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大王饶命最新章节!

    夜雨瓢泼,吕树融在雨中宛如一体,而雀阴的三十六根灰线则始终融合在雨中环绕穿梭,活泼而又充满杀意。

    大概吕树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为了给“同袍”报仇而义无反顾的含怒返回这雨夜里,就像是他也没想过如今世界会变的这么残酷。

    赵永臣侥幸活了下来是吕树最开心的事情,就连自己正式晋升B级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他甚至忽然想喝点酒,也想在拉断易拉罐的拉环时对赵永臣说一句: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传说,如果易拉罐的拉环……

    不过吕树都没有说,而是走进着如墨的雨夜,开始杀戮。

    吕树的脚步踏在水滩中想起啪嗒声,昏黄的路灯在雨夜中滋滋啦啦的响着好像随时都会熄灭,周围的建筑残破不堪,犹如一座废墟之城。

    他忽然在路灯下站定,久久沉默……

    “特么的……那两个人在哪呢?”吕树抬头望着路灯有点惆怅:“大意了啊,忘了问赵永臣情报了。”

    这会儿让吕树拉下脸来再走回去他又有点不愿意,毕竟自己走进雨夜里的姿势那么帅,重新走一遍肯定效果削弱很多……

    回去问赵永臣,不回去问赵永臣,吕树陷入了纠结……

    就在此时吕树的手机在他兜里亮了起来,吕树掏出来看了一眼是一条信息:20分钟后即将进入城市东北方。

    吕树把手机重新揣回兜里,天罗地网的情报还是一如既往的靠谱……

    ……

    京都刘海胡同里,身着黑色中山装的聂廷正在庭院中站立,石学晋从屋里拿出一件黑色大氅披在他的身上:“查清楚了,格里尔.库克一直受雇于加勒比的一支海盗,觉醒之后也一直在帮助这支海盗烧杀抢掠,他的水系觉醒非常适合在海上作战,稍后我会把这支海盗的具体定位发给你,注意接收。”

    聂廷点点头将黑氅系紧,顿时间核桃树的树叶发出哗哗声响,风中,聂廷冲天而起向东方飞去!

    曾几何时他一直想让吕树对这个集体增加一点归属感,现在吕树一个人在非洲孤身一人战斗,聂廷也忽然想去杀点人!

    ……

    吕树斜靠在残破城市东南角入口必经道路上,身旁的路灯并不结实,被他靠在上面发出压抑的吱呀声响让人牙酸。

    远处两个人从雨幕中慢慢走了出来,无比凝重的看着路灯下的吕树,吕树咧嘴笑道:“终于来了,我一直很想问一个问题,你们像是疯了一样把狩猎天罗当成荣耀,有想过后果吗?”

    他很想知道这些人到底懂不懂害怕,然而跟疯子是没有什么道理好讲的,对方沉默不言,吕树也慢慢从路灯上直起了身子。

    刺啦一声,闪烁的路灯终于熄灭。

    其中一名B级强者率先动了起来,步伐踩在雨地中仿佛地面都破碎了。

    吕树瞬间便觉得这名觉醒者有些特殊,对方竟然是力量系觉醒者。

    如今关于力量系觉醒者没落的观点甚嚣尘上,结果吕树就在此时遇见了一个,对方身形并没有多么魁梧却浑身充斥着无穷的力量。

    对方从腰间抽出两柄黑色匕首来快若无影,力量系觉醒者最大的优势就是速度与力量,对方从一开始就打算快速接近吕树。

    然而就在下一刻吕树手持承影迎了上去,星图本身的特点便是吕树晋级便能够拥有与力量系一样的体质,所以当他未晋级之前会比普通B级弱上一线,可晋级之后就强了许多。

    此时当他遇上真正的力量系觉醒者,吕树自己也想知道自己的力量系加上剑道境界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吕树眼神凝聚,在双方接触的一刹那忽然低身避过双匕,随后刹那间抬手扬剑,那剑尖就像毒蛇的信子般从对方的双匕中穿插而过,竟是直接刺向了对方的下颌想要洞穿对方的头颅!

    这名B级力量系觉醒者原以为自己近身战会稳占上风,可是他失算了,吕树的速度竟然比他还要快过一线,要知道他可是B级中阶的力量系觉醒者,就算B级巅峰遇上他也不会比他更快!

    在他眼中,吕树手中空无一物,可那如影随形的危机感太过强烈了!

    当剑尖即将抵达下颌的那一刻,他终于逼不得已向后躲闪,他不敢赌吕树手中是不是真的没有东西!

    本身吕树如今就是剑道高手,再配上承影这柄无影之剑竟是给同等级的力量系觉醒者造成了莫大的压力!

    B级强者沃特利在后撤的过程中清清楚楚看到吕树剑锋划过的位置,骤然间一滴雨似被无形之刃切成了两半,那一分为二的雨滴就仿佛自己的头颅般令人触目惊心,对方手里真的有武器!

    然而吕树一剑落空根本没有打算放过对方,他向前小踏一步,水花四溅。下一刻吕树沉腰抬腿如炮,一脚便狠狠踏中对方的胸口,骤然发力!

    沃特利仅仅勉强用双匕在吕树腿上留下两道浅浅的伤口后,便如同断线风筝般向后飞去。

    待到吕树想要继续追击的时候,道路两旁的路灯,以及房屋中的钢筋骤然迸发出来轰向吕树,金系觉醒者!

    可这些钢筋还没能触及到吕树的时候,雨中的三十六根雀阴灰线便已经疯狂的穿梭绞杀,那些金属竟仿佛在同一时间被纷纷粉碎。

    吕树停下脚步,平静的看向雨夜中的两人。

    沃特利慢慢起身擦了擦自己嘴角的鲜血,却再也不会以为自己就能解决对方了。此时他胸口生疼,若不是力量系觉醒者体质强悍,恐怕但是刚刚那一脚就能让他断掉一半以上的肋骨!

    对面的少年伫立雨中仅仅一剑一人便仿佛是一座山,没人可以撼动。

    吕树腿上斜斜的两道伤口流出血来,血液顺着小腿流进地面上的雨水里,像是一抹颜料,然后被冲淡。吕树却面色平静:“我再问你们一遍,你们像是疯狗一样把狩猎天罗当成荣耀,有想过后果吗?”

    ……

    任小粟闹人了现在码不成字,下一更会稍微晚点。

    昨天到今天一直被人私聊给我看一些截图,忽然想说一句,龙空喷子是狗?会不会把他们说的太狠了点……请叫的再凶一点吧,毕竟你们本命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