那不能够啊,咱俩这关系说好了你九我一,我不能占你便宜啊是不是!”

    李一笑蛋都要碎了,回想起自己下午对纳兰雀说的话……说早了啊!

    “来自李一笑的负面情绪值,+999!”

    ……

    非洲的矿藏争夺已经尘埃落定,有些人将凤凰社与信仰理论部的这次战斗定义为修行界乱象起始的节点。

    原本吕树以为他会随队继续前往欧洲,结果没想到天罗地网忽然发出一条指令:所有人返回国内。

    这是其他人接到的命令,而吕树接到的并不是这样,他需要在一个时间内达到指定地点,接应新的队伍。

    想想也并不意外,当林甘雨等人来到非洲代表天罗地网与EO谈判的那一刻他们的身份便已经被锁定了,全世界各大组织虽然有的没来,但目光依然聚焦在这里。

    大家惊诧于最后竟然被天罗地网渔翁得利的时候,也同时开始围绕着整支小队调查身份。

    可以说原本大家应该是以非官方的身份去与一些组织接触、结盟的,结果现在夏仁生所带领的这支小队已经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天罗地网代表团。

    所以继续去欧洲的话,必须换一批人来才行。

    而且天罗地网基于对现在的局势判断,信仰理论部在此次遭遇圣徒之后很有可能会在欧洲牵连起巨大的连锁反应,这个时候的欧洲态势已经升级,一队散修过去很可能跟送死没什么区别,未必是谁非要针对他们,而是乱局中他们连流弹可能都经受不起。

    这个转折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就连李一笑和纳兰雀都要在有人打他们主意之前迅速撤离,以免他们被有心人盯上合围狩猎。

    就以天罗地网的情报来看,在李一笑与纳兰雀杀死贝内特的第二天便有三名B级强者来到非洲大陆上不知目的,可对方偏偏这个时候来,而且都是修行界里凶名昭著的高手,对方目的是什么吕树恐怕已经猜对了八成。

    这个修行界似乎开始真正的狰狞起来。

    李一笑带队,所有人乘坐当天晚上的一艘国内货轮返程,夜色中李一笑站在甲板上忽然冲远处招了招手,有人顺着那个方向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此时忽然有人问道:“不对啊,李腾去哪了?!刚刚不还在队里呢吗?”

    直到进入港口时吕树都仍旧在队里,然后趁所有人不注意离开,林甘雨等人无论怎么找也没找到吕树的身影,这时候他们忽然意识到,这个李腾似乎太神秘了一点,似乎在这次任务中对方全程都在划水打酱油,可仔细想想又充满了疑点。

    钟玉堂是给夏仁生打过招呼的,所以此时此刻他看到李一笑招手的动作也忽然明白,原来自己队伍里可能一直都有一个自己未曾认出来的高手随行,只是对方等级太高自己根本没有权限知道罢了。

    吕树在黑夜里静静的看着货轮驶入海面,他转身走入黑暗的荒野之中,似乎从灵气复苏开始狩猎天罗就在一些闻惯血腥味的强者眼中,成了某种荣耀,只是至今还没有人做到过。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吕树看到这份情报的时候,心里就会有种愤怒。

    此时远在京都刘海胡同四合院的聂廷,正在平静的跟身处非洲的赵永臣进行加密通话:“我教你给吕树说的话,都说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