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下雨天正合适水系觉醒者杀人,整个世界都将是水系觉醒者的主场。

    原本沃特利和格里尔等人过来是有完全准备的,沃特利曾经长年混迹海上当海盗,近几年来他看天气从来就没有错过。

    所以他们知道会有一场倾盆大雨降临这里,但他们没想到雨虽到了,可水系的格里尔却已经死了。

    当吕树问他们是否考虑后果的时候,两个人都想不通这个少年虽然很强,但对方凭什么觉得自己能打过两个B级强者?!

    下一瞬间方圆百米的残破房屋都开始嘎吱作响,残垣断壁中的钢筋一根根被金系觉醒者给凌空抽了出来,当那些钢铁悬于空中的时候就仿佛时间定格了一般。

    “可能我刚才问的问题你们没有太听懂,那我再换个方式问一次,”吕树笑道:“你们是不是想死。”

    说话间似乎沃特利两人都没注意到吕树气海雪山中的所有无形剑气都已经从吕树背后悄然而出,在雨夜的掩护中飘摇而上融入在雨滴中,剑雨已成!

    雷霆剑气依旧在气海雪山中蠢蠢欲动,吕树在C级的时候便能同时对敌五名C级,正式晋升B级后一身气势已似与天地快要融合,他伫立在雨中,便如同一场大雨倾盆。

    刘修之死他无能为力,他也曾错失赵永臣,吕树想让更多的刘修与赵永臣回到他们午夜梦回中都渴望回到的土地上,回去看看那里的树还绿,水还清,人还暖。

    吕树前18年平安生活是因为有人为他负重前行,也许现在,他也要成为那个负重前行的人了。

    此生无悔入华夏?来世再做同袍?不等来世了吧,来世太久,只争朝夕!

    不过吕树始终认为自己不会是个合格的领袖,他也没那个能力。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不觉得自己会成为多么伟大的人,也不想成为多么伟大的人,他依旧是普通人而已。

    所以天罗不天罗的暂且放一边,他现在只想杀点人!

    雨沙沙落下,电光直射天心,凡逆者终将死去,这就是法则!

    吕树杀心已盛,当那周围数百钢铁荆条绞杀而来的时候,吕树忽然踏步向前开始冲刺,一朵朵水花在他脚下崩裂,而那钢铁荆条似要将他绞杀入地狱里!

    沃特利依仗着自己的身体素质手持双匕迎上来与吕树纠缠,而那名金系觉醒者则站定雨中,肆无忌惮的操控着无数金属钢铁。

    沃特利和金系觉醒者曾合作多次,当迎战多敌的时候便由沃特利为金系觉醒者保驾护航,然后再由金系觉醒者使用超强的杀伤力来碾压对手。

    一个近战极强防止敌人贴近,另一个杀伤力极强,手段变化多端,两人配合起来相得益彰,这也是他们敢于狩猎天罗的底气所在!

    金系觉醒者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他袖底流淌出大量的金属颗粒掉落地面,那些金属颗粒一沾地面便混在雨水中疯狂的朝吕树滚动而去,这才是他的杀手锏!

    然而就在此时,剑雨就如同天穹之上的惩罚一般由雨水执柄,豁然向下斩去!

    金系觉醒者原本以为吕树只有近战手段,只需防着那三十六根丝线就可以了,然而他没想到吕树的手段之多早就远超他们想象了!

    无形剑气在杀格里尔的时候用了连一百枚都不到,剩下的吕树全都暴起出手想要把金系觉醒者所站的那一方土地都砸为齑粉!

    仓皇间金系觉醒赫然发现头顶的雨水不对,那雨水仿佛可以撕裂一切!

    一时间所有金系觉醒者身边所有要绞杀向吕树的钢铁荆条都汇集在他头顶形成巨大的钢铁堡垒,叮!叮!叮!

    明明只是雨水而已竟然能将钢铁轰出清脆的鸣音,金系觉醒者头皮一阵发麻,若不是他反应的快恐怕就要惨死当场!

    浮空的钢铁堡垒经历剑雨冲刷之后犹如经历了一场轰炸般被砸的稀烂,这便是剑雨的威力。

    然而当他将目光转移到那少年方向的时候却看到吕树胸中星图两柄飞剑嗡鸣而出,骤然刺穿了沃特利的心脏,沃特利竟是毫无防备!

    他们两个怎么也没想到吕树的手段竟然这么多,明明是天罗地网的高手一开始却不用飞剑,当沃特利近身之后却发现对方像是一个剑道高手一样身经百战,就连身体素质和速度都要快过他一线。

    当他们以为对方手段足够多,当他们以为对方是个擅长近战的剑道高手时,对方竟然还会下剑雨!

    下剑雨还不算完,竟然还会同时操控两柄飞剑!

    今晚意外太多,原本他们还在思考为何格里尔作为水系觉醒者怎么会死在雨中,可现在虽然知道格里尔死的恐怕不怨,但还是想不明白天罗地网什么时候又出了这样一个怪物?少年之姿竟是力敌两名B级强者不落下风!

    沃特利轰然倒地,吕树伫立雨中平静的看向金系觉醒者,雨水顺着他的衣袂边际坠落,凡是落在承影上的雨滴,都一分为二。

    骤然间地面上滚向吕树的金属颗粒拔空而起,一枚枚的射向吕树全身各个关节,竟是想趁吕树刚刚杀人得到胜利的片刻再起杀机!

    他们B级强者都是经历过无数场战斗的,不到最后永远不会放弃任何生机,金系觉醒者自知必须垂死一搏,对方的速度比沃特利还快,他是根本不可能逃跑的。

    然而就在此时三百多枚紫色雷霆轰然而出,竟是形成了一张电网挡在了吕树的面前,那些沾碰到电网的金属颗粒竟全部失去了控制。

    此时,吕树刻意离雷霆剑气远了一点,毕竟有雨,虽然雷霆剑气未沾地面水泊,但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金系觉醒者看见自己最后的杀手锏都失利了便是一阵绝望,吕树再次笑道:“我最后问一遍,拿狩猎天罗当做荣耀,你们有没有想过后果……可能是死?!”

    雷霆轰鸣,剑气穿身而过而雷霆不止。

    那年春,一贱东来,万贱归宗。

    ……

    注意,这是补昨天欠的一更,我还是觉得除了任小粟和任小粟他娘的事以外,再大的事也不能影响更新,所以补上,感谢各位,很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