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货船上一堆人泪流满面的准备送吕树他们下船,此时已然有人可能猜到什么了,然而他们就是普通的货船,船上也没有觉醒者,所以压根不敢说什么。

    就在此时,忽然有人大喊:“船底漏水了!”

    顷刻间,船下的海水里无数柄水刀在切割着船体,进水的速度难以想象,巨大的货船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向下沉着。

    李一笑也不是什么正经人,眼瞅着货船上乱成麻了,他当即将船侧悬挂的救生艇拉了下来,仅仅双手微微用力便将拴着救生艇的麻绳扯断了。

    看到这一幕的船员顿时噤若寒蝉,内心里咒骂毒阿四这是放了什么人上船了?

    那麻绳寻常拖住上千斤的东西都轻轻松松,结果对方双手就能扯断,有人赶紧跑去装备室拿枪械想要对付李一笑他们,他们怀疑这船底出事就是李一笑他们所为。

    然而李一笑从腰后掏出一只画着奇怪纹路的小麻袋,仅仅巴掌大的袋子,竟被他从里面掏出一杆长矛出来!

    黑龙矛在手,李一笑手上轻微一抖,一头黑龙骤然具现而出向着船体撕咬而去,所有人都惊骇莫名!

    吕树带着吕小鱼跳上救生艇皮筏招呼李一笑:“走吧。”

    李一笑皱眉,怎么前一刻大家还热情相送呢,下一刻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然而就在他跳上救生筏之后,救生筏像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拖动着瞬间向远处驶去,速度极快!

    可是并没有人驾驶它啊,李一笑亲眼看见吕树平静的站在皮筏前回身望着即将沉没海底的货船,那边忽然传来巨大的杂音,像是锐利的器物在疯狂的切割着钢铁!

    此时在海上,即便是李一笑在海里也未必能拿吕树怎么样,虽然吕树也未必能动的了皮糙肉厚的李一笑,可李一笑也甭想抓住吕树。

    货船快速沉没下去,许多船员穿着救生衣抱着可漂浮的油桶或是木板漂浮在水上,然后就在下一瞬间,那上百柄水刀如同磨盘一样向他们席卷而去,海面上翻涌起巨大的血红色彩!

    吕树此时虽未必能向那个B级水系觉醒者一样翻手就抬起大浪,可数百柄水刀的规模也是恐怖至极。

    再不济也可以化成四十米的大水刀,让你先游39米好不好!

    李一笑看到这一幕忽然转头看向吕树:“双系觉醒?”

    “嗯……”

    “……所以流泪也是你干的?”李一笑后知后觉。

    “嗯……”

    李一笑惆怅道:“老子还以为他们真有这么热情……所以,毒阿四已经死了吧?”

    “嗯,”吕树点点头。

    李一笑忽然发现,当危险涉及到吕小鱼的时候,吕树也有极为疯狂的一面,这一路,已经杀了几十人了吧。

    这小子不会杀红眼了吧?!李一笑仔细观察着吕树的神情竟发现对方无比平静,眼睛依旧清澈。

    “喂,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啊,”李一笑一边把黑龙矛收回袋子一边提醒道:“不过这事也不用特别放在心上,人贩子都是该死的,修行者手上不沾点血那还叫修行者吗?”

    “不会的,”吕树沉默了两秒:“能蒙蔽我双眼的,只有金钱……”

    “来自李一笑的负面情绪值,+199……”

    此时吕树所收获的负面情绪值,已经可点亮第四颗星辰,果然,还是恐惧这种情绪获得的数额更高一些。

    只是这种方法好像本身就不太适合吕树,因为他不会无休无止的杀下去。

    其实吕树一直在想,应该给小孩子也发身份证,哪怕一年办个简单的序号,可以通过电脑联网查询父母身份也好。没带这种简易身份证的小孩就不允许家长带孩子乘坐任何长途交通工具,火车、长途汽车,等等。

    吕树就不信人贩子还能骑着自行车把小孩给运走……

    当然,他也知道这个想法其实不太成熟,仅仅是想想罢了。

    ……

    皮筏在暗流的拖动下根本不用人力去划,这一幕把李一笑羡慕的不行:“啥时候去岛国的时候也跟我去啊,到那边搞事情最头疼的就是咋回家,有你就不用怕了,可战可退啊,你要是能晋级B级,军舰都追不上你……”

    这时候,李一笑已经开始畅想未来了……

    吕树忽然问道:“李天罗,你至今没有结婚吗?”

    当时跟毒阿四交谈的时候吕树就在好奇这事,李一笑看起来也不小了吧。

    李一笑情绪转变的也快,立马惆怅道:“是啊,还没结婚,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找个好老婆,我可以啥事都让着她,让她洗碗,让她做饭,让她洗衣服……”

    “让着是这个意思吗?!”吕树挑挑眉毛,总算知道你为啥还特么打着光棍了……

    谁特么会嫁给一个脑子有问题的选手啊?!

    后面李一笑絮絮叨叨的在那说自己的理想型是啥样,还说吕树要认识的话可以帮忙介绍,成功了一定会感谢的

    然而吕树压根一点都没有听进去:“你要真的能找到老婆也不用感谢我,感谢命运吧……”

    皮筏救生艇即将靠岸,吕树更关心的是他们现在身在何处?对方货船本身就是要开往芭提雅的,说明这里应该距离芭提雅不远才对。

    直到快靠岸的时候李一笑忽然咒骂一声:“这群该杀的玩意,把咱们扔旅游小岛旁边来了!还得多花钱!”

    想到这里忽然觉得这话不太对,那群该杀的玩意,已经被杀了啊……

    李一笑是来过泰国的,而且在芭提雅周边的岛上玩过,在这周边基本上都是一些质量参差不齐的岛屿,质量高低以沙滩、娱乐项目、服务水平来评判。

    差一点的岛就是那种沙子中混杂着许多石子的那种,游客根本没法光脚走路,而海水也是极其浑浊的绿色。

    这些岛屿上通常只有游客和导游,导游雇好游艇拉着游客国来玩一圈就回去了,晚上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不过也好在一点,正因为如此,根本没人在意他们皮筏的靠近,李一笑一脸心疼的从小袋子里取出三千泰铢找到一个导游:“我们跟团走散了,你们这一船回去的时候把我们给带回去。”

    黑皮肤的导游一看到泰铢立马喜笑颜开,一口蹩脚的中文笑道:“没问题没问题!”

    吕树看着沙滩上尽是身穿比基尼的美女,还有好多外国美女:“真是个好地方啊……”

    吕小鱼瞥了他一眼:“没出息!”

    这边刚说完,吕树忽然从沙滩边上一个金发外国女孩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能量波动,C级!

    遗迹将开,这里果然聚集了很多觉醒者和修行者,吕树觉得自己要开始小心一些了,不过有一点值得庆幸,吕树和吕小鱼的星图,别人根本感受不到。

    ……

    吃口饭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