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ccess denied for user 'ODBC'@'localhost' (using password: NO)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www.dijiuzww.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大王饶命 章节目录 678、世界树-第九中文网

章节目录 678、世界树

 热门推荐: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夏仁生等人现在应该都在海上飘着,这次出行的队伍所有人都回去了只剩下吕树还在非洲大路上奔波着。

    说实话吕树对这次非洲之行是非常失望的,正式晋升B级暂且不说,关键是打劫了一个金库结果弄回来一堆风油精这像话吗?

    而且之前吕树想着李一笑可能会不要那些风油精,结果李一笑真的把九成风油精给装走了,也不知道回去会不会看到堂堂天罗在黑市卖风油精的景象,说不定也会低价批发给别人,估计……能卖个一千多块钱吧?

    原本队伍的任务是要去欧洲与一些组织结盟,结果这次再传达过来的信息就已经撇去了其他所有的任务,只剩下与北欧神族结盟。

    可问题是为什么会有保护卡洛儿这样的说法?难道卡洛儿有危险?

    “卡洛儿怎么了,为什么要保护她?”吕树好奇道。

    “这也只是个猜测而已,”幽明羽回道:“曾有情报,信仰理论部主教根基与陈百里一样衰败了,但不知他使用了什么方法竟然真的晋升了A级。”

    “不是说根基衰败就绝了晋升之路吗,”吕树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在他晋升前曾有人发现弗朗西斯科曾在信仰理论部的墓地圣园出现过,之后有墓冢似乎被人启封,我们有理由相信弗朗西斯科应该是从圣园取走了什么东西才能帮助主教晋级,至于是什么就不清楚了,”幽明羽说道:“所以我认为那位主角面对傀儡师避而不战、面对圣徒也只能使用旁门手段,是因为他本身的力量有很大的瑕疵……”

    “不是你等会儿,”吕树打断道:“你这分析的很有道理,道理我也都懂,可这和卡洛儿有什么关系?”

    “卡洛儿手里有世界树的分支,”幽明羽笃定道:“其实就是永恒之枪,当卡洛儿觉醒奥丁血脉从自己脊柱里抽出永恒之枪后,信仰理论部的人就开始非常频繁的在北欧神族势力范围旁边活动,这个时间节点刚刚好,不得不让人怀疑,信仰理论部想打永恒之枪的主意。”

    “他们要永恒之枪干啥啊,”吕树没好气的回道:“非要抢人家武器咋的。”

    “世界树的神奇向来在太多远古记载中出现,它不仅仅是武器而已,”幽明羽解释道:“石天罗分析,世界树很有可能可以帮助那位主教完善修复根基,但完整的世界树谁也没有真的见过,所以说不清楚。”

    “所以信仰理论部就是想要世界树呗,”吕树故作轻松的说道:“那如果卡洛儿失去了永恒之枪会怎么样?那玩意可从她身体里抽出来的啊。”

    “会死。”

    吕树听到这两字沉默半晌:“好,我知道了。”

    压力有点大啊,吕树叹口气,那信仰理论部可是有A级的,虽然可能是个比较弱的,但那也是个A级啊。

    为啥现在全世界都没人敢真的去当面锣对面鼓招惹天罗地网,不就是因为对儿A要不起嘛。

    可是……换个陌生女孩的话吕树也就怂了,但如果是卡洛儿的话,吕树觉得自己似乎避无可避。

    因为……吕树也说不清为什么。

    生活就像是一道选择题,可有时候你没有选择。

    “其实这都是猜测,”幽明羽再次发来短信:“石天罗原话是,增加你和卡洛儿接触的机会。”

    吕树:“???”

    神经病啊?!自己这刚进入情绪呢就忽然给自己来个这样的转折?

    话说天罗地网好歹也是个大组织了,结盟能不能不让成员出卖色相,之前吕树也知道,天罗地网任何情报人员都不会以色相等手段获得情报。

    可是,合着女的出卖色相不行,男的就可以?这特么不是性别歧视吗?

    “所以你刚才说的都是胡扯?!”吕树黑着脸回到。

    “也不全是胡扯,猜测还有一些事实依据,那些事也都是真事,不过我们判断信仰理论部不会那么轻举妄动,”幽明羽说道。

    “哦,”吕树面无表情的扣着手机:“我知道了。”

    到底还是要去一趟的,不去终究不放心,虽然自己不是A级的对手但总归要尽点心,毕竟……卡洛儿那么有钱。

    越野车一路朝北行驶,两个被挟持的雇佣兵成员正襟危坐,俩人脖子后面都顶着一杆三叉戟,动都不敢动。

    路途上车载的卫星电话不停的响,两名雇佣兵也不敢接,吕树就直接拆下来塞山河印里去了。

    行车将近8个小时才终于来到海边,一路上俩人都很老实,司机在海边停好车:“到了。”

    吕树不知道想啥呢回过神来:“奥,谢谢师傅,多少钱?”

    司机愣了半晌:“我也没打表啊……”

    气氛忽然间有些尴尬,吕树这时候才发现自己问错话了,而对方简直要吐血,有特么拿俩三叉戟搭出租车的吗?!

    过分了啊!别说自己不是开出租车的,就是真开出租车,谁特么敢给你打表,臭不要脸!

    “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Alva……”

    这时候两名雇佣兵都很紧张,他俩一路老实的原因就在于他们知道,这少年的实力必然比他们高出太多了。所以他们非常担心到地方后会被灭口!

    “行了两位回去吧,”吕树轻松说道,说着就打算等他们走了以后跳海了。

    结果半天对方也没动静,吕树沉默了两秒:“没打表可就不能给钱了呀……”

    两名雇佣兵扭头就走,这特么简直是遇到了神经病吧!

    “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Alva……”

    当两人走远之后吕树从海崖之上一跃而下,整个人扎入蔚蓝的海水中如游鱼般朝着撒丁岛游去。

    海水在吕树身边向后推去,吕树在海中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感,正式晋升B级之后,他还是第一次尝试自己在水下的行进速度。

    他是见过陈百里和聂廷的飞行速度的,此时吕树感觉自己好像也只比他们慢上一线而已。

    ……

    今天可能就两更了,洛阳天气春如四季,没防备今天突然从初夏到了深秋……冷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