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自己和卡洛儿多久没见过了?大概是从上次神集见面之后自己昏迷过去,一觉醒来便已在刘海胡同的四合院里,然后就没再见过。

    有时候吕树也在想卡洛儿当初一个人便带着两个雕像骑士杀到神集为自己报仇的举动需要多么大的勇气,那时候吕树远远看到卡洛儿的眼神时便感觉,对方好像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似的。

    以前他看电视剧的时候总会对里面的感情嗤之以鼻,哪有那么多的生离死别,哪有那么多的爱恨情仇,结果自己一不小心踏入修行世界后发现,原来真的会有这么一个人,就像是在命运里驻足着,就是为了等待你。

    他很自私,曾觉得这世间感情并没有多么牢不可破,世间将会摧毁一切。

    有时候别人稍微对你表示点好感你就坦露心扉,你觉得这是坦率,其实这是孤独。

    吕树孤独吗?并不,他有吕小鱼。虽然生活里有那么多的烦恼,今天客人说鸡蛋煮的不好吃,调的蘸料里醋不够多,明天的客人给了吕树一张五十块钱的假钞让他心疼的想哭,虽然他都不会把这些烦恼告诉吕小鱼。

    可吕小鱼都懂啊。

    吕树想用时间抹平一切,时至今日他也不确定卡洛儿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看到他就笑出来,但是他要保护卡洛儿这跟感情没有关系,因为卡洛儿曾保护过他,曾在自己重伤的情况将他背在身上一步步的朝堡垒外面挪动,甚至允许他再去把刘修的尸体带走。

    当他远远平行着与卡洛儿队伍往城市里走去的时候,吕树赫然发现弗朗西斯科身边的几个人也动了起来,竟是分散开来朝北欧神族的队伍靠了过去,远远的缀着。

    吕树装作普通游客欣赏着这盛大节日里撒丁岛路边的小吃,脚步却不停。

    撒丁岛的食物还算有特色,因为是海岛所以海鲜极多,最有特色的还是铁架子上一头头串起来的烤乳猪……有人喜欢神话欧洲的美食,然而真正吃过的人,大部分都会更想回家……

    这里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异域风情的小屋子大概也就是三四层楼的高度,吕树穿行在楼宇间跟着北欧神族的队伍,然而就在此时不知怎么的卡洛儿忽然朝他这个方向看来。

    卡洛儿的视野里一个人影都没,她有些疑惑,明明感觉到了什么,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种温度在逐渐接近似的……

    她身后一个男性看到卡洛儿停下来似乎在寻找什么便问道:“怎么了?”

    “没事,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卡洛儿平静的摇摇头,只是她的脸色有些憔悴,并非精神状态不好的那种,而是身体像是出了什么问题。

    他身后的人似乎早就习惯了,随口便说道:“他让你在神集受了那么重的伤,至今永恒之枪上的裂痕都无法修复,但是他呢,这么久了他有问过你一次吗?你身为北欧神族的领袖我们无权干涉你的生活,只是觉得气愤。”

    卡洛儿继续往前走去,平静说道:“表哥不用说了,现在拿下世界树的标本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提取世界树能量的方法我们已经找到了,觉醒果实我们也有,我不会有事的。我不是一直都没再联系过他吗,你就只当我是去做了个好事吧,外公不就一直在告诉我们要做好人吗。”

    “你那只是去做好事吗,太能糊弄自己了……如果好人没有好报的话,那还做什么好人,”卡洛儿身后的表哥无奈道。

    此时卡洛儿忽然正色道:“我们坚持一件事情,并不是因为这样做了会有什么结果,而是坚信,这样做是对的。”

    卡洛儿身后的人都不说话了,事实上当卡洛儿真正开始承担起北欧神族重任之后便已经发生了一些改变,她需要直面一些这世界上最黑暗的事情,也需要坚强的站在神殿之中成为真正的北欧神族精神领袖。

    或许她现在做的还不够好,但她在努力。所以在这个时候,她的品德将影响整个北欧神族的未来。

    吕树远远的站定在一栋建筑背后,他没想到自己距离这么远都能被卡洛儿察觉到,对方并没有晋升A级,而且信仰理论部的人也在缀着,卡洛儿并没有发现他们。

    如果说之前吕树还有点怀疑信仰理论部动机的话,现在恐怕他已经可以确定了,其他各大组织混在人群里的人充其量也就是朝北欧神族那边看一眼,议论一下,而信仰理论部就不同了。

    吕树也发现卡洛儿的脸色似乎不好,只是距离太远他也无法确定。

    但不管怎么样,他既然已经决定做点什么就不会因为信仰理论部的存在而退缩,而且自己也被弗朗西斯科追着狂奔了三个多小时还在海底不得不电自己求生,这仇不报真是说不过去,吕树受不了这委屈!

    那位主教不知道会不会来,也不知道圣徒和他两个人到底伤的多重,要是能打的双方都没法过来搅局就好了,他吕树的底气就足了一些。

    整个撒丁岛上有八个城市,单以此数量来看足以看出这个岛屿的规模,而吕树他们所在的是最南端的维拉西米乌斯,这里教堂很多。

    卡洛儿一行十一人并没有住在很豪华的酒店,位置相对安静一些,原本吕树还以为这些人竟然这么简朴,这简直不像是卡洛儿的风格啊,晚上才知道他们直接包下了整栋小四层楼和整个院子……

    吕树也要去解决自己的问题了,首先要寻找一家酒店,然后再吃一顿饱饭。

    就在他走在异域风情的小路上时竟然看到两个觉醒者在对峙,两个人身上都燃烧着火焰……

    忽然间哗的一声,旁边小房子的二楼窗户被拉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暴躁的把一根棍子砸在了其中一位火系觉醒者脑门上用英语吼道:“要打去别处打!”

    吕树:“……”

    等等!这里普通人可以这么对觉醒者的吗?!

    其中一个觉醒者抬头无语道:“知道了,奶奶。”

    吕树:“???”

    ……

    晚上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