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小旅馆里都是标间样式的,一个屋子里两张一米五的床,吕树忽然在想,不管是隔壁,还是隔壁的隔壁,都是三个大老爷们……

    他一直藏在窗帘后通过缝隙观察着卡洛儿等人入驻的酒店,却再也没有看到卡洛儿出来。

    吕树在等待水变混起来,如果黑手遇到自己这样一个普通的中国游客都要调查,他不信黑手不会去调查信仰理论部的那几个人,同理,信仰理论部也会调查的。

    那么双方抱着不同的目的来到这里,必然会有冲突。

    到了晚上黑手的人就出去了,就在吕树猜想对方去哪的时候,这仨人已经提着两头烤乳猪,一大堆啤酒回来了……

    吕树真的有点感叹,意大利人民的性格还真是……一言难尽啊。

    不过他现在的心态相对轻松一些了,相比之前的一切未知来说,起码现在很多事情都大概找到了一些头绪。

    而且如果信仰理论部的那位主教不出现,那吕树在这岛屿上似乎并不需要惧怕谁,而且,恐怕不管是信仰理论部还是黑手的人在调查他之后,只会以为他是个普通的游客而已。

    这明暗不定的环境中,正适合行走。

    他下楼准备出去吃点东西,结果刚出门就碰见信仰理论部的人也从房间内走出来,为首一人似乎有意要吓吕树似的,他皮笑肉不笑的用英语说道:“一个人出来旅游不怕出事吗,比如断手断脚什么的?”

    吕树沉吟了两秒:“我有医保。”

    信仰理论部的人都愣了一下,医保是许多国家都有的所以他们并不是听不懂,可问题是你有医保就能这么硬气了吗?!

    “来自Isaac.Marino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

    他们本来是想恐吓一下这个游客把对方赶走的,一边情况下游客出门在外都比较怕事,想要赶走的话随便威胁恐吓就一下就好了,结果碰到一个有医保的……

    有医保是什么鬼啊!

    总感觉有点别扭,艾萨克.马里诺都怀疑面前的少年是不是脑子有点不正常……

    然而吕树并不是开玩笑,他确实有医保啊,每个月天罗地网发工资都会替他代缴五险一金来着。

    他肯定不会被信仰理论部就这么吓走的,而且吕树觉得,就算信仰理论部想要在卡洛儿周围清场,也应该首先针对黑手才是。

    距离拍卖会两周的时候各大组织纷纷陷入风波,而且,恐怕在卡洛儿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要有两个组织打起来了……

    不过吕树根本不同情任何一方,这黑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至于那个叫做帕特里克的黑手首领更过分,在向喜欢的人告白之前,他根本就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上想一想,对方为什么要承受这份不幸!

    吕树有点生气……

    吕树不再管这群人而是直接出去了,擦肩而过的时候却被艾萨克拉住了胳膊,对方平静说道:“希望我的忠告你能听进去,而不是当做耳旁风。叛逆期的少年可能会比较刺头一些,但并不是任何地方都会包容你。”

    当自己胳膊被拉住的前一刻吕树就做好了翻脸杀人的准备,他也不知道信仰理论部到底会不会查到自己的身份,但小心无大错,不过对方只是威胁的话吕树还是淡定了下来,他平静的笑道:“谢谢。”

    艾萨克松开吕树的胳膊目送吕树下楼,他平静道:“并不像是正常游客可又没有异常的能量波动,还是多加注意,看看他是否愿意搬走。”

    这时候信仰理论部和凤凰社已经彻底撕裂了合作关系,事到如今霍华德仍无音讯,弗朗西斯科始终不承认自己杀了霍华德,然而霍华德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于是凤凰社陷入愤怒,双方的一切合作基础崩塌,更遑论圣徒专门阻击主教的事情了。

    这个时候,天罗地网本身就是睚眦必报的习惯,信仰理论部上下都传达过一种共识,不能再轻易树敌,如果天罗地网和凤凰社联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凤凰社其实也会希望超一流组织三足鼎立的情况,但不得不防对方铤而走险。

    所以当艾萨克没搞清楚吕树到底是不是天罗地网派来的人之前,他是不会直接用武力来对付吕树的。

    吕树走下楼去看到吧台后面的母子顺嘴一提:“楼上这两个房间的住客,为啥三个人才开一间房啊,他们不会是……我下来的时候听他们夸你儿子长的帅呢。”

    少年给大妈翻译了一下后,大妈脸色就变了……

    吕树也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甭管有用没有都搞一杠子,万一起什么奇效了呢?

    然而大妈想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你不是听不懂意大利语吗?”

    今天来的两拨人可都是说意大利语的,吕树如果是路过听的那对方肯定也说的是意大利语啊。

    吧台后的少年翻译了一下。

    “哈哈哈哈哈,”吕树笑了起来:“这么神奇吗?!可能我听错了吧……”

    反正吕树是琢磨明白了,他不太适合有计划的去搞事情……

    就在吕树出去寻找撒丁岛美食的时候,大妈坐在吧台后面脸色阴晴不定,一会儿看看自己儿子,一会儿看看楼上,然而触动她的不是吕树的话,而是三个大老爷们住一个屋子确实太不正常,自己儿子又那么英俊。

    最终她拿起电话:“喂,是卡特尔吗,我旅馆住进来了六个非常奇怪的人,我觉得可能都是黑手的!”

    其实她知道另外三个不是,但卡特尔不是更重视黑手吗,双方早就结仇了,明面上大家还是笑嘻嘻的,私下里要是找到机会还是要搞事情的啊。

    卡特尔这个组织吧虽然非常向往田园牧歌,希望觉醒者用自身的才艺服务大众,但谁还不允许艺术家跟人打架了?黑手之前都打到家门口了他们指定不能忍啊。

    当吕树回来的时候简直目瞪口呆,整个旅馆都被一群莫名其妙从来没见过的人给包围起来了……

    ……

    还有一更可能晚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