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卡洛儿小心翼翼的将洗髓果实放入自己的空间装备里密封保存,这个秘密谁都不能告诉,不然让别人知道吕树身上有这种东西就麻烦了。

    卡洛儿相信会有无数人打这果实的主意,比如信仰理论部的那位主教。

    只是,吕树为啥不电话告诉自己呢?好歹给自己说一声也行啊,整个人就跟失联了一样,想到这里卡洛儿又有点生气了……

    女人这种生物,男人是看不透的……

    吕树这边见卡洛儿没有丢掉洗髓果实便松了口气,起码对方拿回去就会吃下去的对吧?如果洗髓果实能缓解卡洛儿的痛苦,那他就松口气先。

    直到现在为止吕树都没明白卡洛儿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难道是奥丁血脉的后遗症?

    然而还没过多久,吕树便感觉到卡洛儿入住的酒店里卷起巨大的能量波动,天地间的灵气不断如漩涡般被抽取过去,竟将方圆一公里的灵气全都抽取一空。

    那巨大的灵气龙卷在吕树的感知中显的那么震撼,当他感知到这一幕的时候便清楚,卡洛儿应该是把洗髓果实给吃了,不然也不会平白无故招来这么大的动静。

    而这一幕,岛上拥有感知体制的人恐怕都能感受到。

    此时此刻卡特尔的人已经把黑手和信仰理论部的人给捶的差不多了,五十多个人捶六个人真是外围的都有点插不上手,在外面挤不进去的干着急……

    壮汉和艾萨克等人一边挨揍一边听着外面竟然还有人喊“你们揍的够久了,让我也揍两手啊”,听到这个,他们心里简直就是一阵绝望……

    等一阵喧嚣过去后吕树收了足足四万多的负面情绪值,期间还有一些被艾萨克他们还手中招的卡特尔成员也给吕树提供了不少负面情绪值。

    不过卡特尔这个组织确实奇葩,要换别的组织早就直接杀人了,哪还能留着那么大的仇恨,撕破脸也就撕了,或者是悄无声息的来。

    但卡特尔就不一样了,大张旗鼓的来,一听说要揍黑手,杂技团都散了跑过来,开心的一匹。

    打完之后大家发现旅馆门都给蹭坏了,一群卡特尔成员就凑在门口,一个个从兜里掏钱凑出来赔偿损失……

    大妈说不要,结果卡特尔的人还不乐意了表示自己这边不是那种人!

    吕树心说这特么还真是意大利不着边际的风格了,他住进酒店后还搜了一下关于黑手的信息,结果黑手这组织也是很奇葩了。

    其实黑手组织原本不叫这个名字的,他们起初资金以勒索方式来进行,写封信塞人家家门口,让人家周几之前把多少钱放到拐角邮箱里,信封最后画一把刀,一只黑色的手。

    所以黑手这组织的名称是这么来的,民间传开以后帕特里克一听,哎呦这名字不错,就叫这个吧。

    后来有人吐槽黑手信封后面画的黑手太丑了,搞得帕特里克画重金专门找了设计师设计了一下,咽不下这口气。

    吕树看到这个的时候就觉得,这黑手真是不太值得他去关注了……

    壮汉和艾萨克他们全都躺在地上装死,等到确定卡特尔的人都走了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离开,这样一来旅馆里的觉醒者住客又剩下了吕树一个人。

    吕树觉得这样挺好,清净。

    当他悠闲的上楼下意识的就想去看一眼对面的酒店,结果正好看到卡洛儿站在三楼的窗户旁边四处打量,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吕树想起之前卡洛儿的眼泪便有点心虚,把窗帘又拉严了一点。

    结果没过多久,对面窗户上面贴起了一张纸,上面写着:我看到你了,别藏了。

    吕树心说这都能看到自己?这姑娘眼睛是得有多尖啊?他下意识的心虚往那面窗户看去却没再看到卡洛儿的身影,似乎卡洛儿就藏在那张纸后得意洋洋的期待着他的模样。

    然而就在这一刻,吕树忽然发现自己后台竟然多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负面情绪值,一百两百的都有,大额的也有,吕树还赫然发现了弗朗西斯科的名字也藏在其中。

    “什么情况?”吕树愣了一下:“难道艾萨克等人这么快就回去汇报了?”

    殊不知,就在卡洛儿贴出这张纸的时候,正在监视卡洛儿的各个组织的人……都以为卡洛儿是在说他们!

    这边卡洛儿像是在跟吕树进行一个有趣的游戏时,有些经不住压力的那些监视卡洛儿的人都纷纷动了,换地方换地方,怎么就暴露了呢……

    也有按兵不动的想看看北欧神族是不是在诈他们,弗朗西斯科隐藏在窗户后面将窗帘拉上,然后死死的盯着那张白纸,结果这时又贴上来一张白纸:拉上窗帘也没用。

    “来自Francesco.Russo的负面情绪值,+666!”

    弗朗西斯科深深吸了口气转身说道:“换地方。”

    这世上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对方这话太有针对性了啊。

    “我们的意图暴露了吗?”有人问道。

    “应该没有,”弗朗西斯科摇摇头:“虽然对方发现我们在监视,但未必知道我们到底要干什么,毕竟现在各个组织都蠢蠢欲动,我们的意图就能隐藏在其中,都以为大家是冲着世界树来的,谁能想到我们的目标是她?”

    “万一被知道了呢?”

    “撒丁岛就这么大,”弗朗西斯科冷笑道:“等我们的人到齐,她又能跑哪里去?”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扇贴着两张白纸的窗户就打算带人离开,结果对方又贴上了第三张纸:“傻瓜。”

    “来自Francesco.Russo的负面情绪值,+999!”

    过分了!

    他弗朗西斯科还没有被人这么当面嘲讽过!

    只是弗朗西斯科觉得有点不对劲啊,这傻瓜俩字,怎么感觉很像是小女生的口吻,大老爷们打架骂人都直接问候亲属爆粗口了,谁会喊傻瓜、小笨蛋这种话……

    然而弗朗西斯科身处这个环境,总觉得自己还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来自Francesco.Russo的负面情绪值,+999!”

    ……

    还有一更稍微晚一点