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毒阿四当然不是本名,这绰号的来由,也是因为此人行事非常歹毒,经常在海上做点黑吃黑的勾当,只认钱不认人。

    而吕树,从来也没觉得,这个毒阿四能够顺利活过今晚。

    这里是水上,是吕树的主场。

    ……

    吕树其实一直在研究自己的水系异能到底该怎么用合适,人体中存在着大量的血液,而血液的最重要组成部分便是水。

    所以吕树一直在想,水系的觉醒者是否本身就是一个极为恐怖的存在?

    如果是面对修行者,对方当然可以用自身能力来隔绝元素的影响,就好比吕树如果面对梁澈那样的火系觉醒者,如果对方和自己同级别的话,那么自己在使用水系异能直接对对方身体内部的血液进行控制,对方是完全可以用自身能力来抵挡的。

    甚至可以说,对方身体本身就是对方的主场,自己的元素在控制对方血液时,平时用一份力就可以控制一吨水,那么在对方体内,自己可能用十分力才能达到这个效果。

    但吕树实验了那么多天,发现如果他一刀割开动物的皮肤,然对方部分血液暴露在空气里,那他控制起来就不用那么吃力了。

    也就是说,如果想控制别人部分血液的话,他需要先给对方造成创伤。

    不过,这一切条件都在于,对方是修行者或者觉醒者。

    而船老大和他手下的小弟们,都是普通人。

    此时船老大还在絮絮叨叨的跟李一笑在那套话:“你们跑路出来没人知道吧?可别连累我啊。”这是想看看如果把李一笑他们卖给公海上的那群贩子,有没有什么后患。

    李一笑瞥了他一眼:“你问这个干啥?”

    船老大心知自己可能急了点,所以放缓了一下情绪说道:“当年我也有落难的时候啊,在内地惹了仇家被逼跑路去东南亚,在那边呆了足足五年多才敢回来,结果回来的时候已经物是人非了。那几年我在外面给人端盘子洗碗,就是想回到内地跟家人过好日子,结果没成想……”

    说到这里的时候,船老大转头看着李一笑,哗的一下,两行眼泪就下来了……

    李一笑愣了一下,入戏这么深吗,他试探道:“咋还哭了呢,咋,老婆跟人跑了?”

    “没有,你老婆才……”船老大狂抹眼泪,结果刚擦完转头看向李一笑的时候,哗的一下又泪流满面了……

    李一笑都给看懵逼了!刚开始他以为对方是演戏呢,结果大兄弟你这是来真的啊!李一笑帮吕树找人他当然要通过朋友了解一下这个人了,所有江湖上的朋友多说这货干尽了坏事,人家夫妻俩偷渡,他能把人家老婆卖了,这种人李一笑当然是不相信的。

    可问题是,大兄弟你这么多愁善感真的好吗?!

    李一笑一脸惆怅:“大兄弟,我知道你过的很苦,可你跟我也说不着啊,我没老婆,理解不了你的心情……”

    毒阿四抹了一把眼泪破口大骂:“特么的不是我老婆跟人跑了,是我弟弟……”话还没说完,毒阿四又哗的一声开始哭了,那眼泪真是跟河口决堤一样,别说李一笑懵逼了,就连毒阿四的小弟们都懵逼了,他们也没见过老大这么哭过啊。

    李一笑听了肃然起敬:“你还跟你弟弟……?!!?”

    说完李一笑就往旁边坐了点……

    毒阿四简直快气哭了,其实他家人早就没了,当年他犯事的时候只顾自己跑路根本没想过家人会怎么样,结果家人全都被他连累着遭了难。

    不怪别人说他心黑,不仅在海上对偷渡客黑,而且他对自己家人也心黑。当初跑路之后回到这边以后,他弟媳妇找他说理想要举报他,那时候弟媳妇怀着仇恨呢,她很清楚自己家破人亡就是因为这个毒阿四,结果毒阿四转手就把弟媳妇给卖国外去了。

    这种人,道上都说他死有余辜,结果偏偏让他活到了现在,他是傍上大势力了。

    现在说的这些全都是编的,可他自己也有点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哭成这个鸟样子!

    李一笑一脸懵逼,环视旁边毒阿四的小弟们:“他说的……都是真的?”

    哗,旁边五个小弟也瞬间泪流满面了……那眼泪真是止都止不住了!

    李一笑内心无比震惊,你们是北影的吗,说来就来?!咋的,毒阿四说的都真事啊?!

    他转头看向毒阿四:“不是我说大兄弟,你说的都真事啊?!”

    毒阿四现在简直根本说不明白,他泪眼朦胧的看向小弟们:“你们哭啥呢!”

    小弟们也很迷茫,是啊,我们哭啥呢……

    有个小弟激灵,赶紧抹了把眼泪想要帮毒阿四解释:“其实我们老大他……”

    哗,眼泪喷涌而出的瞬间直接鼻酸的说不出话来,李一笑赶紧过去拍他肩膀:“我懂我懂……”

    毒阿四蛋都碎了,你懂什么了?!

    就这么几分钟的功夫,一船人哭哭啼啼的泪流满面,李一笑一脸惆怅的望着海面:“我们这是上错船了吧……”

    吕树乐呵呵笑道:“没上错,对着呢。”

    他现在算是琢磨明白了,普通人在他面前已经算是砧板上的鱼肉了,任他宰割。对付觉醒者和修行者的时候还需要先给对方创造伤口才行,但对付普通人,根本不用。

    此时毒阿四终于止住了眼泪,这眼泪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而李一笑这边看他们不哭了,扶着栏杆感慨道:“当年被师父赶出家门的时候我也特别难过,一出门就是江湖,一路摸爬滚打过来竟是时常睡醒的时候忘记自己身处何地,那时候我在陕州呆了一段时间,一户农家想要收我做女婿,他们家就一个女儿,但是长的太丑了啊……”

    李一笑正说着少年闯荡江湖的心路历程呢,他一转头,旁边的毒阿四几个人哗的一声又哭了……

    李一笑挠了挠剔着短寸头发的脑袋看向吕树:“有这么感人?!”

    “可以说是相当感人了……”吕树点头说道。

    吕小鱼:“非常感人。”

    李一笑:“???”

    ……

    推本书,可以说是今年最火都市小说之一了,跟大王一样是搞笑风格的《修真聊天群》,感兴趣的同学们可以去看看哈,不过,月票还是要留给我的……

    求月票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