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都说到了,一字不差,不过他好像并没有被动摇。”

    “没关系,他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凭这三两句话想打动他是不可能的,这两天他有没有什么反应?”聂廷问道。

    “他让我帮忙找到那三个刚刚进入非洲的B级强者,”赵永臣说道。

    “那就找到他们,”聂廷说完便淡定自若的端起了石学晋放在他面前的小米粥:“他还说什么没有。”

    “他今晚说,他知道我说的那些话都是你让我说的,让你别再耍这种小伎俩了……”赵永臣犹豫了一下说道。

    聂廷忽然眉头挑了起来:“他说我这是小伎俩?!”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599!”

    “他还说什么了?”聂廷揉着眉心继续问道。

    赵永臣顿了一下:“来啊,互相伤害啊,原话。”

    “来自聂廷的负面情绪值,+299!”

    然而就在此时,赵永臣忽然看到自己柜台遮掩的脚下一台监控显示器上出现了一名蓄着胡须的男子,那监控摄像头藏的角度刁钻,位于假货小超市500多米开外的一颗树上鸟窝下面,那里有昏黄的路灯孤零零伫立。

    鸟窝是假的,却时常有鸟占住这个鸟巢休憩,甚至还会偶尔给这个摄像头上拉点鸟屎,赵永臣曾经很烦很后悔自己不该这么安摄像头,但实在又找不到其他的隐蔽位置。

    可赵永臣眼睁睁的看到那个蓄着小胡须的中年白人男子抬起头来对摄像头笑了笑,那个自信的笑容就像是直面监控屏幕背后的赵永臣本人。

    那笑容狂妄且暴戾,似乎从没把监控后面的赵永臣放在眼里一样。来人是三名B级强者之一的格里尔.库克。

    天空上忽然间乌云从远方席卷而来,一场暴雨说下就下,倾盆。

    聂廷听到了赵永臣急促的呼吸:“发生什么事情了。”

    “聂天罗……我被找到了,”赵永臣轻声说道:“五年多没回国了,国内现在是春天吗?非洲这鬼地方,热死个人。”

    “是春天,快到夏季了,已经有了蝉鸣,”聂廷瞬间不自觉的将手中小米粥碗捏碎了一角,碗落在地上,洒了一地的米粥。

    “刘海胡同的核桃树要开花了吧,好久没去了。”

    赵永臣是五年前在刘海胡同临危受命离开的天罗地网,从此孤身一人在非洲一呆就是五年时间,他离开的时候,京都还是秋天。

    离开京都的时候他曾回望那座城市总感觉似乎就是永别了,从此如一叶孤舟入海,再无归期。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夕阳岛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聂廷抬头看了一眼自己头顶的核桃树,核桃的花并没有其它果树的花朵漂亮鲜艳:“逃吧,准你暴露身份。”

    “逃不掉了,聂天罗,保重,”赵永臣说完便挂了电话。

    一片安静中赵永臣从柜台里拿出一包假烟给自己点上结果呛了一口:“特么的卖假货太多遭报应了啊。”

    他迅速的将手机背板上的一个按键按下,手机屏幕上显示出新的界面来,上面有一个一分钟的倒计时。

    赵永臣快速群发一条短信:“反馈信息通道已打开,各组回复状态。”

    “安全。”

    “安全。”

    “安全。”

    所有电话的另一段尽头所有人都明白反馈信息通道打开后单线联系变成双线联系意味着什么,多处忽然陷入沉默,所有人的通讯都只剩下一分钟时间。

    赵永臣再次群发短信:“一个月后会有人来接替我的工作,所有人驻守岗位保持静默。”

    “收到。”

    “收到。”

    “收到。”

    “感谢各位这么多年的精诚合作,再会。”

    “再会。”

    “再会。”

    “再会。”

    赵永臣手机上的一分钟倒计时结束,手机内部冒出一阵青烟来,自毁程序完成。

    他把假烟扔在地上踩灭,没有什么文件要销毁,该销毁的当场就销毁了,从事情报工作多年早就养成了把任何事情都记在脑子里的习惯。

    赵永臣脸上翻起一股血色,他身上的气势开始节节攀升,他们常常笑着把天罗地网里透支生命强行提升境界的法门称作修行世界的光荣弹,在赵永臣眼里他们燃烧的不是生命,是最后的尊严。

    伪B级,这是赵永臣透支的极限。

    咚咚咚,有敲门声。

    赵永臣笑了:“草你大爷,还知道敲门呢。”

    下一刻赵永臣口吐飞剑,那飞剑锐利的飞向门外之人,他的整个人也顿时发力手持长剑冲向门外。

    红色的飞剑撞碎了超市的玻璃门,便这么义无反顾的撞进了外面的瓢泼大雨中,时间仿佛定格着,那飞剑击碎一颗颗雨珠来到格里尔的面前。

    然而下一刻那些雨珠却像是有了生命般迅速倒卷到格里尔的身上形成层层防护,似有杀机也包藏在这夜雨里。

    格里尔笑意盈盈的一路向后退去,雨滴不断形成水幕,而红色飞剑却始终无法突破。

    雨中传来鞋底踏破浅滩的爆裂声,赵永臣眉目冷峻的出剑,炎热的气温在这场雨中迅速下降,然后地面上因为经过白天的日照蒸腾起一丝雾气。

    而那柄剑出的突然,从赵永臣左下方划破雾气斜挑向上,竟是直接来到格里尔的面前划破水雾、也在格里尔的脸上斩断了一小截胡须。

    格里尔一直微笑着的面孔冷淡下来:“你不怕死?”

    赵永臣剑藏手后慢悠悠说道:“我怕不怕死不重要,我今晚会不会死也不重要,只是我知道今晚过后这天下再大,也不会有你的容身之地了。”

    “你高看了天罗地网。”

    “你高看了你自己。”

    长剑再起,在雨中如游龙!

    正当格里尔防备时却见那柄红色飞剑竟然一分为二绕到了格里尔的背后,这变故来的突然,许多人都知道天罗地网修行飞剑威力天下无匹,同等级战斗大可以一力降十会,这也是当初陈百里面对安东尼的时候尽管老爷子已经力竭,安东尼却依旧需要逃走暂避的原因,不管对面如何沙土滔天,一柄飞剑可破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