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大王饶命最新章节!

    整个撒丁岛上的狂欢还在继续,吕树却没有继续看的兴趣了,他要在这里干等一周的时间然后接应新的队伍去保护卡洛儿。

    他甚至在这里看到许多中国的游客,别人都在狂欢呢,导游拿个小喇叭举个橙色的旗子喊道:“来,大家现在看到的就是著名的撒丁岛骑马节,它的历史从……”

    一个个游客投去好奇的目光,有些人还在想能不能花十块钱摸一下这些觉醒者或者合个影啥的,确实是国内很少见到这种景象就会感觉到很惊奇。

    当然大家也不会没素质的直接伸手上去摸,那就过分了……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他赫然发现人群中的能量波动似乎比那些拉拉队里的都多,他余光仔细观察,总觉的哪里有些不对劲。

    仔细想想,这些人在热闹的人群里总像是一群冷静的旁观者一般,从未融入进那些欢乐的气氛中。

    吕树认真统计着,光是这环海公路一段就聚集了十多名觉醒者,那么整个环海公路上有多少旁观者在关注着这一切?

    有组织,有预谋,吕树下意识就想到了六个字,他不相信会有这么多散修自发的集结在这里。

    “这特么不对啊,”吕树总感觉自己像是漏掉了什么关键线索似的,明明以为会是个不知名小荒岛,结果来了之后发现如此繁荣,明明就是安静等着接应队友就行了,结果忽然冒出来这么多大组织的修行者。

    这些大组织的修行者来干嘛来了啊?!

    吕树低头给幽明羽发短信,发的时候一副轻松悠闲的样子:“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这撒丁岛很古怪,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大组织觉醒者聚集在这里?”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人从吕树面前经过,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竟然是弗朗西斯科!

    吕树震惊了,连弗朗西斯科都在这里,还特么能有小事?

    弗朗西斯科身穿白袍穿行于人流之中,此时撒丁骑马节本身就是所有人都穿上奇奇怪怪的民族服装,所以弗朗西斯科的穿着打扮并不是那么突兀。

    弗朗西斯科经过吕树身边的时候还看了吕树一眼,吕树心里一紧,他倒不是怕弗朗西斯科,这会儿好歹也是正正经经的B级了吕树感觉打弗朗西斯科还是可以的吧,虽然对方必然还有很多底牌还没用出来,可吕树当初也没底牌尽出啊。

    我,吕树,膨胀。

    只是膨胀也要有个限度,毕竟人家背后还有那位A级主教呢,万一自己在国外被镇压了那真是没地方说理去,李弦一和陈百里他们都不在啊!

    弗朗西斯科只是扫了吕树一眼便没有再过多关注,径直沿着环海公路继续往前走了。吕树松了口气,自己出现在非洲的时候就是以李腾的面目,之后跟弗朗西斯科战斗的时候也是用的霍华德的身份,对方认不出来自己很正常。

    吕树低下头去装作不认识弗朗西斯科的样子继续看手机,一边还要装作游客的样子,幽明羽回过来信息:“一名欧洲贵族声称要在撒丁岛上拍卖一截世界树的标本。时间定于两周后,对方家族在欧洲势力庞大,要用世界树的标本换取最适合家族青年的觉醒果实。”

    吕树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确定是世界树标本的?”

    “不知道,只知道是一段长三十七公分的树枝。”

    “……”吕树想了想又问:“那如果真是世界树的标本,他换一颗果实就亏了吧,毕竟现在最贵的就是雷系,可雷系果实的价值也未必比得上世界树的价值啊。”

    这种价值很好换算,1颗果实换个三分之一的永恒之枪?其实这要看对方的标本体量才能具体估算,而且也不是所有世界树枝都能有永恒之枪的威力吧。

    “他换的不是一颗。”

    “那换几颗?”吕树愣了一下。

    “23颗,他有23个儿子。”

    吕树:“???”

    这次,是特么计划生育限制了他的想象力啊!

    合着一段世界树是要换这么多果实的,那其实这样想想还算等值吧,吕树问道:“那这就拒绝小组织的参与了啊,来的都是大组织吗?大组织也未必有这么多存货吧。”

    “对方表示可以分段卖……”

    “……牛逼,”吕树叹为观止,以前他听到世界树这种名字的时候都感觉挺神圣的,现在人家都开始分段卖了,简直恨不得切片当人参片泡水喝的样子。

    不得不说,吕树一点都不怀疑这世界树泡水喝恐怕还真有什么神奇功效,只是谁会那么败家干这种事情?

    虽然总长度只有三十七公分,但也可以做成一柄短剑或者匕首了吧?

    然而就在此时,海岸上一艘游轮缓缓靠近了海岸港口,吕树站在环海公路上正好看到远方的游轮上走下一队人来,这队人的气质明显有些与众不同,而且身形也比较高大。

    可走在最前面的却是一个女孩,白金色的长发在海风中微微飘动,浅绿色的纱裙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女。

    吕树默默的看着,好久不见,卡洛儿。

    当他看到短信里世界树的字样时便预感到,也许自己不用带队来回跑了,其实一开始的目的地就在这座撒丁岛上,卡洛儿也一定会来。

    就算卡洛儿不缺世界树标本,可作为另一节世界树的拥有者,来看看恐怕也是正常的,而且吕树也不清楚对方是否需要这玩意,不能太早下定论。

    不知道怎么的吕树忽然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弗朗西斯科出现在这里,卡洛儿也出现在这里,明明理由说的过去,可他偏偏觉得事情不会是竞拍世界树那么简单。

    吕树返身走入人群,既然正主都到了,那么他要做的就是在天罗地网队伍到来前摸清这里的情况。

    同时,也要摸清信仰理论部到底想干什么。

    一阵海风刮了起来,原本晴朗的天空就像是被遮上了几层纱布似的很快暗了下来,吕树回首看向海面,风雨欲来。

    ……

    任小粟醒了,我得去逗他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